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34.第1125章 选人
    

    当我们来到人皮棺边上时,那游天鸣忽然朝葛红尘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,一脸凝重之色,我问他怎么了,他皱了皱眉头,就说:“九哥,我还是觉得这葛红尘有问题。请大家搜索(&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说:“说不清楚的感觉,就觉得吧,这人应该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,不过,我跟这葛红尘仅仅属于雇主与工人的关系,他为人怎样跟我没啥关系,只要人皮棺一结束,我估摸着,以后跟他也没啥关系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他说:“随便他吧!尽量早些解决人皮棺,不能让陈天男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游天鸣点点头,就说:“天男的事,多数责任在于我,他的仇便是我的仇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主要是陈天男的事在我心里宛如一根刺卡在喉咙,即便陈天男自杀是为了护我,但归根到底,这一切还是源于游天鸣的游说,最为关键的一点,这人皮棺除了先前的一些怪事,到现在一直平风浪静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,我有点怀疑游天鸣的动机,碍于以前的交情,我没说破,可,这疙瘩却是一直在心里,一旦我跟游天鸣出现分歧,我敢十分肯定的说,我们俩肯定会闹掰,甚至会变成仇人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说话,估计是猜出我的打算,便愣在那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愣神这会功夫,那郭胖子忽然开口了,他问我:“九哥,这人皮棺大概什么时候能弄好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人皮棺下葬的时间是卯时,再加上一些下葬仪式,估计明天早上十点左右能弄好,但考虑到抬棺材时会遇到突发情况,便对他说:“明天下午应该能完全搞好,怎么,你有急事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没啥,只是想早点订票回衡阳,九哥,你看这样行不,咱们订晚上的车票,后天一大清早直接去天男哥家里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时间应该来得及,就说:“行,对了,订两张车票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?”那游天鸣忽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天男是我跟郭胖子的兄弟,他的仇由我们来报就行了,你若参与进来,我怕会引发更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是在暗示他,意思是,以他的身份,不适合跟着我们去报仇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显然是听出这意思,笑了笑,也不说话,倒是边上的郭胖子直接来了一句,“这是我们三兄弟的事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游天鸣脸色变了变,沉声道:“胖子,我跟天男也是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那郭胖子好似想到什么,动手推了游天鸣一下,就说:“别逼胖爷跟你翻脸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郭胖子气呼呼地瞪了游天鸣一眼,转身朝边上走了过去,掏出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幕,我跟游天鸣都知道,我们几人的关系因为陈天男的自杀,再也回不到以前了,说直白点就是,我们现在把游天鸣当外人了,而游天鸣好似也看出这点,苦笑一声,就朝我看了过来,“九哥,对于天男的事…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意思是不想在这件事上详谈了,毕竟,这事是我们几人心里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,至于杨大龙,在我们说话期间,他一直没有说话,眼珠子却一直在我们身上打转,好几次想开口,一看到郭胖子脸色,他立马焉了。

    就拿我、郭胖子、陈天男三人的关系来说,我跟郭胖子关系比较近,一是我们俩是同学,也算是从小玩到大,二是我们俩人走的比较近,而郭胖子跟陈天男走的比较近,他俩更像朋友,用郭胖子的话来说,他对我的情感是一种尊敬,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,拿我当兄长,对于陈天男却是一起吃喝嫖赌抽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,我偏向成熟型,郭胖子跟陈天男属于吊儿郎当那种,正因为如此,他俩更像兄弟,所以,陈天男的死,对于郭胖子的打击最大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几人陷入沉默之际,那葛红尘走了过来,他一脸凝重之色,见我们几人都没说话,他干笑两声,问我:“小九,你们这是怎么了?因为人皮棺的事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没啥,对了,你准备的架子弄好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了一句弄好了,就问我什么时候用油纸把棺材包起来,我说材料送到,立马能开工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一笑,立马说:“油纸已经在送来的路上了,至于抬棺人员方面,我刚才找指导员要了一份资料,生肖属龙跟蛇的一共九十三人,你在这中间选八十一人吧,对了,忘了问你们几人的生肖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郭胖子可以掺合进去,至于我生肖不对,属兔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认识他这么长时间,还不知道他出生年月日来着,就问他:“天鸣,你生肖是啥?”

    “88年,属龙。”他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掺合抬棺!”说着,我找葛红尘要了一份资料,这上面写的都是名字以及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坦诚说,要是平常看这些资料,我肯定是走马观花,但这次居然鬼使神差地认真看了起来,在看到第二十七个名字时,我微微一怔,这上面写的是,王诚刚,1988年,九月十九日,辰时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眉头皱了起来,出生年份倒没问题,时辰也没问题,偏偏出生月日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九月十九日,在一些外人看来极度平常,但,对于我们八仙来说,却是极度忌惮,甚至可以说,这一天,我们八仙基本上不抬棺。

    于是,我指着上面的名字,对那葛红尘说,“葛办长,这人不能抬棺,名字必须剔除吧!”

    那葛红尘一愣,揣着那资料看了老半天,皱了皱眉头,就问我:“小九,这人名字跟生辰八字没问题啊,怎么要剔除他啊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不想跟他解释,毕竟,这份名单有九十三人,肯定要剔除十几个人,但,葛红尘的下一句令我必须给他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