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46.第1137章 郭胖子的血
    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以为那孤魂野鬼走了,可背后传来一阵彻骨的寒意,随之而来就是一双手掌攀上我后背,那手掌有阵阵凉意,像是刚从冰窟拿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最为诡异的是,我伸手朝后面摸去,根本没有任何手掌,但那股感觉却是愈来愈强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我立马朝葛红尘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望着他,立马明白我意思,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问我,那东西还没走?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双眼一直环视着四周,主要是想看看这四周到底出什么问题了,毕竟,这玄襄阵还差最后两个格子就走完了,偏偏在这时候出现怪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得不格外上心。

    大概看了一分钟的样子,只觉得这四周除了气温冷了一些,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就在我打量四周时,我背后那双手像是青蛇一般,在我身上游走,游过我身上任何一个地方,那种彻骨的寒意,令我不由打了几个冷颤,好几次差点吼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葛红尘好似想到什么办法了,走到边上,低声道:“小九,这恐怕不是孤魂野鬼,而是煞气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这次人皮棺,我是应煞人,换而言之,我现在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煞气在捣鬼,甚至可以说,就连背后那双手,也是由煞气引起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眉头皱了起来,按照常规的办法来说,解决这种煞气的话,有两种办法,一是用瓷罐装满石灰,狠狠地砸在地面,二是找屠夫的杀猪刀辟邪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种煞气并不是普通棺材散出来的煞气,而是由人皮棺的煞气影响到周遭气场儿形成的一种煞气,也就是说这两种办法,不一定能奏效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?难道任由那些煞气在我身上捣鼓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脸色沉的更甚了,根本不知道怎样应对眼前的局面,直到那葛红尘拉了我一下,低声问我:“小九,我葛某人收徒的标准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不是商量怎么解决煞气么,他怎么又扯到收徒上面了,就疑惑地看着他,正准备问他原因,就听到他说:“小九,你如实告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点点头,说:“知道一些,其一是要求鸿运压身,其二是天赋异禀,其三是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葛红尘罢了罢手,就问我:“小九,你觉得你那胖子朋友能做到几点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按照我的想法来说,第一点郭耀祖肯定合格,至于第二点只能看天意了,就把这番话告诉他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一听,一掌拍在我肩膀上,笑道: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郭耀祖看了过去,就说:“小胖子过来下!”

    很快,那郭耀祖走了过去,在我们身上打量了一眼,一脸疑惑地问我:“九哥,你们这是干嘛呢,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我不敢跟他说实话,支吾一会儿,也没说个话出来,倒是那葛红尘一直盯着郭耀祖看,足足看了半分钟的样子,就问他:“小胖子,还是处男不?”

    那郭耀祖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实话,“在那个风雪交加的晚上,我…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是处男正好,赶紧放点血出来!”那葛红尘直接来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话的后果是那郭耀祖退了好几步,一脸警惕地盯着葛红尘,颤音道:“老…老…老家伙,你不会是有啥特殊爱好吧?虽说胖爷肉多了点,但身上没多少血啊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赶紧放血!”

    那葛红尘一边说着,一边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朝郭耀祖丢了过去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要说郭耀祖这人吧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从小到大最怕见血了,有时候就算杀个鸡,手臂都要起一层鸡皮疙瘩,但,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次,他居然十分果断的接过匕首,对着手脉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霎时,殷红的鲜血迸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这家伙会喊痛之类的话,哪里晓得,他愣是一声没坑,反倒把手递到葛红尘面前,大有一副任君宰割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让我对郭耀祖不由再次刮目相看,而葛红尘则笑了笑,顺手捞起一个竹筒,放在郭耀祖手脉处,沉声道:“不错,单凭这一点,值得我考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葛红尘朝我看了过来,“小九,你这朋友不错,只要他能通过我几个问题,我定全心教他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连忙说:“谢谢葛办长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也不说话,眼神时而瞥向郭耀祖,时而瞥了瞥我,最终深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子,那郭耀祖脸色一片惨白,估计是失血过多了,而葛红尘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看那表情甚至想让郭耀祖再来一刀。

    对此,我一直在边上,也不说话,万一他考验郭耀祖呢?

    而郭耀祖显然也是看出这点,一直忍着手臂上的疼痛,愣是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五分钟过去了,我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疑惑,就朝葛红尘问了一句,“葛办长,您老要他的鲜血干嘛呢?”

    他神秘一笑,“山人自有妙计!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能这样说了,我能说什么,只好强压心中的疑惑,朝郭耀祖瞥了一眼,就发现这家伙脸上没一丝血气,就连嘴唇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我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还能坚持!”他回了一句,一对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觉得这次对他来说,或许是一次考验,又或许是一次契机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葛红尘总算开口了,他说:“行了!”

    言毕,他将手中的竹筒弄好转交给我,然后猛地朝郭耀祖手臂上抓了过去,他的手像是有某种魔力,刚接触到郭耀祖手臂,原本鲜血不停地朝外涌,瞬间,立马凝固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郭耀祖愣在那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那葛红尘好似很满意我们的反应,笑了笑,“有这么多鲜血,这事应该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估计是解决煞气的问题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只是拿了郭耀祖的血,这跟解决煞气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