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3章 人皮棺(57)
    “哦?”那刘wen选一愣,诧异道:“小九,你还有办法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办法倒是有,只是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胆量?”

    他哈哈一笑,“小九,不是俺们吹牛,就俺们北方的八大金刚,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,你说,需要俺们干吗?”

    “强行开棺!”我慢吞吞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说完,我瞥了他们一眼,想通过他们脸色来判断心zhong的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刘wen选面色一变,干笑两声,就朝他边上那些八大金刚看了过去,然后开始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刘wen选走到边上,大手一挥,“开就开,俺们八大金刚有啥好怕的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声音打颤,我也没点破,就让他们准备几分钟,我则趁这个功夫找了一根铁楸过来,就准备强行开棺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说强行开棺,是考虑两点,一是这人皮棺在地下埋了有些年头,就算拿来火龙纯阳剑,挥舞纯阳剑法前面几式估计没啥用,必须要用到第九式以后的剑法。

    而纯阳剑法自第九式开始,并不是单纯的挥舞,需要布置法坛,再配合阴阳五行以及人体的动静二态,整个第九式剑法下来,我估计整个人都会虚弱,根本没能力保护火龙纯阳剑。

    二是,此时正值正午时分,阳气极重,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就算强行开棺,估计出不了啥大事。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这两点,我才会提议强行开棺。

    待所有东西准备妥当后,那刘wen选领着人站在我身后,我则拿着铁楸站在棺材前头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朝刘wen选问了一句,“刘老哥,你确定你们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俺们八大金刚绝非怕死之人。”他拍了拍胸脯,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问下去,举起铁楸就朝人皮棺的前头敲了下去,由于是第一下,我使的力度不是特别大,只听到哐当一声,铁楸猛地弹了回来,震得我手臂有些酸痛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皱了皱眉头,朝人皮棺吐了一口唾液,大骂道:“你个老不死的,我们好心替你换棺材,这是好事,你吖活腻歪了是不,再这样,老子懒得搭理了,直接一把大火烧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刘wen选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,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刘wen选说,“小九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朝他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别说话,我则学着刘寡妇的样子,一手插在腰间,一手举着铁楸直指人皮棺,大骂道:“老子跟你说,只试最后一次,若是再开不了棺材,老子绝对不再理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杨大龙喊了一声,“二哥,准备火把烧棺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怕杨大龙接话打乱我的计划,立马举起手zhong的铁楸照着棺材头就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次,异常的顺利,铁楸顺利的砸在棺材盖上,并没有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只听见一道闷沉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,垫在人皮棺下面的两条长木凳直愣愣陷入泥土之zhong,足有一截指头那么深。

    旋即,一股奇怪的气味充斥着整个坟场,令我们所有人感觉到脑袋昏沉昏沉的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刚才那一下,应该是彻底散了煞气,这倒不是铁楸有多厉害,而是死者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说白了,就是我刚才骂的那番话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无论是人还是死者,都有那么一种人,敬酒不吃,非得吃罚酒。

    那刘wen选显然也是看出这点,看着我说:“小九,你这招倒也新奇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,也没说话,抬手重重地敲了敲有些昏沉脑袋,然后举起铁楸朝人皮棺的棺材梆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的效果,没刚才那么明显,但垫在人皮棺下面的长木凳还是陷进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人皮棺的左、右、前、后、上、下以及正zhong间的位置分别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那人皮棺看上去有几分奇怪的感觉,总觉得下一秒就会彻底散架一般。

    那刘wen选让我别砸了,说是人皮棺散了架,镶在棺材内层的人皮会出现破裂,就相当于亵渎死者了。(注:这个死者是指人皮的主人。)

    我跟他解释一句,就告诉他人皮棺绝对不会这样散架,毕竟,这人皮棺的做工称得上鬼斧神工,若是砸几下就散了架,这棺材也保存不这么久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又砸了几下。

    结果跟我猜测的一模一样,人皮棺并没有散架,反倒是垫在人皮棺下面的长木凳有散架的趋向了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情况,我也没再继续砸下去,放下铁楸,然后捞起木杖朝人皮棺走了过去,举起木杖猛地插进棺材前头,用力一撬,棺材盖露出一条二指宽的缝隙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,我立马对刘wen选说,“快,用东西衬起棺材。”

    那刘wen选不愧是干了十几年的金刚,立马从地面捞起红木块塞在那缝隙里面,紧接着,一块接着一块红木塞在棺材梆的位置。

    待他们塞好以后,我深呼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心态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大概呼了好几口气,总算平静下来,我朝杨大龙喊了一句,“二哥,要开棺了,千万别回头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此,我重呼一口气,举起木杖再次朝棺材前头插了进去,然后双臂摁住木杖的一头,使尽浑身力气猛地往下压。

    只听到哐的一声,棺材盖被缓缓掀开,渐渐地,那缝隙越来越大,由二指宽变成拳头宽,然后是脸盆宽。

    “快,扳住棺材盖,别让它掉下来!”我朝一边发愣的刘wen选喊了一声,要知道开棺最忌讳棺材盖合上,一旦合上就意味着凶兆。

    那刘wen选回过神来,立马朝边上的八大金刚喊了一声,“大家加把劲把棺材盖挪开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八大金刚连忙凑了过去,一个个死死地拽住棺材盖,也不知道是他们害怕,还是那棺材盖特别重,就在拽住棺材盖的一瞬间,他们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手臂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情况,我也不敢大意,对着人皮棺又骂了起来,“老不死的,再作怪,莫怪老子抓几条蛇跟老鼠丢进棺材,让你跟它们一起过生活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腾出一只手朝棺材盖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棺材盖好似活了一般,猛地抖了几下,朝我脑袋上砸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