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19.第1110章 人皮棺(64)
    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游天鸣一听我的话,立马跪了下去,这让我着实摸不清头脑,他这是闹哪样啊。 ( . v o dtw . )

    陡然,我想到杨大龙先前的反应,莫不成游天鸣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直愣愣地看着他,颤音道:“天鸣,你…你不会也…”

    我不敢把这话说完,主要是害怕他一开口就证实我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若说杨大龙的算计,令我整个人是懵的,一旦游天鸣也是如此,我怕我精神会奔溃,眼睛一直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只见,那游天鸣重重地点点头,低声道:“九哥,我…我…我擅作主张,让…让天男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!”我惊呼一声,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就再次问了一句,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让陈天男去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他的头埋得很低,语气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,令人分辨不出来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他的话,主要是以陈天男的性子,怎么可能自杀,干笑两声,就说:“天鸣,这玩笑不好笑,下次莫再乱开这种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问,抬头瞥了我一眼,眼神中有几丝躲闪,支吾老半天,愣是没说个所以然出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急道:“天男呢,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…他跟无头年轻人同归于尽,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朝我磕头,继续道:“九哥,你杀了我,是我对不起你,要不是我让他用这办法,他不会自杀,更不会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我怒吼一声,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晃,满脑子全是陈天男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自杀了,他自杀了,他居然自杀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,不可能,他肯定不会自杀。

    肯定是游天鸣在骗我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一把拽住跪在地面的游天鸣,猛地呼出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,低声道:“天鸣,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…我没开玩笑,天男真的自杀了。”他大声吼了一句,两行清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怒吼一声,拽住他的那只手臂劲道不由加大几分,手臂上的青筋也鼓了出来,一字一句地说:“天男生性贪玩,他不可能自杀,先前还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游天鸣一把拽住我手臂,“你先前看到的是天男的魂魄,他在坟场时…就…就自杀了,郭胖子跟大龙当时也在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猛地朝郭胖子他们看了过去,那郭胖子还在殴打杨大龙,我喊了一句,“郭胖子,天男他人呢?”

    一提陈天男,那郭胖子举在半空中的手臂立马停了下来,然后无力地垂了下去,眼泪刷刷地掉了下来,开始抽泣起来,“九哥,天…天…天哥他为了救你,选择…牺牲自己…他…他自…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郭胖子嚎啕大哭起来,双手紧握拳头,拼命朝地面砸了过去,“都怪我,都怪我没用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我感觉精神在这一刻完全奔溃了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找到陈天男。

    当下,我猛地朝洞穴边上跑了过去,不久前,陈天男在雕像下面抱着那无头年轻人的尸体撞向墙壁,没过多久,这周边的地面就坍塌了,陈天男肯定被压在下面,他一定在下面等着我去救他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终身一跃就朝洞口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游天鸣陡然起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我脚踝,那郭胖子也凑了过来,两人死死地拽住我脚踝,我整个身子被吊在半空当中,全身血液倒流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犯什么傻啊!天男真的自杀了。”那游天鸣朝我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开口说话,一股强烈的腐臭味迎面扑来,令我猛地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这咳嗽声让我脑子稍微清醒一些,便朝下面看了过去,借着微弱的光线,我隐约看到这洞口好深,深不见底,边上好似有些人骨,密密麻麻的人骨围在洞口四周,就好似整个洞口是由人骨搭建的一般。

    这…这洞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瞬间,我浑身打了一个冷颤,根本不敢再往下看,就感觉身子被人缓缓往上拉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我被游天鸣跟郭胖子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陈天男的死是我打击太大,还是洞内的人骨吓到我了,刚回到地面,浑身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,嘴唇直打颤,脑袋在这一瞬间变得格外迷糊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游天鸣好似怕我再次跳下去,死死地拽住我手臂,颤音道:“下面是骨洞,由成千上万的人骨组成,最下面埋葬着百年难得一遇的钝棺,一旦活人下去,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钝棺?

    我浑身一抖,好熟悉的名字,就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在这一刻,我感觉看不懂他,他一唢呐匠怎么会懂这么多,就连钝棺也知道,要知道就算是我们八仙,也鲜少有人知道钝棺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,他以什么样的理由劝服陈天男自杀?

    还有就是这场人皮棺到底牵扯到什么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死亡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的谜团像浪涛一般朝我涌来,只觉大脑完全不够用,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游天鸣,冷声道:“天鸣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显然没明白我意思,“我就是我啊,九哥,你不会受刺激变得…。”

    我连连冷笑几声,死死地盯着他,心中有股想弄死他的冲动,也不再理他,就朝郭胖子看了过去,有人说,哀莫大于心死,在那一刻,我感觉我对游天鸣的心死了。

    “天男为什么自杀?”我声音特别轻,轻到我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鸣说,人皮棺应该是有某个保家仙在作怪,而供奉保家仙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杨大龙。”郭胖子此时已经哭成泪人了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冷漠地瞥了瞥一直跪在地面的杨大龙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应该是感受到我眼光了,抬头朝我看了过来,“三弟,俺以前在老家的确供奉过保家仙,可…俺们东北这疙瘩,几乎每家每户都会供奉保家仙啊,俺…俺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啊!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又朝郭胖子看了过去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擦了擦眼泪,开始讲起了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源要从保家仙开始说起,北方的保家仙就跟我们南方的财神爷、土地爷一样,极为普遍,就如杨大龙说的那般,每家每户都会供奉保家仙,分别是清风、烟灵、胡黄、蟐蟒、柳仙,在北方称为五大仙。

    其中的清风、烟灵是指男女鬼魂,胡黄则是狐狸,蟐蟒、柳仙两种多数是指蛇。

    杨大龙当初供奉的清风保家仙,也就是通俗的男鬼,而这男鬼,按照游天鸣的推测来说,十之**是明末清初时,孙可望的鬼魂,说通俗易懂一点,杨大龙当初养鬼了,而杨大龙那时候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后来杨大龙发了家,也不知道是搬家时弄丢了,还是咋回事,一直供奉保家仙陡然就没了,那杨大龙也没找寻过,就这样过了好些年。

    直到杨大龙偶然回老家时,那保家仙莫名其妙的就缠上了,再后来就出现杨大龙先前所说的那种噩梦缠身。

    而游天鸣刚到杨大龙家时,立马就感觉到情况不对,就偷偷摸摸向杨大龙打听了保家仙,当时的杨大龙一直惦记着人皮棺的事,对于保家仙一词,并未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让游天鸣愈发觉得这所谓的人皮棺不同寻常,便找到陈二杯,跟陈二杯商量起保家仙的事,说是这保家仙可能会对我不利,让陈二杯想办法保下我的命。

    陈二杯听信了游天鸣的话,在我们找坟时,便提出要离开三天,他离开的那段时间便是去寻找方法保我。

    至于陈二杯用的什么方法保我,那游天鸣并不知道,不过,在陈天男自杀这件事上,游天鸣是从头至尾一直都知道,甚至可以说,是他一步一步地将陈天男逼上自杀的路,目的只有一个,保我一命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