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25.第1116章 人皮棺(70)
    ”” =”” =””>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从外面走进来俩人,那俩人二十五六的年龄,国字脸,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正义的感觉,他们手里抬着一个箱子,朝我们走了过来。 (  ..   )

    “顺子,把工具箱给小九看看。”那葛红尘朝左边的青年男子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那青年男子嗯了一声,抬着箱子走到我边上,然后朝我敬了一个军礼,“陈九先生,一直听葛办长说您本事了得,不知您可认识此物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名叫顺子的青年男子,将工具箱打开,从里面掏出一把鲁班尺,令我疑惑的是,这鲁班尺与前段时间老木匠给我的鲁班尺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盯着那鲁班尺看了一会儿,心中满是疑惑,这葛红尘啥意思?拿个鲁班尺出来考我智商?就这鲁班尺在我们农村普通至极,随便找一四五大的小孩都知道鲁班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在身上摸了摸,摸出老木匠给我的那把鲁班尺,朝顺子面前一递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顺子一见我动作,眼神一凸,不可思议地盯着鲁班尺足足看了两三分钟,就连边上的葛红尘也是如此,整个帐篷内,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安静。

    率先打破这种僵局的是葛红尘,他站起身,走到我边上,从我手中拿过鲁班尺,又从顺子手中拿过鲁班尺,将两柄鲁班尺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当两柄鲁班尺重叠一起时,那鲁班尺的颜色居然发生变化了,由先前的淡色,逐渐变成红色。

    更为怪异的是,那葛红尘一见鲁班尺的颜色变了,二话没说,将鲁班尺往桌子上一放,立马跪了下去,紧接着就是跪拜,态度格外虔诚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疑惑的很,就连游天鸣也是如此,反倒是那名叫顺子的青年男子,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拉了顺子一下,问他:“顺子,葛办长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他扭头瞥了我一眼,疑惑道:“那鲁班尺不是你的么,你应该知道葛办长在干吗吖!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隐瞒,就把老木匠送鲁班尺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顺子听后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,满眼的不相信,“别闹了,你知道鲁班尺的价值么,这样跟你说吧,那把三两重的鲁班尺能换十世富贵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顺子在我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,继续道: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你觉得有人会随手送给你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哭笑不得,就说:“真是一名老木匠送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边上的游天鸣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替我证明一下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会意过来,立马拍了拍顺子肩膀,“顺子,这鲁班尺的确是一名老木匠送给九哥的,说是鲁班尺在他身上带了几十年,送给九哥辟邪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顺子面色一变,眼睛一直盯着我看,他边上那名青年男子也是如此,这让我更为疑惑了,就问顺子,这鲁班尺到底有何神奇。

    那顺子深呼一口气,正准备解释,陡然,那葛红尘咳嗽一声,“顺子,没你事了,出去吧!记住,守在门口别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顺子嗯了一声,领着另一名青年男子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葛红尘将两柄鲁班尺拿在手里抛了抛,对我说:“小九,这鲁班尺对我很重要,不知道能不能送…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知道他要说什么,估计是要我送给他,我直接同意下来,继续道:“不过,小子有个小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好似没想到我会这么爽快就同意下来,深深地瞥了我一眼,点头道: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借我五百人!”我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你要五百人干吗?”那葛红尘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报仇!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报什么仇?”那葛红尘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就说:“这事不归您管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紧了紧手中的鲁班尺,就说:“小九,我也不说矫情的话,你要五百人帮你干活,我能答应,若是借五百人去杀人放火,我恐怕无法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我不想跟他扯下去,直接伸手去拿鲁班尺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面色一变,连忙将鲁班尺死死地护在怀里,“小九,小九,万事好商量,这样,你换个条件,只要能办得到,我一定替你完成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于我来说,眼下只有一件事,覆灭白莲教替陈天男报仇,就对他说:“要么借人,要么把鲁班尺还我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骤,死劲摇了摇头,“小九,你看这样行不,五百人可以借你,但我必须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若是让他跟着去,还报个屁的仇啊,直接拒绝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随后,那葛红尘逮着我说了一大堆的话,大致上这鲁班尺怎样,怎样,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把这鲁班尺给他,对此,我一直未曾松口,只有一个条件,借我五百士兵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葛红尘估计是实在没办法了,答应借我一百士兵,又跟我约法三章,一不能干让部队抹黑的事,二不能让巧取豪夺,三不能干杀人放火的事。

    而我对他的要求很简单,那一百士兵必须百分百服从我的命令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,那葛红尘自信满满地说,军人的天性是服从命令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就问那葛红尘,这鲁班尺到底有何神奇的地方,又问他为什么要拿这鲁班尺给我看。

    那葛红尘听我这么一问,找了一条凳子坐了下去,或许是刚得到鲁班尺的缘故,他心情颇不错,就说:“小九啊,你手里的鲁班尺与我们第六办的鲁班尺不同于普通的鲁班尺,而是祖师爷鲁班亲手打造,并且赋予某种神秘的咒语,据传闻而言,这鲁班尺共计三十六柄,正好对应三十六天罡星,故此,这种鲁班尺有了另一个称呼,三六尺,而你手里的那柄三六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那三六尺递给我看了看,继续道:“你看左上角是不是有三个小字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,的确有三个小字,是小篆体,写的是,‘天罪星’,就问他:“这三六尺有什么用,跟人皮棺有关?”

    那葛红尘嗯了一声,就说:“小九,你想想看,那老木匠为什么平白无故把这么贵重的三六尺送给你?”

    本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