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38.第1129章 抬棺(中)
    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没说话,脸色也沉了下去,毕竟,眼前这问题太重要了,甚至可以说,整个人皮棺中,这抬棺为重中之重,容不得半点失误。

    瞬间,我们俩都没说话,盯着人皮棺以及那些兵哥哥发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子,我眼珠一转,就说:“葛办长,你看这样行不,在他们脚上绑上一根绳子,这样以来,他们步伐能确保一致了。”

    这办法是上幼儿园时,老师经常让玩的游戏,两人绑着脚,为的是锻炼两人的默契,而这些兵哥哥长期待在一起,默契肯定是有的,所以,我提出这么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听后,淡声道:“若是遇到诡事,他们自乱阵脚,那不是所有人都会摔了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虽说我没当过兵,不过,在电视上也见过不少士兵,他们之间的革命友情很重,把战友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,只要用一条绳子将他们绑在一起,即便遇到诡事,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葛红尘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“行啊小九,居然懂得利用人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这算不上利用人心,顶多算是考虑到那些兵哥哥的想法,这才想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条绳子,绑在那些兵哥哥腿上,又告诉他们,一旦遇到危险,谁要是乱了阵脚,很容易导致他们的战友在抬棺过程牺牲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兵哥哥炸开了锅,一个个信誓旦旦的说,就算天塌下来,绝不会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见此,我舒一口气,这问题总算解决了,接下来便是抬棺了。

    我先是让那些兵哥哥两两搭肩,相互作桩,将龙架放在肩上,后是让游天鸣领着那些文艺兵走在前头,由于这次抬棺的距离比较近,整个队伍拉下来,离新墓穴只有十几米的样子,最后让杨大龙拿着一些鞭炮站在队伍的左侧。

    这一切准备妥当后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还差三分钟就六点,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披上一件事先准备好的道袍,这道袍比平常道袍要贵重一些,金丝银线,背后绣了一朵云,是葛红尘特意为我准备的,说这道袍是他们第六办在某次任务中得到的一件宝贝,据说是某个牛气哄哄的道士的贴心道袍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道袍穿在身上,我没感觉这道袍有多厉害,跟普通道袍没任何差别,估计是因为那道士比较出名,连带衣服也变得珍贵了,就好比某些明星,呼口空气,还特么卖十几万,扪心自问,那空气与我们普通老百姓呼吸的空气不一样?

    穿好道袍后,我抖了抖衣服,捞起事先准备好的招魂幡,又对郭耀祖招呼一番,让他务必看好这些抬棺材的兵哥哥,切莫让人皮棺出事,毕竟,等会我需要走到最前面,后面的事根本估计不上来,唯有靠郭耀祖了。

    那郭耀祖说,“九哥,你放心,人在棺在,人死棺依旧在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让他一大清早别说丧气话,他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就站在人皮棺最后面,朝我挥了挥手,意思是,有他在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说什么,拿着招魂幡朝最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最前面,我朝后面瞄了一眼,整只抬棺队伍看上去壮观的很,特别是那些抬棺的兵哥哥,由于他们穿的都是军装,令整个场面看上去格外庄重。

    就在我朝后看的时候,那游天鸣忽然喊了我一声,“九哥!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朝他看了过去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低声道:“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解释道:“这人皮棺煞气重,以前听师傅说,一般煞气重的棺材,很容易煞到走在最前面的人,而你等会走在队伍最前面,我担心煞气会伤到你,要不,由我们唢呐队走在最前面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他说的这话,我以前听老王说过,说是当一口棺材的煞气达到某个点,便会影响棺材周边的气场,从而令煞气直线冲击到走在最前面的人,而走在最前面的人则成了这口棺材的应煞人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而这人皮棺的煞气毋庸置疑,其煞气肯定达到了老王说的那个点,我很可能会成为应煞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眼瞧时间就要到六点了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嘴里嘀咕几句菩萨保佑,便拉长嗓门喊了一声,“天圆地方,律令九章,吾今抬龙,普扫不祥,金镐玉就,土公地母,闪在一旁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重呼一口气,将手中的招魂幡猛地戳向地面,脸色一沉,继续道:“天无忌,地无忌,阴阳无忌,百无禁忌,今日抬龙,大吉大利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抬起左脚猛地跺在地面,嘴里吆喝一声,“咯咯咯勒!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地,后面那些抬棺材的兵哥哥立马接了一声,“嘞嘞嘞哦!”

    足足八十一人的声音,在整片坟场响彻起来,当真是振聋发聩,令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热了起来,就连我也愣住有些发呆了。

    我抬过不少棺材,像这么有气势的喊声却是第一次听见,即便老英雄那场丧事,其喊声也没这么整齐嘹亮过。

    片刻失神后,我立马收回目光,紧了紧手中的招魂幡,再次喊了一声,“喽喽喽喽,起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游天鸣立马领着文艺兵开始吹唢呐,或许那些文艺兵鲜少接触唢呐,他们吹奏出来的唢呐声,我只能说很响,很整齐,倒是游天鸣所吹奏的唢呐声,足以盖过那些文艺兵。

    随着唢呐声一响,那杨大龙点燃一封长卷鞭炮,一顿鞭炮声加唢呐声交际在一起,谱出一曲唯有丧事上才会出现的曲调。

    本是热闹的场面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忽然有些不安,总觉得这人皮棺会出事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下,我提着招魂幡朝前面走去,后面则响起郭耀祖的声音,他吆喝道:“抬头望棺,慢走摘肩,前头向东,后头向西,小心脚下,脚下恋青,脚不得力,慢走慢杠呦,起走勒!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郭耀祖这一喊,倒是有模有样的,有几分韵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紧接着,人皮棺被缓缓抬起,郭耀祖则在人皮棺附近来回不停地跑,大致上是招呼抬棺的兵哥哥,要注意脚下,莫乱了阵脚,又让注意脚下同时要抬头看路。

    我当时走在前面,并没有怎么注意后面的事,主要是我相信郭耀祖能搞好这事。

    整支抬棺队伍大概走了十五六米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我幻听了,还是有人在捣鬼,一道莫名其妙的声音传入我耳内,那声音说:“陈九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响起的源头很奇怪,像是从半空之中传过来,又像是从我大脑内发出,更像是在我耳边响起,扭头一看,四周除了我,根本没有任何人,至于游天鸣他们则捧着唢呐拼命吹奏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声音哪来的?

    我抬头朝空中看了看,就见到天空中掠过一群黑蝙蝠,足有上千只,这让我头皮有些发麻,太诡异了,我这边刚抬棺,天空就掠过一群蝙蝠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