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5章 人皮棺(59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火了,玛德,都什么时候了,这死胖子还开玩笑,就说:“死胖子,皮痒了是不?”

    “九…哥,没骗你,真的!”那郭胖子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当时站的位置正好背对着棺材,那游天鸣、陈天男跟我一样,也是背对着棺材。

    听着郭胖子的话,我强压心zhong的怒火,缓缓扭过头,就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棺材内忽然伸出一双手,直挺挺地指着天空,渐渐地,那尸体逐渐坐立起来,紧接着,整具尸体陡然站起身,宛如活人一般,纵身一跃,猛地朝右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脑子是懵的,浑身的鸡皮疙瘩,在这一瞬间全部冒了出来,只觉这一切是幻觉。

    幻觉,对,肯定是幻觉,埋了这么久的尸体,怎么可能行动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那尸体没有脑袋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这尸体绝对不会跑。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那尸体真的跑了。

    我草,我大骂一句,脑子只有想法,倘若这尸体会跑,只有一个可能,那便是由蛊虫支配尸身,可,一般蛊虫在棺材内也活不了这么长时间啊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猛地喊了一声,“追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撒腿就朝那尸体追了过去,游天鸣他们经过短暂的愣神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待我跑到好几米开外的地方,身后传来一阵惊恐的吼叫声,扭头一看,是那些吹唢呐的人,捣鼓老半天,他们这会功夫才回过神来,我也没理会他们的反应,鼓足气朝尸体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当时跑步的速度有多快,就知道耳边有呼呼作响的风声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尸体的速度比我更快,几个跃身已经在我眼皮底下消失。

    玛德,我停下脚步,暗骂几句,这特么什么情况,尸体怎么会跑,为什么要跑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个疑惑朝我袭来,只觉这事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大概愣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游天鸣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,喘气道:“九…九哥,尸体呢?”

    我朝前边指了过去,“看尸体消失的方向应该是去石雕像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沉声道:“如果真跑那边去了,恐怕这事会变得棘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还没挖坟之前,我就感觉那坟场与石雕像有着某种联系,现在看来,这zhong间果真有着联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沉声道:“九哥,我感觉这事恐怕与雕像主人孙可望有关,甚至可能会扯出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九哥,你想象一下,杨大龙祖上不过是屠夫,哪有钱用人皮棺,除非他祖上还有另一层身份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联想到他说的剥皮小队,没挖坟之前,他说,那孙可望有一支剥皮小队,而杨大龙祖上极有可能是剥皮小队的其zhong一人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也就意味着,杨大龙祖上剥了不少人皮。

    这样以来,整件事就变得有了一些眉目,杨大龙之所以会死那么多亲戚,可能是有人前来复仇,要说这是单纯的灵异事件,我绝对不相信,说白了,我怀疑这一切都是人为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游天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“九哥,我跟你猜测一样,这一切的一切很有可能是人为,我甚至怀疑刚才那尸体并不是尸体,而是由人伪装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”我惊呼一声,“从挖坟到开棺,我一直守在边上,不可能有人混进棺材。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九哥,你忘了昨天夜里么,那人皮棺莫名其妙的挪开一道口子,以我看来,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,有人混进人皮棺,也正是考虑这些,我才会领着郭胖子跟陈天男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分析,我愈发觉得这背后有一双手在操控这一切,就说:“天鸣,你感觉这一切是因为杨大龙祖上得罪人,才引发这一切的,还是那孙可望的后人前来复仇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正准备说话,陈天男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,紧接着,郭胖子也跑了过来,或许是跑得快的缘故,那郭胖子大汗淋漓,呼吸的声音特别粗,就像杀猪那种声音,他说:“九…九…哥,以后跑步这种活,千万别叫上胖爷,可把胖爷给…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也没理他,就朝游天鸣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望着他,低声道:“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还不清楚,咱们眼下的唯一办法是找着那尸体,一切谜团,都在那尸体上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让郭胖子跟陈天男休息一下,我跟游天鸣则朝石雕像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一直在考虑游天鸣的话,他说那尸体是人伪装的,我感觉有点不太可能,直觉告诉我,那应该不是人伪装的,毕竟,尸体能伪装,那股气味绝对伪装不了,更为重要的是,谁闲的无聊装尸体?

    倘若真有人伪装成尸体,总有目的吧?

    难道是借尸体引我们过去石雕像那边?

    不可能,就算没有尸体指引,只要处理完人皮棺,我们绝对会去石雕像那边,完全没必要牵引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我感觉刚才的尸体应该是尸体,绝对不是由人伪装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。

    大概跑了几分钟的时间,我们俩人来到雕像处,低头一看,雕像四周有脚步印,要是没猜错,那尸体应该是跑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快看!”那游天鸣拉了我一下,伸手朝雕像下方的小洞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,那尸体静静地躺在下面,边上是十一个头颅骨以及十一张人皮,诡异的是,那尸体边上围着一群拳头大的老鼠,那老鼠浑身通黑,宛如被人泼了一层红油漆一般,在微光的照射下,那老鼠身上隐约有些反光。

    “玛德,怎么会跑出来这么多红老鼠!”我暗骂一句,捞起一块石头就朝那些老鼠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些老鼠好似没看到石头一般,伫立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游天鸣说了一句,“天鸣,你在上面接应我,我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完,我量了量洞口的位置,刚好够我下去,就准备跳下去。

    陡然,手机响了起来,我掏出来一看,是杨大龙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摁了一下通话键,一道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死了,死了,他们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二哥,到底怎么了,谁死了啊!”

    不待那杨大龙说话,一道尖锐的恐慌声传了过来,紧接着,手机里传来一道忙音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立马拨通杨大龙的电话,失望的是,一连打了七八个电话,愣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对游天鸣说,“天鸣,你去坟场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他微微一怔,“这边你一个人搞得定不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应该能搞定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去了,九哥,记住一点,别把一些规矩看的太重,活着才是最重要!”那游天鸣丢下这话,径直朝坟场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约有股不安感,总觉得好似有啥大事要降临一般,特别是他那句,死了,都死了,令我整颗心都悬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