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2章 人皮棺(终章·下)
    那葛红尘听我这么一嘀咕,面露难色,就说:“小九啊,不难也不叫你了,你肯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在接下人皮棺时,我询问过不少人,也跟八仙宫那边的八仙商量了一下,最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,其一是抬棺人数不能按照通俗的数字,必须以九为倍数。(ps:这通常的数字包括,八、十六、三十二、六十四,也就是我们抬棺的人数。)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九在数字zhong代至尊,就如梅花易数zhong说的一句话,九九八一为寒尽,这话意思是从一至九,一直数到九九八一,寓意着,九尽桃花开,有寒尽春来的意思在里面,说直白点,这是一种祝福。

    而在汉族传统wen化zhong,九为极数,乃最大、最多、最长久的概念,故此,我们商定抬棺人数以九为倍数,以此表达我们八仙对死者最崇高的敬意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比较官方的说法,说现实点,我们怕抬人皮棺出事,这才以九个九为抬棺的人数,也就是八十一人。

    其二,生肖相克,这人皮棺对生肖的要求极其苛刻,按照我当时推算出来的结果,有十个生肖不能抬棺,分别是,鼠、牛、虎、兔、马、羊、猴、鸡、狗、猪,唯有生肖属龙跟蛇方可抬棺。

    这龙跟蛇在古时候,有成仙之说。相传大凡奇人异士修炼成仙,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,由龙驮着那些修炼人士升仙,而生肖蛇,在古时候有小龙之说,正因为如此,这人皮棺必须由龙托着下葬。

    真龙我肯定找不着,只好在生肖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其三,煞气问题,这人皮棺经过一系列的仪式,表面看上去煞气应该散尽了,实则散尽的只是静止状态的煞气,简单来说就是,人皮棺停在坟场,其棺材本身的煞气停止在这一刻,一旦棺材被人抬动,煞气会随着周遭气场变动而变动,从而衍生出新的煞气,周而复始,源源不断的煞气从棺材内涌出。

    这样以来,其结果只有一个,那便是我们抬棺材的八仙要倒霉,毕竟,煞气这玩意,对于我们八仙来说,最为忌讳,一个不小心就会着了道。

    所以,我跟八仙宫那些八仙商量煞气问题时,那李建刚给我出了一个土办法,说是用一层透明的薄膜绑在人皮棺上,以此杜绝人皮棺内的煞气外泄。

    我当时以为这办法肯定不行,就说,人皮棺煞气那么重,透明膜怎么可能阻挡的了,他说,越土的办法越有用,实在不行,就在透明膜上涂一层黑狗血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,最终只能采纳这一办法,然后加了一些自己想法进入,打算用黑色油纸覆盖在人皮棺上,最后用木匠的墨斗线绑在人皮棺上。

    其四,迁坟距离,那葛红尘将新的墓穴挖在离坟场三十六米的位置,而按照迁坟的规矩,新坟与旧坟的距离必须大于四十九米,这zhong间牵扯到一些气场问题,所以,我十分不赞同将新坟挖在三十六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把这四种想法跟葛红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第一跟第二个问题倒好解决,毕竟,我这次带了这么多人过来,都是一些年轻人,生肖大多数是兔、龙、蛇,找齐八十一人倒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问他:“剩下的两个问题呢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朝人皮棺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用油纸盖在人皮棺上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毕竟,一些大能道士都喜欢用油纸做伞挂在后背,其原因是油纸有着特殊的静气,能令气场平和下来,更能将煞气封在人皮棺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看了看,“小九,这第三个问题倒没问题,至于第四个问题,这…这…。”

    一看他说话吐吐吞吞的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里面应该有事,就问他:“是不是有难处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压低声说,“是这样的,我祖上当初弄人皮棺时,曾找算命先生推算过,说是到了某个时期,人皮棺会被迁出来,而迁坟的距离,那道士说,必须在西南三十六米的位置,否则,这人皮棺一旦迁出去,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些自然灾难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愣,不可能吧!那道士在几百年前就算准这人皮棺会迁坟?这…这…这特么是神人啊,当真是前知三百年,后通五百年啊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一见我这表情,淡声道:“你是不是在怀疑我的话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直接点点头,说:“葛办长,您要是随便找个理由,我或许会相信,只是…那道士怎么可能推算出人皮棺会迁坟,还有就是西南三十米的位置,太邪乎了吧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这人皮棺是明末清初时期的棺材,当时的地理环境跟现在肯定不一样,毕竟,时间这东西,谁也说不准,就如一句诗说的,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转星移几度秋,这地理环境肯定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,那道士凭什么断定多年后,西南三十六米适合葬棺材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显然是看出我的意思,就说:“小九啊,大千世界,奇人之多,岂是你我能看出来,别说推算迁坟的事,就在十年前,我曾遇到过一位老人家,他对我说了八个字,令我这十年时间难以安眠,直到遇见你,我才知道,那老人家或许真是活神仙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葛红尘是第六办的办长,跟玄学协会会长齐名,其权利之大,足以让大多数人眼红,其能力也足以让大多人叹服,就这么一个牛气哄哄的人,居然会因为别人的八个字,十年难以安眠。

    这话要是说出去,肯定没人信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他,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你会死于陈九之手。”他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,每个字都是铿锵有声,像是钢片直刺心脏,令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会死在我手里?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,以我的性格,别说杀人,就连揍人都需要勇气,怎么会杀了他,脱口而出,“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怎么可能杀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