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40.第1131章 挨星巧法
    ”” =”” =””>

    但见,那群蝙蝠扑腾着翅膀在空中打了几个圈,紧接着,近千只蝙蝠在空中围成一个正方形,看上去霎时奇怪,然而,更为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待围成正方形后,那群蝙蝠开始朝正方形中间靠近,不到十秒钟时间,正方形内出现一个小号的正方形。

    约摸一分半钟的样子,空中呈现一个九宫格出来,这让我们所有人目瞪口呆,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空中,连眼睛都不舍得眨,生怕眨一下眼就会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是什么情况啊!”那郭耀祖走到我边上,问了一句,言语之间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就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所有人都盯着半空中看,谁也没说话,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先前飞到新墓穴那群蝙蝠又飞了回来,它们在九宫格中的小格子排了一到九的数字,从上至下分别是,上为:六、一、八,中为:七、五、三,下为:二、九、四。

    一看这排序,我头皮一麻,这九宫格好似在哪见过,正准备说话,那葛红尘尖叫一声,激动的浑身都抖了起来,一张老脸憋得通红,嘴里不停地说::“挨星巧法”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至疑惑,这种九宫格排法在《梅花易数》中经常见到,怎么会牵扯到挨星巧法,就如我用梅花易数去推算某个时辰时,经常用这种排列,还有一点是,这种九宫格一共九格,所代入的数字也是从一到九,一共加起来是三十八万九千一百一十二种排列方式。

    这三十八万九千一百一十二中排列方式代表着同样多的结果,换而言之,通过排列数字去推算某个时辰是否吉祥,打个比方,以九宫格上中下三行数字相加,再代入五行中,其结果便是凶吉。

    但是,葛红尘说的这种挨星巧法,却是另一种推算方式,据说,这种挨星巧法却是以天上星辰为基点,将星辰代入其中,例如春季,数字一代表天上巨门星,夏季的一却是代表贪狼星,秋季的一代表禄存星,冬季的一代表文曲星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用星辰九宫格推算的话,比《梅花易数》推算出来的结果要多上十六倍,也就是说,这种推算方式比梅花易数更广、更精,由于这种推算结果过多,鲜少有人能掌握其中的方式,特别是精髓部分,甚至可以说,纵观整个中国,绝无一人能完全掌握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葛红尘看了过去,就问他:“葛办长,您老这是?”

    他一把拽住我手臂,特别紧,拽的我有些生疼,就听到颤音道:“小九啊,这是奇迹,绝对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解释是,这种排列属于挨星巧法的其中一种,引用的是二十四龙管三卦,说的是运星、山星、向星各飞一卦,共计三卦,就以这天空中的排序来说,五运乾山巽向,五入中,卯到乾,子到巽,先判星辰归属,再决定顺飞和泥飞。

    而这个卯在星辰中代表天贵星,故为逆飞,子代表天杀星,亦为逆飞。

    “逆飞?”我嘀咕一声,就问他:“这种逆飞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掌拍在自己大腿上,“这种逆飞的话,其一为贪狼星,在星辰中,贪狼星的夏季属于得令,主出名以及升官,文武双全,少年科甲官名,声震四海,这表示人皮棺内都是当官的人,这一点与我了解的一模一样,换而言之,这些蝙蝠通过这种九宫格的方式在向我们述说人皮棺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这一番话惊得说不出话来,眼睛一直盯着他看,这葛红尘我只知道他是第六办的办长,而现在看来,他精通的东西应该是跟天上星辰有关,这让我不由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蒋爷曾说过,大凡钻研天上星辰玄学人士,都有鸿运压身,否则,以普通人的身份很难钻研透彻,很容易出事,更为关键的一点,星辰不比普通数字,一旦弄错一个点,便会影响整个推算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钻研这玩意,有三大基础点,其一为鸿运压身,其二为天赋异禀,其三为心细如丝,光凭第一点就能让多数人忘却止步,第二步更是万中无一,至于第三步,很多人能做到,但前面两个不行,单纯做到第三个没任何用。

    说白了,星辰这块,完完全全的看个人命运,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眼珠朝郭耀祖身上转了过去,蒋爷说郭耀祖属于福星,有鸿运压身,至于星辰这方面的天赋,我倒不知道,不过,有了鸿运压身,总得试试。

    至于试什么,很简单,拜师!

    毕竟,他跟在我身边也不是个事,总得让他学门本事,让他以后有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笑了笑,朝葛红尘说,“葛办长,你有徒弟没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问,一脸诧异之色,“在商量天上的九宫格呢,你忽然问个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连忙朝郭耀祖招了招手,“是这样的,我这朋友运气不错,应该属于鸿运压身那种,您老看看,能不能收个徒弟,当然,要是您老不愿意,让他给您老当个学徒也行。”

    那葛红尘听我这么一说,眉头皱了起来,抬眼朝郭耀祖看了看,“徒弟倒没有,不过,从你朋友面相来看,并不像玄学人士,倒有一副官架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,那郭耀祖走了过来,问我有啥事,我说,我想让他拜师葛红尘,他面色一喜,直接的很,立马对着葛红尘跪了下去,就准备行礼。

    这让我哭笑不得,玛德,人家葛红尘还没表态,他倒好,直接下跪了,就朝葛红尘看了过去,想看看他反应,哪里晓得,那葛红尘一把拉住他,就说:“小朋友,我承受不起你这个礼,不过,小九既然开口了,我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,这样吧,待人皮棺后,你只需回答我三个问题,若能让我满意,我便收你做个传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