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8章 九阳命
    我把心zhong的疑惑葛红尘一说,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因棺材取之人皮而受其煞气,在星辰法zhong而言,这属于九紫运,往往双到向,不能受其山,需取二黑八白龙入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我一眼,又看看了郭耀祖,继续道:“从这小胖子的面相来看,属于双星聚向,面临星辰,火过旺矣,需破其身,取其血,方可解煞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,唯一知道的是,郭耀祖的血可以解煞,这让我面色一喜,跟郭耀祖认识这么久,第一次知道他的鲜血居然还有这作用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朝郭耀祖笑了笑,笑骂道:“没看出来啊,你的狗血居然还能破煞!”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看你家胖爷是谁,早跟你说了,胖爷绝非凡夫俗子。”那郭耀祖说这话的时候,一脸嚣张,令人忍不住想讽刺几句。

    这不,我还没开口,那葛红尘说话了,他对郭耀祖说,“行了,别嘚瑟了,这种煞气唯有破了身的胖子的鲜血才行,换成别的胖子,也可以解决这问题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差点没笑出来,捣鼓老半天,不是郭耀祖多牛逼,敢情是他一身肉的作用,不过,想想也对,一般体型偏胖的人,其精血比普通人要精几分,说白点就是阳气足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,倘若以阳气而论的话,为什么葛红尘偏偏要求郭耀祖破身,要知道没破身的胖子,其精血阳气更甚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葛红尘原因,他直接罢了罢手,意思是让我别问下去了,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行,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原因郭耀祖的精血,不单独是胖,更多的是他生辰八字符合九阳命。

    这种九阳命在我们普通人眼里,没啥异常,可在葛红尘所学的星辰法zhong,却是一种近乎逆天的命运,用他的话来说,这种命的人运气好到爆棚。

    但是,就郭耀祖而言,我认识他不少年了,没见他运气好到哪啊,甚至可以说,普通的很。

    就这一点,我疑惑了好多年,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,那葛红尘告诉我,郭耀祖前十八年的运气处于一种茫然,说直白点就是个普通人一样,懵懵懂懂的行常运,而十八岁到二十岁这两年时间,他走的是九鬼运。

    走九鬼运的人倒霉至极,一个不小心,就会丧失自己的生命,就如吸毒,而我后来也问过郭耀祖,问他这两年怎样,他说,看上去比以前有钱,但倒霉到极点,事事不顺心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的我,因为人皮棺的原因,并没有深问下去,便按照葛红尘的要求,把郭耀祖的鲜血淋在我后背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起来也是怪异的很,甚至令人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原因在于,刚把那鲜血淋在背后,先前那股寒意立马消失,隐约有股热气覆盖在我后背,暖暖的,柔柔的,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这让我忍不住呼出一口气,朝郭耀祖看了过去,低声道:“早知道你鲜血有这效果,就让你多放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不能这样!”他警惕地瞥了我一眼,双脚朝后面退了出去,逗得我们大乐,就连葛红尘也不由笑出声,“小胖子,待人皮棺弄好后,你单独去次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那郭耀祖面色一喜,忙说:“好!”

    随后,那葛红尘跟郭耀祖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是问他,这些年运气怎样,又问他对玄学有啥看法。

    而郭耀祖的回答令我们所有人都叹为观止,他说他对玄学的看法是四个字,玄之又玄,葛红尘问他具体,他说:“有与无,动与静,生与死,是与否便是玄学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回答,别说葛红尘,就连我都懵了,这还是我认识的郭胖子?要知道这家伙在学校念书时,连拿书本都觉得费劲,居然能给出如此高深的答案。

    倘若葛红尘问我什么事玄学,说实话,我还真回答不出来,主要是玄学这个名词真心不好解决,更为重要的是,我对玄学没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问题,听郭耀祖这么一解释,还真别说,挺像那么一回事,所谓玄学,是一种与辩证法相对的、用孤立的、静止的、片面的观点观察事物的思维方式。

    这其zhong包括乾坤八卦、阴阳五行,但又仅限于乾坤八卦、阴阳五行,而是一种颇为广泛的定义,用郭耀祖的那几个字来解释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玄根!”那葛红尘赞了郭耀祖一句,便朝人皮棺后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在郭耀祖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死胖子,在哪剽窃来的?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后脑勺,低声道:“九哥,也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葛办长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,我脑子莫名其妙的闪过那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还能说什么?而看刚才葛红尘的反应,显然是对他非常满意,这让我想起我们老家的一句,说是懒有懒人福,螃蟹爬进屋,我估摸着郭耀祖就有这种福气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拍了拍他肩膀,“好好表现,别让葛办长失望。”

    他重重点点头,沉声道:“九哥,你放心,绝对不会让葛办长失望,更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打心眼里替他开心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那郭耀祖见我没说话,好似想到什么,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,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:“九哥,能不能让我当一次领路人,一直觉得走在棺材最前头特帅气,让我帅一会呗!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按照以前的想法,肯定是不会让他走前头,而现在该解决的事,基本都解决了,应该不会出啥问题,再加上他准备拜葛红尘为师,需要个他造点有利条件,就把身上的道袍脱了,然后对他说:“好好干,别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保证完整组织交代的任务!”

    那郭耀祖接过道袍,由于体型太胖,那道袍根本穿不下,只好披在身上,乍一看,挺搞笑的,不过,那郭耀祖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的很。

    待他弄好道袍后,我再三交代几句,让他一定要走好剩下的这几步,便朝九宫格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走出九宫格,那边的郭耀祖领着人皮棺已经开始走了起来,还真别说,有模有样的,而葛红尘看到郭耀祖走在前面,一脸笑意,好似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由郭耀祖领路,领着人皮棺缓缓行动起来,大概花了三分钟的时间,走完玄襄阵最后几步,然后抬着人皮棺行至墓穴边上。

    刚把人皮棺抬到墓穴边上,按照我的想法,接下来的事由我来弄,而郭耀祖说,他应该能搞定。

    要说领路人,我可以让给他,但这下葬可不是闹着玩的,死活不同意,毕竟,我要对死者负责。

    可,那葛红尘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在边上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,“小九,让小胖子试试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也是醉了,就说:“葛办长,他曾未办过这事,恐怕不妥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既然有玄根,这点小事应该能办好,若是办不好,只能说他无缘做我的传门弟子。”那葛红尘朝我罢了罢手,淡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