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36.第1127章 龙架
    

    在贴油纸期间,那士兵没少帮忙,可能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棺材的原因,那士兵起先有些胆怯,但,不到三分钟时间,那士兵已经完全适应了,一边贴油纸,一边跟我们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从他口中,我知道这士兵叫龚延登,祖籍是湖南娄底那边的,当了接近两年的兵,至于其它事,那士兵倒也没说,反而不停地问我们年纪轻轻怎么会干这个。

    对此,我是真心不好回答,吱吱唔唔老半天,最后被郭胖子一句兴趣给搪塞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贴完油纸后,那游天鸣跟葛红尘走了过来,他们身后跟了一大票人,估计有八十人,一见我,那葛红尘先是一笑,紧接着,他眼神看向我边上的龚延登,表情一下子就定住了,干笑道:“小龚,你怎么在这,没回部队去啊?”

    那龚延登朝葛红尘敬了一个军礼,“报告葛办长,我在帮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葛红尘脸色再次一变,立马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到边上说话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很,这葛红尘又闹什么幺蛾子,带着几分疑惑跟他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几米的样子,那葛红尘扭头瞥了一眼人皮棺,低声道:“小九啊,你跟小龚聊得怎样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问这个干吗,他说:“是这样的,我跟天鸣跟那群士兵说好了,让小龚别掺合这事,谁知道小龚居然会留在这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脱口而出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就说:“你们挑出来的人是小龚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这小龚先前去拿油纸了,我们以为…,没想到他…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就在刚才,那郭胖子信誓旦旦地要让小龚抬棺,而现在小龚已经被挑选出去了,这特么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有些为难地看着葛红尘,就说:“能不能再换个人?”

    他立马拒绝我,说:“小九啊,你刚才没亲耳听你哥们的口才,他把那些士兵说的是一愣一愣的,一个个大老爷们差点没哭出来,好不容易安抚好那些士兵,现在要是让那些士兵不掺合抬棺,我估计那些士兵能闹翻天,最为关键的一点,天鸣刚才再三保证他们能掺合这次抬棺,那八十名才狠心将小龚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了,应该是游天鸣跟这些士兵说了啥,导致这些士兵把小龚给卖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算是犯难了,就朝郭胖子喊了一声,找他过来商量,毕竟,这是郭胖子与龚延登的事。

    很快,那郭胖子走了过来,一听我们的话,他脸色刷的一下就阴了下去,“九哥,你莫跟我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“谁跟你开玩笑了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好似想到什么,就说:“这样吧,既然刚才已经跟小龚说了,抬棺算他一个,这抬棺的名额就给他,我跟着棺材就行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郁闷了,这郭胖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,按照我的想法是,郭胖子知道这消息后,肯定大骂几句,没想到的是,这郭胖子居然轻而易举地把抬棺的机会让给龚延登。

    这还是我认识的郭胖子么?

    那郭胖子一见我表情,就说:“咋了,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我支吾一会,直白地问了一句,“死胖子,你没发烧吧?”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解释道:“天鸣在世前,曾说过男人活着就得一言九鼎,作为他兄弟,我先前已经承诺小龚,自然要实现他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瞥了一眼,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一刻,我有种错觉,郭胖子好似成长了,变得没以前那么重的孩子气,就说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在边上看着搭把手就行了!”说完,那郭胖子转身朝人皮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景,我眼神久久不离,有人说,男人成长的代价是痛苦,而郭胖子在天男自杀后,整个人显得比以前成熟了不少,就连说话的语气跟神态也有了一个质的转变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郭胖子内心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,唯一知道的是,他成长了,真的成长了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愣在那,轻轻地拉了我一下,“小九,我发现你身边的两位小兄弟都不简单,将来恐怕会有一番成就呐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说:“看他们的造化吧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在边上商量了一会人皮棺的事,大致上是等会抬棺需要做什么,又需要准备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,那龚延登跑了过来,说是人皮棺那边的活已经彻底搞定,问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,我告诉他,应该没啥事了,在边上守着就行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一群人围在人皮棺边上坐了下来,而葛红尘则安排人去准备等会要用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待永远是最痛苦的,在这种痛苦中,我们艰难的熬到凌晨四点的样子,那些兵哥哥体力好,熬个夜倒没啥,但是,我跟郭胖子他们不行,主要是这段时间一直心力交瘁,便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的瞌睡,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推了我一下,睁眼一看,是葛红尘,就听到他说:“小九,快天亮了,要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,抬头朝四周瞥了一眼,天边隐约有些亮光了,就对葛红尘说了一句行,然后推了推同样打瞌睡的游天鸣跟郭胖子,让他们准备一下。

    待郭胖子他们醒后,我们大致收拾了一些自己,开始着手安排抬棺的事。

    由于刚天亮的缘故,天气有些冷,再加上我们所在的坟场阴气较重,人皮棺表层起了一层白白的东西,我抬手擦了擦,也不知道是错觉,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此时的人皮棺有些凉,特别是棺材尾部的位置,入手有种澈骨的冷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那,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,但一想到马上要抬棺,要是把这事说出去,肯定会影响士气,说白了,抬棺本身就是惊秫的事,而那些兵哥哥都是新人,万一吓到他们了,这人皮棺恐怕是无法抬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,就把葛红尘叫了过来,跟他说了一下人皮棺的变化,想让他拿个主意。

    他听后,摸了摸棺材,解释道:“应该是打霜吧!”

    这理由不能让我信服,要知道现在可是接近六月的天气,怎么可能会出现打霜的情况,正准备说话,那葛红尘罢了罢手,“小九啊,这人皮棺好不容易熬到现在,若是出现意外,我怕那些士兵会走呐!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先前我也是担心这个,才找葛红尘商量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好说什么,便问葛红尘要了一副龙架,打算绑在人皮棺上,由于这次抬棺的人数颇多,这龙架跟我们平常抬棺材所用的龙架不同,而是由十六根柳树杆做成的龙架,再由龙绳绑紧。

    考虑到人皮棺不同于其它棺材,我在龙绳上涂上了一些鸡血,又在龙架两头挂了一条红色丝带。

    大概弄了二十来分钟,总算把这龙架给弄好了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五点半,按照我想法是,六点开始抬棺,有六六大顺的意思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