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49.第1140章 陈天男的梦
    

    我等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,游天鸣跟那人走了进来,俩人勾肩搭背的,就好似出去一会儿俩人成了生死兄弟一般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这让我对游天鸣不由再次高看几眼,就觉得这游天鸣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神秘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望着他,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他已经搞定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面色一喜,就问他:“那士兵呢?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意思是问他,葛红尘答应借我的一百名士兵呢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朝门口瞥了一眼,我顺着他眼神朝外面看了过去,就发现门口站了不少人,都是跟我们一起抬棺的那些兵哥哥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游天鸣大致上说了几句,便朝火车站那边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问游天鸣,那些兵哥哥什么时候去衡阳,他说,后天早上这些兵哥哥便能到衡阳。

    我一想,从大连这边赶到衡阳,光坐火车就差不多一天了,也没多说什么,就在当地镇上租了一辆长安汽车,直奔火车站。

    当我们赶到火车站时,离开车的时间只剩不到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急匆匆地赶到候车室,径直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由于最近没什么节日,火车内没多少人,不少座位都空了下来,我们找自己的座位,坐了下去,不到几分钟时间,火车便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或许是这段时间精神压力太大,火车刚开没多久,便睡了过去,而我则一直想着陈天男的事,即便身子特别疲乏,依旧睡不着,双眼一直盯着窗外,总觉得对陈天男格外愧疚。

    当初去大连时,要不是跟他媳妇闹意见,陈天男应该不会偷偷摸摸跟过来,毕竟,陈天男之所以来大连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他媳妇凶了我,这才跟我去了大连。

    再者就是游天鸣,若不是我叫游天鸣过来,他绝对不听信游天鸣的话,选择自杀,以此来救我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知道陈天男的自杀是否影响到人皮棺,只知道陈天男自杀后,那人皮棺除了煞极重以外,倒也没出啥事,或许是陈天男的自杀起到了作用,又或许人皮棺后面压根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感觉眼皮有点重抬手揉了揉眼睛,当我把手从眼睛处拿开以后,一道人影出现在我面前,那人看着我笑,不停地笑。

    我只觉眼睛有点湿润,两行清水簌簌而下,就连声音也哽塞起来,“天…天…天男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他看着笑,不停地笑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急了,就伸手去触摸他,令我崩溃的是,手指直接穿过他身子,而他还是看着我笑。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是陈天男的鬼魂,就说:“天男,你是在怪我没把你**带回衡阳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急着回衡阳替他报仇,居然忘了他的**,难怪来火车站时,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忘了带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听我这么一说,还是冲着我笑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见他的笑,我忽然有种煽自己几个耳光的冲动,就觉得太特么不是人了,居然能忘了他的**,正准备说话,那陈天男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近了,近了,他走到离我三公分的距离,笑的更灿烂了,不待我反应过来,他猛地朝我身体里面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身子一抖,四肢失去了知觉,脑袋直愣愣地砸在胸前的台面上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当时是昏迷过去了,还是咋回事,迷迷糊糊中,我好似来到一处黑暗的洞穴,那洞穴有两道背影,一道像极了陈天男,另一道有些眼熟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想走到他们边上,可脚下好似被什么东西束缚一般,根本动惮不得,我想喊他们,可,嘴里根本发不出声音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用背对着我。

    黑暗中,我是真急了,双手拼命朝他们那个方向伸了过去,心里不停地呐喊,“天男,天男!”

    那两道背影好似没感觉到我的存在,居然掐了起来,先是陈天男推另一道背影一下,后是那道背影推了陈天男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俩人相互推了我五六下的样子,陡然,另一道背影摸出一把匕首架在陈天男脖子上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凝固下来了。

    大概静了两分钟的样子,从边上走出一道背影,那背影十分肥胖,像极了郭耀祖的身形,这让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难道另一道背影是游天鸣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愈发肯定拿背影就是游天鸣。

    不过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游天鸣拿匕首架在陈天男脖子上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我这边正在疑惑,那边的三人已经有了动作,只见,那郭耀祖走了过去,分开陈天男跟游天鸣,又对着游天鸣指手画脚了老半天,到最后,干脆直接动手推了游天鸣几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明白过来了,要是没猜错,这画面是游天鸣、陈天男、郭耀祖三人在坟场的事,也就是陈天男自杀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打起几分精神认真看了起来,就发现那郭耀祖对着游天鸣拳脚相加,而边上的陈天男则一直拉着郭耀祖。

    足足打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那郭耀祖忽然停了下来,而地面的游天鸣则说了几句话,说的是啥我没听到,就知道那游天鸣说完话后,从地面爬了起来,而郭耀祖则恨恨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,倒是陈天男,一直站在那,既不说话,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就直愣愣地站在那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他们三人相持而立,谁也没动,这让我对游天鸣所说的话更为好奇了,他到底说了啥能让郭耀祖自己煽自己耳光。

    难道是救我的事?

    不可能,郭耀祖的性格我太清楚了,倘若是这话,郭耀祖的反应绝对是立马拉起游天鸣,然后向他道歉,这才符合郭耀祖的性格。

    可,事实却是郭耀祖煽自己耳光,并没有这么做,这让我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始终想不明白游天鸣说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们三人再次有动作了,起先是郭耀祖拿过匕首,架在自己肩膀,看那架势好似想自杀,却被边上的陈天男夺过匕首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俩人在那相互夺匕首,偏偏在这时候,再次冒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身影,我整个人都懵圈了,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