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九章 复仇 3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愣在那,用力拽了我一下,急道:“九哥,我们先走,等会再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只好跟着游天鸣朝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我这边刚走,先前那刘叔跟刘伢子立马停下脚步,朝我们喊了一句,“小伙子,天堂有路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头雾水,这什么意思啊,什么叫天堂有路啊,这特么不是骂人么,哪里晓得,那游天鸣面色一喜,拉着我就朝电梯走了过去,说:“九哥,我们回一层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说,“这是我们混子的内涵话,天堂有路,意思是往上走。”

    醉了,真的醉了,只是一句话,居然还有这讲究,就问他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外面混的时候,一般来警察了,不好直白说,便会用行内话来代替,例如往下走就是地狱无门,往上走就是天堂有路。”那游天鸣朝我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进入电梯,心中对这所谓的行内话倒有几分感悟,就如我们八仙也有类似的话,一般抬着棺材上坡,肯定不能说上坡,必须说领赏,原因在于上坡,上坡,上了就跛

    正是这样,每个行业都有着各自的行内话,所以,我对游天鸣格外信服。

    刚进入电梯,我问游天鸣怎么上当了,他说:“是这样的,那刘叔把钱还回来,意思是暗示我们,这个钱烫手,而他最后说,要是让我们队长看到,会把你们送号子,这话的意思是,我以前见过你们照片,还是通缉犯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迷惑了,那刘叔说的话挺正常啊,我们经常说啊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说给游天鸣听,他解释道:“九哥,你不懂我们混/黑的门路,这里面讲究颇多,唯有一些有身份的人才知道这些门道,还有就是从刘叔说话的语气来看,这人应该是老油条了,在道上混的时间挺久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更疑惑了,刚才那游天鸣说上当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给我的解释是,他是故意说给那刘叔听的,其真正的意思是告诉刘叔,我们等他下班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解释,我醉的一塌糊涂,这什么跟什么啊,明显是通俗易懂的话,让这游天鸣一解释,我特么都怀疑中国汉字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梯门开了,我们俩人走了出去,正好见到先前那名女服务员,她领着一名客人正朝电梯这边走了过来,一见我们,那女服务员露出标准的微笑,礼貌性地喊了一句,“先生早上好!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笑,脸上浮现一道邪邪的笑,戏道:“美女,几点下班?”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,您有事?”那女服务员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,看上你们这边一个女同志,打算追求她,对了,你们下班一般走前门还是?”那游天鸣又问了一句,脸上尽是邪邪的笑,看上去令人极度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过,以前郭耀祖说,一般女人都喜欢这号男人,很多时候,我就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老实巴交的男人那么不招女人喜欢,反倒是这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受女人青睐。

    “我们员工下班走左边的侧门!”那女服务员回了一句,又问游天鸣还有事没?

    那游天鸣立马说了一声谢谢,领着我就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我扭头瞥了一眼这酒店名字,一种高大上的感觉立马弥漫全身,“大金地国际休闲酒店”,光听这名字就觉得特外顺耳了,也难怪一些有钱人喜欢来这瞎捣鼓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下,晚上7点半再来这守着刘叔!”那游天鸣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就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,在那足足待了十几个小时,直到晚上7点半的样子,我们走出网吧,直奔大金地酒店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大概是中午十一点样子,那游天鸣的电话响了起来,说是那一百名士兵到了,问我把一百名士兵安排在哪。

    若是有钱,肯定是安排在酒店,问题是我们都没钱,一百号哪能安排下来,好在那些士兵善解人意,就说在附近某军营集训,让我需要的时候,给他们打电话,时间限制是两天,也就是说,我们两天内必须替陈天男报仇,否则那些士兵直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迫切需要找到陈天男媳妇,我曾多次想直接去陈天男家,那游天鸣说,直接去只会打草惊蛇,必须先打听那女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刚到大金地酒店,立马找到侧门,打算等刘叔下班,向他打听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在等人期间,那游天鸣问我,刘叔为什么会说我们是通缉犯。

    我一想,估计是因为老王的事,派出所曾经通缉过我,不过,那温雪说,通缉令已经撤销,而我上次来衡阳也的确没警察找过我,只是不知道,这刘叔是怎么知道我曾是通缉犯的身份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事跟游天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一笑,解释道:“看来着刘叔在黑d有点背景,否则很难知道通缉犯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说,一般警察在通缉一个犯人同时,会放消息给一些地头蛇,让他们帮忙找,说直白点就是,一些地头蛇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一喜,要真是这样,这刘叔估计知道陈天男媳妇的事,毕竟,陈天男家以前在衡阳挺有钱的,应该不少人都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忽然那游天鸣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你看,刘叔跟他侄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那刘叔已经换成平常的服饰,正跟他侄子在说道什么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立马迎了过去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刘叔没有理我,而是打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那眼神的意思,就听到游天鸣说,“我们去马路边上等着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拉着我朝马路那边走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