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6章 人皮棺(60)
    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我强压心头那股不安感,正准备下去看看那尸体,忽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是陈天男,他说:“九哥,等等我!”

    我扭头朝他看去,就发现他气喘地跑到我边上,说:“九哥,天鸣哥让我过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就问他:“郭胖子呢?”

    “跟天鸣哥去坟场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立马想到先前那股不祥的预感,也不敢让他掺合进来,就让他站在边上替我望风就行了,我则准备一个人下去。

    他好似不太愿意,就说:“九哥,我是过来帮忙,你让我待在边上,不好吧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就随意的扯了几句,大致上是告诉他,这尸体有些特殊,切莫乱来,又告诉他,捣鼓尸体时必须虔诚,否则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听我这么一说,也不好再说什么,点点头,在边上蹲了下去,看那架势是打算替我望风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犹豫,先是伸腿朝石雕像下面探了一下,气温还算可以,便朝下面跳了下去,由于下面有尸体以及头颅骨的缘故,落脚点极小,一个不小心就会踩到尸体上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朝尸体那边瞧了瞧,就发现尸体头颅的位置有个落脚点,但,那位置特别小,估计只能允许一只脚落地。

    要是换作以前,我肯定是找根绳子掉下去,但现在不同,我身体各方面机能都比常人要好一些,就算跳下去,也有可能直接落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鼓足气,瞄准那个位置,终身一跃,正好落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感觉是,这洞内的气温有些燥热,特别闷,第二感觉是,这地方有股很淡的硫磺味。

    待站稳后,我朝上面喊了一句,“天男,丢个电筒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陈天男应了一声,立马用绳子吊了一个手电筒下来。

    接过手电筒,我朝四周照了照,就发现这洞穴从里面看比从外面看要大的多,估计有三四个平方,洞壁是用那种大理石堆砌而成,靠左边的位置,那大理石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案,定晴一看,有点像是饕餮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图像,我心头一沉,这洞内是用来装尸体,在洞壁上雕刻饕餮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收回目光,朝脚下的尸体看了过去,就发现这尸体有股说不出来的奇怪,先是尸体的四肢表面有层很厚的黑疖子,伸手一摸,入手有点咯手,再是寿衣的料子,不像是平常的帆布,隐约能看见一些毛孔,像是由某种毛皮编制而成。

    等等,毛皮。

    难道是人皮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头一懵,若真是这样,死者生前到底是多爱人皮啊,居然会用人皮编织成寿衣,这特么说出去也没人信啊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陈天男在上面喊了一句,“九哥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他,就把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你意思是那下面的空间并不是洞穴,而是类似房间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疑惑地抬头朝他看了过去,这陈天男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感兴趣了?就问他:“天男,你不是只对美女感兴趣么?”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也没回答我问题,就让我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放在心上,就将边上的一些头颅骨挪开,然后蹲了下去,打算仔细看看这尸体。

    我先是将死者身上的寿衣解开,就发现死者身上除了一层寿衣,并无内衣,再是看了看死者左右手,死者左手握的是一把木质的刀具,那道具约摸一个半个指头大,死者右手握的是一张人皮,约摸三个指头大。

    这让我陷入沉思当zhong,按照古时候的风俗,应该是左手握金,右手握银才对,可,这死者握的却是刀具跟人皮,这是何故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实在想不明白,索性也懒得想,就压下心头的疑惑,朝掰了掰死者左手,想把那刀具取出来,也不知道咋回事,愣是掰不开,我又试了试右手,结果跟先前一样,根本掰不开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我暗骂一句,只好放弃这个念头,将重心放到死者的尸体上,毕竟,这尸体才是重zhong之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也不知道是眼花了,还是咋回事,死者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,旋即,那刀具从手掌zhong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头皮一麻,猛地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那刀具真的滑落出来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另一之手的人皮也滑落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愈发肯定尸体动了,要知道我刚才用了很大的劲道都没能掰开死者的手掌,而现在那些东西居然自动滑落出来,要说死者没动,打死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就朝死者的手臂摸了过去,入手的感觉跟先前一样,有点咯手,用力一掰,立马感觉到死者的手臂有些刺手,定晴一看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只见,一块绣花针大的黑色东西刺入我皮肤,生疼的很,我立马缩回手。

    随着我这一缩手,一大块黑色的东西从死者手臂上掀开了,露出一大片肌肤,没错,就是肌肤,看上去光滑如玉,甚至可以说,死者手臂上的肌肤,比我手臂上的肌肤还要白嫩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让我整个人都懵了,大脑一片空白,这…这…这什么情况,死者埋入地下这么长时间,要说尸体呈现这种黑不拉几的样子,我勉强能接受,毕竟,一些好的棺材能起到保护尸身的作用,就如木乃伊,都是通过特殊的手段保存下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,像这种白嫩的皮肤,我压根从未听过,不对,应该说史上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…这特么是幻觉,对,肯定是幻觉,一具埋入地下几百年的尸体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嫩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当下,我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死者手臂露出来的肌肤,的确是嫩白嫩白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