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8章 人皮棺(62)
    那杨大龙告诉我,说是整件事都是他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起先,我跟游天鸣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从接手人皮棺以后的所有事,全在他的安排当zhong,这其zhong包裹他亲戚惨死,更包括人皮棺挪开一条缝隙,这所有的事情,全是他在背后捣鬼,换而言之,他就是一直躲在背后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有种被至亲之人出卖的感觉,就觉得被人当傻币了,也没说话,倒是游天鸣沉声道:“杨大龙,你这样做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他跪在地面也不起身,抬头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边上深陷的巨洞,声音陡然变得有几分沧桑感,“三弟,俺要是说俺没任何目的你信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一直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在这一刻,我感觉自己的心是冰冷的,冷的彻骨,入行以来,我一直把身边的人当成至亲,从没想过会有人出卖我,更没想过自己的结拜二哥会在背后阴我一招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三弟,俺真的没任何目的,只是…只是…只是近一年时间,俺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个年轻人,二十来岁的样子,没有脑袋,他…他…”

    说着,那杨大龙嚎啕大哭起来,死死地拽住我大腿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啊,有事就说!”我语气有些冲,心里宛如吃了一万只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…每天晚上都会进入俺梦里,这一切都是他在梦里教俺的,他说,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做,俺将来能飞黄腾达,能入朝当官,能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愈来愈小,这让我们心zhong的怒火更甚,特别是游天鸣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,厉声道:“好你个杨大龙,我跟九哥出生入死,到头来不过是你计划zhong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愈说愈气愤,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郭胖子则死死地盯着杨大龙,满眼不可思议,颤音道:“大龙哥,你在跟我们开玩笑对不对,你怎么可能阴我们,这一切怎么可能是你安排好的,对,你为人憨厚,不可能会耍心计,一定是在骗我们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俺没骗你们。”那杨大龙听完郭胖子的话,拼命朝我们磕头,嘴里不停地道歉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游天鸣对视一眼,在他眼神zhong我看到一丝疑惑,估计他跟我一样都在疑惑,杨大龙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坦白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跟我们说实话,这人皮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深呼一口气,朝杨大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从头到尾给我们讲了一次。

    事实就如他刚才说的那般,大概是一年前的样子,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经常进入他梦境,告诉他,某某坟场有口人皮棺,若是不挖出来,他的事业便会就此停滞不前,甚至会招来厄运,轻则家财散尽,重则满门被灭。

    起先,那杨大龙也没怎么在意,毕竟,做梦这种东西,可信可不信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,那杨大龙每天都是重复这个梦。

    这下,他怕了,就回了老家一趟,又去那坟场看了看,就如梦里那年轻人说的,在某个地方的确有个坟场,最为关键的一点,他花重金请了这边最出名的‘弟马’(注:东北这一块有供奉保家仙的说法,而弟马相当于灵体。)到那坟场看了看。

    那‘弟马’告诉他,这坟场应该有人皮棺,让他以后莫来这边的坟场,最好远离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就问那‘弟马’,若是把人皮棺挖出来会怎样。

    那‘弟马’估计也是害怕,就说,人皮棺伤了天合,一般人不能轻易触碰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长埋地下,切莫触碰到某个特定的气场,否则会倒大霉。

    那‘弟马’说完这番话,连红包也没要,撒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这让杨大龙开始相信梦里那年轻人的话,毕竟,那‘弟马’都说了,触碰到某个特定气场会倒霉,那杨大龙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肯定是触碰到那个所谓的气场,不然,那年轻人也不会一而再的入梦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那杨大龙睡觉时,果然再次梦到无头年轻人,那年轻人这次的话变了,开始试图说服杨大龙。

    用杨大龙的话来说,他每天晚上睡觉时的梦境,特别真实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甚至能看清无头年轻人的行为举止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的样子,那杨大龙有些意动,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让我过来帮忙,我那时候正在抚仙湖处理阴棺的事,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见我没过来,又试图请了这边的一些八大金刚,偷偷摸摸挖人皮棺,并没有让他那些亲戚知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,就在挖人皮棺时,那些八大金刚毫无征兆地晕了过来,再后来,那些八大金刚先后出了事,死的死,伤的伤,最离奇的是,其zhong一名八大金刚,喝水时,居然被水给咽死了。

    按说,出了这么大的事,在这小地方肯定闹翻天了。

    可,事实令人大跌眼镜,这事并没有闹出来,死者的家属以为那些八大金刚干了缺德事,这才遭此横祸,再加上每名金刚死亡时间差别较大,并没有联想到这上面。

    他们想不到,并不代表杨大龙想不到,他一看那些八大金刚都死了,对那坟场愈来愈忌惮,根本不敢靠近,特别是每当睡觉的时候,那无头年轻人又会出现在梦境,大致上是跟他说,让他挖出人皮棺,又许诺他多少好处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折磨了杨大龙足足大半年时间,他一直压抑着,压抑着,而他的皮革生意,也是日渐走向低谷,直到前段时间,也就是在衡阳时,他本来是过去谈一笔大业务,结果令他很失望,那老板一口回绝他的业务,令他生意出现大规模亏本,到了现在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来说,现在的生意不敢批量进货,只能依靠卖原先的旧货维持最基本的资金周转,根本没多余的钱进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