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3章 空盘
    那葛红尘呵呵一笑,在我脸上盯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将来的事,谁说的准呢,不过,在曲阳遇到你时,我就知道我们成不了忘年之交的朋友,只会变成敌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但我懵了,就连游天鸣他们也是如此,一个个连忙站到我边上,生怕葛红尘对我不利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也不生气,笑了笑,“我不知道那老人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定论,我能告诉你的是,这十年来,我从未把你当敌人,即便知道自己将来会死在你手里,人嘛,活的精彩就行了,何必苦恼于寿命长短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罢了罢手,“不说这个了,还是说说人皮棺吧,我相信当年那道士能说出西南三十六米,肯定有他的用意,而我也去那个位置看过,的确挺适合人皮棺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本来还想坚持一下换新坟,但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只能让他把坟头填了,另外再挖一口吧!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就问他:“天鸣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就说:“九哥,这三十六米,莫不成是对应三十六天罡星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葛红尘面色一沉,旋即,好似想到什么,撒腿就朝西南方跑了过去,我立马跟了上去,那游天鸣也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那葛红尘停了下来,他面前是一口墓穴,长方形,长宽分别是九米、五米,深度应该是七米的样子,看上去挺大的,奇怪的是,这墓穴左侧有一条绳梯。

    那绳梯不像我们平常见到的那种绳子,而是由麻绳编制而成,隐约有些泛红,应该是淋了黑狗血。

    当我们来到墓穴前时,我再一次震惊了,原因在于,我发现这墓穴最下面居然用水泥给封住了泥层,而水泥上面有一层约摸十公分深的清水,或许是刚弄没多久

    这让我愣在那,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墓穴,首先是一般墓穴讲究接地气,下层只能靠人工刨平,决计不能用水泥之类的东西封住泥层,一旦封了,就意味着这口墓穴废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土葬是以入土为重,而现在用水泥封住泥层,哪里算的上是入土,甚至可以说,这棺材已经跟泥土完全隔离了。

    其次是墓**盛水算几个意思?这特么不是诅咒么,众所周知,一般挖好的墓穴,由于土壤有些潮湿,需要在墓穴烧一些黄纸,以此烘干墓穴,为的是让死者有个暖和的家。

    这墓穴倒好,直接在下面注水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个,我正准备朝葛红尘问几句,就见到那葛红尘双眼死死地盯着墓穴,我顺着他眼神一看,那墓**有葛影子,正好将天上的星星月亮引入其zhong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这是普通现象,毕竟,水zhong有倒影不是很正常么?

    但是,游天鸣的一句话,令我彻底醒悟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数下那下面有几颗星星。”

    我一数,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六颗星星,也就是说,这墓穴正好将天上的三十六颗星星引入其zhong,而月亮则出现在正当zhong,形成众星捧月之姿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这…”我有些懵了,这是巧合还是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葛红尘开口了,他说:“明白了,我明白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扭头瞥了我一眼,“小九,你学梅花易数,是通过数字推算人体福祸,可有一个门派,却是以天上星辰来推算人体福祸,大到国运,小到个体,都能通过星辰兴衰而推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天空,继续道:“山河会变,地势会动,唯独这天上的星辰却是恒古的。”

    我隐约有些明白他意思了,当年他祖上请的算命道士应该是以星辰来推算人皮棺,唯有这样才能解释西南三十六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指了指墓穴的三十六颗星辰,就问他:“这些星辰是不是跟你先前说的三六尺有关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不瞒你说,先前把三六尺绑在人皮棺上,是祖上曾经留下遗训,三六尺对人皮棺有压制效果,抬棺时需要绑在人皮棺上,而且是三六尺越多越好,凑齐三十六把三六尺,这人皮棺便会变得宛如薄纸一般,极轻,但,现在三六尺已经鲜少出世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急匆匆地说了一句话,“把我吃饭的家伙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概等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一兵哥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布袋子,那葛红尘接过袋子,从里面掏出一个罗盘,奇怪的是,这罗盘不像是普通的罗盘,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,唯独罗盘的边上刻着红黑交叉的数字,一共是三十六个数字,从一至到三十六,在这数字边上有一些极小的符号,那符号很奇怪,像是代表什么,又像是代表凶吉。

    “葛办长,您这是什么罗盘?”我实在按耐不住心zhong的好奇,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边捣鼓他的罗盘,一边解释道:“这个啊,不算罗盘,是空盘,观察天象之用,鲜少有人懂这个,我也只是懂一点鸡毛蒜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找了九块还算平坦的石块摆在地面,最下面摆四块,zhong间是三块,最上面是两块,然后将空盘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一见这动作,我的好奇心被他完全勾了出来,这什么东西?看星辰?就用这玩意看星辰?不至于吧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葛红尘已经将空盘摆好,又从那黑布袋子取出两根木棍子,一红一黑,红的那一根筷子较长且粗,黑的那一根筷子短而细,我问他这是什么,他说,星辰棒,用来勘测天象的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是第一次见这种空盘,也是第一次见所谓的星辰棒,并不是很懂,就一直在边上盯着那葛红尘看,就见他将星辰棒长的一根立了起来,短的那一根放在十点钟方向,最后又掏出来一把像饭勺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东西我知道,好像是zhong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司南,说通俗点就是指南针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疑惑了,勘测天象拿司南干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