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33.第1124章 司南
    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一脸疑惑地盯着他看,笑了笑,也不说话,而是将司南放在空盘偏左侧的位置,与星辰棒挨近。

    见此,我再也忍不住了,就朝葛红尘问了一句,“葛办长,您老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说着,我补充了一句,“据我所知,这司南是用来勘测方位,您老拿这东西勘天象?”

    他一笑,解释道:“老祖宗的智慧岂是你我所能猜测的,就拿这司南来说,一些教科介绍是勘测方向的一种工具,实则这司南作用大了去,甚至可以说,这小小的司南囊括整个宇宙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差点没笑出来,这司南囊括整个宇宙?这牛皮吹的有点大了,正准备说话,那葛红尘拿起司南在我面前扬了扬,笑道:“这么跟你说吧,东西看上去像个饭勺,这里面却含有八纯卦、一世卦、二世卦、三世卦、四世卦、五世卦、游魂卦、归魂卦,再配合天干地支于六十四卦,贵贱、世应之说,最后将阴阳五行代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朝天空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世界万物皆是以阴阳五行而论,即便整个宇宙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听不懂他说的话,主要是这些知识,我压根不知道,对这一块也没接触过,便假装听懂了,点点头,就问他:“您老勘测出来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,开始捣鼓那司南,时而望天,时而望司南,时而看向空盘中的星辰棒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们所有人都望着他,谁也没说话,生怕说话会打断他思路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,那葛红尘面色一喜,大喜道: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当年那道士应该是根据三十六天罡星的移动变化而定下的墓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司南指了过去,“你看这边,以遁、解、屯、大畜、噬瞌为首,而这几样在玄学中表示,一爻(yao),而一爻在八卦中属于上卦,再以这上卦对应天上的星辰,便会形成一个轮回,就像这样的轮回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在司南上面游走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了,不但我没听懂,看懂,估计游天鸣也是如此,于我们来说,这跟听天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八仙宫宫主,我肯定不能让葛红尘觉得我无知,就装腔作势地说了一句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现在该怎么弄?”

    他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“墓穴就定在这了,不能变动,至于你说的迁坟距离,以我之见,问题不大,顶多是棺材难抬一点,只要你们用心点,应该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,而是跟游天鸣他们商量了几句,那游天鸣说,当年的道士把墓穴定在这,应该是看破了一些东西,就让我按照葛红尘的意思来弄。

    至于郭胖子,他的话很简单,只有五个字,“我听九哥的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死胖子也是无语,就想了一下,事情已经这样了,只能按照葛红尘的意思把墓穴定在这,但一想到迁坟的距离,我心里有股很奇怪的感觉,就觉得把墓穴定在这,对人皮棺来说或许是好事,对于我们抬棺材的八仙来说,恐怕是件棘手的事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还是有些不同意,就问葛红尘,这墓穴nei弄水泥跟清水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想找个借口让他重新捣鼓一口墓穴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解释是,人皮棺煞气中,一旦沾上土壤,很容易影响到附近的土壤,从而导致方圆百米之内会变成一处凶地,唯有用水泥封死泥土,最后再以清水隔开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是,能令人皮棺静静地存放于此,不会影响到附近的气场以及土壤,坏处是,死者在棺材内享受不到任何风水气场带来的好处,只能世世代代差遣葛红尘祖先三人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解释,我不知道怎么反驳,但潜意识告诉我,迁坟距离是个大问题,搞不好会闹事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问了一句,“葛办长,这墓穴真的不能换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沉声道:“小九啊,真的不能换,试想一下,几百年前就有道士将墓穴定在这里,即便违背了某些规矩,不可否定的是,人皮棺存放在这里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葛红尘说的是将人皮棺存放于此,而不是安葬,换而言之,这算不上迁坟,或许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自我安慰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,眼下这种情况,除了顺着他的意思,我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“小九,你放心吧,应该不会出事,再者,就算出事了,别忘了我们第六办是干吗的,有我们在,你把心放到肚里揣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,眼睛一直盯着那墓穴看。

    随后,那葛红尘将地面的空盘以及司南收了起来,一边收东西,一边嘀咕着莫名其妙的话,说是,乾三连、坤六断、震仰孟、巽下断、坎中满、离中虚、艮覆碗、兑上缺。

    听着这二十四个字,我感觉好似在《梅花易数》中见过,这二十四字说的一种卦象,其中的乾三连属全阳之卦,代表天,起主导作用,坤六断,亦是全阳之卦,代表地,其作用是顺应天,吸收一切能量产生万物。

    震仰孟,属于两阴爻在上,一阳爻在下,象征雷、属于震万物而萌发。

    震仰孟,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,这葛红尘怎么会忽然说这二十四个字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就朝他问了一句,“葛办长,您老念这二十四葛字是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“没什么,触情生情罢了,对了,小九,你看这样行不,咱们就今天夜里将人皮棺给弄了,你给算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瞥了他一眼,也没再问下去,就点点头,掐指算了一下时辰,卯时不错,适合动土、下葬,就把这一时间跟那葛红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可以,转身朝另一边走了过去,我问他去干吗,他说,墓穴没搞好,还差一副架子,让我们先去人皮棺边上,他等会过来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他还差什么架子,但他都这样说了,我总不能强问吧,便领着郭胖子、游天鸣以及杨大龙朝人皮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