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1章 人皮棺(终章·中)
    葛红尘给我讲的故事不太长,说是南明时期,有个抗清名将,叫李定国,他的功绩只能用八个字形容,两厥名王,震动天下,而后来这李定国逐渐败退,最终兵磨盘山。

    而这李定国兵败的原因有二,其一是当时的南明皇帝软弱无能却又爱挑动内动,再加上一群只会赌钱还经常添堵的王公大臣,其二则是李定国手下一员大将孙可望叛变,最终导致李定国兵败。

    说到这孙可望,也就是人皮棺的主角了,他叛变后,李定国曾多次派刺客暗杀,要说这孙可望也是个人才,愣是躲过多次刺杀,到最后听一幕僚的建议,欲效仿曹操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打算用当时的南明皇帝压服李定国。

    经过一系列军事部署,这孙可望成功了,受封秦王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人啊,一旦名利加身时,难免会膨胀,这孙可望也不例外,便对当时的永历帝行尽侮辱之事,最为过分的是,这孙可望曾亲手活剥了永历帝一名妃子的人皮,最后将这张人皮做成被子。

    这永历帝无能不假,但手底下还是有谋臣的,便派人持密诏让当时已经兵败的李定国前来护驾,而这一结果直接导致‘十八先生之狱’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那葛红尘顿了顿,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叹气道:“小九啊,要是没猜错,你们肯定以为这人皮棺内装得是孙可望手下十一人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我跟游天鸣的推测来说,这人皮棺内装得应该是孙可望手下十一名剥皮人士,可,听葛红尘的语气好像不对啊,就问他:“莫非另有他人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这人皮棺内装得当年受冤枉的十八先生,共计十八人,都是当年的儒人雅士,倘若当年没将这十八人杀害,哪里轮的到满清鞑子入关,大明江山也不会双双断送于此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好似想起什么伤感的事,走到人皮棺边上轻轻地摸了摸棺材盖,嘀咕道:“我祖上当年是孙可望手下的一员剥皮人士,自知罪孽深重,无一为报,便弄了这么一副人皮棺,又令人将十八先生的尸骨移至人皮棺内,以此告慰十八先生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:“人皮棺有伤天合,你祖上这番行为恐怕不能告慰十八先生吧,恐怕还会让十八先生惹上煞气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普通人皮棺的确是这样,但,你别忘了,这人皮棺内有阵法,我祖上是的意思是,自愿用自己的生生世世供十八先生驱使,说直白点啊,就是我祖上愿意给十八先生奴隶,以此还清自己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我看了过来,“小九,还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人皮棺被他这么一解释倒也清楚,不过,有一点,我始终想不明白,那便是杨大龙的家族怎么会跟这人皮棺扯上关系?

    我把心zhong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朝人皮棺瞥了一眼,问我:“你觉得这么大的一口棺材,一个人的人皮够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说: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毕竟,这人皮棺比普通棺材要大很多,一张人皮肯定不够。

    等等,难道他意思是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他:“你意思是这人皮棺的人皮并不是祖上一人,还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对,一共三人,都是孙可望手下的人,一人是我祖上葛安民,一人姓杨,叫杨太平,还有一人姓吴,具体叫什么名字,我也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边上捞过清香,点燃,插在人皮棺四周,然后跪了下去,额头紧贴地面,嘴里嘀嘀咕咕一大堆话,大致上是,他替祖上赎罪,让十八先生在人皮棺内好生安息。

    而我跟游天鸣他们站在边上看着葛红尘,心zhong颇为复杂,我幻想过很多种结局,甚至想过,这葛红尘之所以出现在这,应该是想利用人皮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,从眼前的情况来看,倒像是赎罪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我朝游天鸣问了一句,“天鸣,你觉得他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那葛红尘,直到葛红尘站起身后,那游天鸣立马凑了过去,问道:“葛办长,还有一事,我实在想不明白,按照您老的说法,这人皮棺是由三人的人皮拼成,为何杨大龙一大家子人会悉数不毙命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们所有人都朝葛红尘看了过去,这问题太重要了,特别是杨大龙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葛红尘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见我们所有人都盯着他,苦笑一声,脸色也跟着沉了下去,淡声道:“我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,一些堂亲表亲加起来差不多有近百人吧!如今只剩下小老头孤身寡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意思是他家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,换而言之,杨大龙现在所遭遇的一切,葛红尘以前也遭遇过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也就是说,这所谓的人皮棺是一种诅咒,即便没有那保家仙,杨大龙一大家子人也会丧命?

    我把一想法跟葛红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人皮,人皮,不死人哪来的皮,当初祖上三人将自身人皮镶在这棺材上,便料想到会有今日之遭遇,好在上天蒙恩,给我们留下独苗,也算是传承一代后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反应最大的是杨大龙,这也没办法,这次人皮棺他是最大的受害者,就听到他歇斯底地喊了一句,“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那葛红尘拍了拍他肩膀,低声道:“小兄弟,冥冥之zhong早已注定,当年你我祖上干那种剥人皮的缺德事,遭此报应也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听他这么一说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双眼通红地盯着人皮棺,看那架势是想砸了人皮棺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不好,正准备阻止他,就见到杨大龙从地面捞起一块石头朝人皮棺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喊了一声,连忙朝杨大龙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我跑到他面前,一道身影出现在人皮棺边上,正是葛红尘,他一把抓住杨大龙的手臂,低声道:“小兄弟,天命不可违,认命吧!”

    坦诚说,这事发生在谁身上也不好受,若是承受能力差的人,估摸着早就奔溃了,而杨大龙或许是对他那些亲戚没啥感情,这才到现在爆发。

    “俺不知道什么天命,俺就知道祖上犯得错,凭什么由俺们这些后人承受,俺们是无辜,俺们又没剥人皮!”那杨大龙挣扎几下,怒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祖上积福,后人享受,祖上犯错,后人遭罪,这是恒古以来的定义,岂是你我这等凡夫俗子能改变的。”那葛红尘淡声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跟游天鸣、郭胖子愣在边上,也不好上前,说白了,我们三是外人,不好参与进去,唯有他俩是当事者。

    随后,那葛红尘大致上跟杨大龙说了一些道理,大致上是让杨大龙看淡点,而我跟游天鸣他们则趁这个时间围着人皮棺转了起来,就想着等会怎样抬这人皮棺下葬。

    大概是子时多一点的时候,那葛红尘总算说服杨大龙,便领着杨大龙走到我们边上,“小九,你看这人皮棺怎样抬比较好?”

    我一想,这人皮棺内装得十八先生的尸骨,虽说只是一些尸骨,应该不是特别重,但终归到底,这人皮棺不同于普通棺材,其抬棺材的方法也是颇有讲究,一是人数上的限制、二是生肖相克、三是煞气过重、四是迁坟距离问题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问题,我面色一沉,就说:“这人皮棺恐怕不好抬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