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四章 复仇 8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站了起来,压低声音,“抱歉,我只是服务员。天籁『小说.』2”

    “哟呵!胆敢反抗我!”那女人面色一沉,顺手捞了几扎人民币砸在我头上,“信不信老娘用钱砸死你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砸钱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时间,我边上已经堆了不少钱财,红怏怏一片,粗略数了一下,估计有二十几万。

    我脑子闪过一个词,‘变态’,这女人绝对是变态。

    那女人见我没动,以为我被她的钱砸服了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会让她,若说她边上那些中年大汉在这,我肯定不敢动,但现在情况不对,这包厢内就她一人,我一大老爷们还怕她不成,一把拽住她手臂,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结实的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可,令我崩溃的是,那女人居然兴奋地喊了一声‘爽’!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懵了,真的懵了,懵的特别彻底,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女人,莫不成是受虐狂魔,也顾不上那么多,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跟先前一样,那女人连连喊爽,一脸满足的样子,大言不惭喊我打重点,说是越重越爽,等会给的钱越多。

    玛德,这女人绝对是心理有问题,也对,信了白莲教那种邪教,心理没问题才怪。

    我哪里会手下留情,拽着那女人就是一顿狂揍,把对陈天男所受的委屈转成力量,一下比一下重,足足打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女人一脸满足的盯着我,“不错,这地上的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曾幻想过无数的可能,也曾幻想过这女人如何歹毒,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女人会是受虐狂,更没想到的是揍了这女人后,居然还能拿钱。

    这让我产生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,甚至觉得眼前这一切是幻觉,我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下,剧烈的疼痛告诉我,这一切并非幻觉。

    俗话常说,一样米养百样人,这话丝毫不假,我遇到过无数人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像这种女人一样的人,却是头回遇见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替陈天男感觉不值,偌大的陈家居然被这种人给夺了过去,这要是放在以前,我绝对不会相信,但,事实就在面前,令我不得不信服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女人已经整好头,顺手捞起一件黑色的外套披在肩膀上,就准备朝外面走过去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喊了一句,等等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扭头朝我看了过来,从她的眼神中,我看出一丝与刚才不同的感觉,这眼神充满冷漠,像是看淡一切,毫无任何感彩。

    我有些愣神,只是短短两分钟不到,这女人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吧,若说几分钟前这女人是个受虐狂,那么现在这女人就是女中强人,特别是那眼神,有目空一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女人见我没说话,眉头一皱,也不说话,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急了,虽说刚才揍了她一顿,但相对于陈天男的遭遇来说,这仅仅是收了一点利息,大头还在后面呢,就喊了她一声,“女士,您等等!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她的声音充满一股冷漠。

    “您钱忘了拿!”我支吾老半天,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没理我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真心急了,按照游天鸣的计划,无论我用什么方式必须让着女人十点前不能回陈家,而按照这女人的生活方式,吃完早餐便会直接回家。

    所以,我务必将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立马冲了过去,一把摁住门头,就说:“您不能离开,我…我…我…我有事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瞥了我一眼,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”我支吾老半天,愣是不知道说啥,倒是那女人来了一句,“嫌钱少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“老娘没时间跟你瞎捣鼓,对了,刚才的事若是说出去,老娘不介意派出所多一件灭门惨案。”

    威胁,她这是赤果果的威胁,由此可见,这女人平日里没少干这事,我脸色一沉,也懒得跟她说话了,拽住她脖子,就朝边上摸了过去,刚好摸到一个送餐的瓷盘。

    我卯足了劲,举起手中的瓷盘,对着她腿上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砰’的一声响,那瓷盘应声而碎,而那女人则一脸笑呵呵的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朝她腿上看了过去,没有我想象中鲜血淋漓的场面,反而是一条,上面没丝毫伤口,就连表层的皮都没破一点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我刚才的力气,我心里清楚的很,别说是女人了,恐怕是七尺男儿挨了这么一下,也绝对会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可,事实是,这女人不但没喊痛,反而笑呵呵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陈九,够了么?”那女人冷笑连连,任由我手臂掐住她脖子,也不反抗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愣住了,这女人认出我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也没说话,又朝边上摸了过去,这次是送餐用的那种铁盘子,上面镶了玻璃,猛地砸了下去,结果跟先前一样,那女人笑呵呵的看着我,一条没任何伤痕,反倒是那玻璃碎了,就连铁盘子也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玛德,这女人什么情况,怎么好像是铁人一般啊,莫不成电视上的硬气功是真的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,一连砸了好几个铁盘子,每次的情况都是跟先前一样,人没事,铁盘凹进去。

    足足砸了七八个铁盘子,连我手臂都砸痛了,那女人却像没事的人一样,一直笑呵呵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女人一把拽住我手臂,“陈九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这次怪不得老娘了,只怪你自己找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手头一紧,咔嚓一声,我手腕处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,痛的我冷汗直冒,就连嘴唇都开始打颤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还是女人么,就连一些练家子也没她这手劲啊,我甚至能感觉手腕处的骨头一句断裂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