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七章 复仇 1
    我们在宾馆凑合的过了一夜,在这期间,郭耀祖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大致上是问我在哪,我没说实话,就告诉他我有点私事,让他专心跟着葛红尘习星辰法即可。

    那郭耀祖估计是猜到我回衡阳了,淡淡地说了一句,让我注意安全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对于郭耀祖的反应,我心里极度不舒服,特别是想到游天鸣的话时,心中那股不安感愈来愈强,转念一想,或许是郭耀祖疲惫了,又或许他有事反应才这么淡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时的我心灵特别脆弱,生怕失去郭耀祖这个一个兄弟,但,人生往往就是如此,越是在意的人跟事,越是离自己渐行远去。

    就如一些小时候玩的很好的朋友,当长大时再次相遇,却截然陌生,再也没了童年那股感情,或许这东西叫成长,又或许人心无时无刻不在变动着,亦真亦幻,令人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感觉郭耀祖变了,变得陌生了,又或者说,他待在我身边一直有着目的,至于真相是什么,我没心情去理会,也不敢去理会,我怕真相会令我难以接受,会令我失去那些年珍贵的记忆,会令我……。

    那一夜,我一直躺在床上没睡着,脑子想过很多事,有人说,男人到了2岁,思想跟行为会生一个质的变化,会变得成熟,再无少年般的那股冲动跟义气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我或许是在那一晚上成熟了,又或许是在那一晚,想通了自身的意义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孤月当空,深雾寒身,我双眼无神地盯着月亮,盯着…盯着…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什么,我爬起身,摇醒游天鸣,就问他那一百名士兵具体什么时候能到。

    他揉揉睡眼,掏出了一下对方,什么时候到,对方给出的答案是十点左右。

    我急着替陈天男报仇,也没打算等那些士兵,主要是怕那些士兵一去,那女人跑了,我们找谁报仇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匆忙洗涮一番,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在我洗涮期间,那游天鸣一直盯着我看,我问他怎么了,他指着我头支吾老半天,愣是没说出话来,直到我站在镜子面前,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反应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一夜之间,原本还算乌黑的头,已经白了一大片,特别是后脑勺的位置,一片雪白,霎时亮眼,唯独剩下脑门中间的位置,还剩下一些乌黑的头

    我当时根本没在意这么多,头这玩意,直接染黑就行了,反倒是游天鸣站在那愣了老半天,直到我出门时,他才有所动作,先是拉住我,沉声喊了一句,“九哥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我听觉有问题,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他这声九哥跟平常喊的声音有些不同,好似多了一丝沉重在里面,又好似多了几分承诺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问他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,径直朝洗手间走了进去,大概等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他走了出来,脸上湿漉漉的,特别是眼角的位置,好像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不知道游天鸣这是怎么了,直到后来才知道,他是哭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走出宾馆,按照我的想法是直接去陈天男家,那游天鸣说,不能直接去,说是怕打草惊蛇,就领着我去了一家还算高档的酒店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游天鸣的意思,就问他原因,他让我什么也别问,跟着他就行,他能保证我在最短时间内报仇。

    刚进酒店,差点没吓死我,两排整齐的女服务员,清一色的长腿黑丝袜跟细高跟鞋,见我们进来,她们低头弯腰,露出胸前白花花的鸿沟。

    “天鸣,咱们这是干嘛呢?”我有些胆怯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就行!”他回了一句,一脸微笑走了进去,我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一名女服务员迎了过来,估计有17的身高,精致的五官再加上那身制服,令人不由多看几眼,“先生您好,不知您二位是找人,还是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算是明白了,这姑娘估计是看我们穿的寒酸,便以为我们是来找人的,这倒不是说这姑娘势利眼,毕竟,这社会还是需要包装的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游天鸣说:“找人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女服务员干笑两声,就说:“先生,抱歉,我们酒店没有找人这个服务,还请您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就进来看看,顺便找找人,不用麻烦你们的。”那游天鸣回了一句,带着我就往里面冲。

    我有些害怕,主要是从小到大一直乖巧的很,压根没干这种事,就说:“要不,咱们去别的地方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九哥,信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朝那女服务员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小姑娘,认识李元朝不?”

    “谁?”那女服务员一愣,好似不明白他意思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酒店老板,他是我表哥!”那游天鸣一边说着,一边掏出手机朝女服务员扬了扬,“看到没,这是我跟表哥的合影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,游天鸣啥时候有个这么有钱的表哥了,正准备说话,眼神一下子锁定他手机上的照片,玛德,那是我跟他的合影,这特么不是瞎闹么,就听到游天鸣继续说:“小姑娘,别耽搁我跟表哥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把拉住我就朝里面跑了起来,一边跑着,一边嘀咕着,“玛德,这该死的老李,也不知道安排个人来接老子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醉的一塌糊涂,捣鼓老半天,这家伙是在忽悠,不过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他费这么一番功夫进酒店干嘛?难道只是眼馋进来看看?

    不对,绝对不对,这游天鸣以前在外面混黑的,应该见过世面,决计不会为了解眼馋而进入这酒店,也就是说,他是带着目的进来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身后传来那女服务员的声音,“先生,先生,您慢点跑,我安排人送您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,就我这身份,你有资格送么?”那游天鸣冲着那女服务员骂了一句,然后冲我一笑,“九哥,咱们去地下室,要是没猜错,天男媳妇应该会去下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脸色一变,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“你怎么知道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