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2章 人皮棺(56)
    随着这一木杖下去,陡然,那人皮棺猛地抖了起来,吓得那些八大金刚立马朝后退了好几步,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盯着人皮棺。

    那刘wen选颤音道:“陈…九,这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,按道理来说,该做的仪式全部做完了,就连所谓的行礼,也依照刘wen选的要求做了,人皮棺的煞气应该散的差不多了才对。

    可,眼下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试探性地举起木杖朝人皮棺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木杖碰到人皮棺,那人皮棺再次抖了起来,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了,就觉得这人皮棺简直就是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刘wen选看了过去,问道:“老刘哥,依你之见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想听听他的意见,毕竟,这是他的地盘,必须问下他,否则容易招人话柄,说白了,我是故意以他为主。

    那刘wen选听我这么一问,原本紧皱的眉头,一瞬间就舒展开了,“以俺之见,应该还是煞气还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我边上,拍了我肩膀一下,语重深长道:“小九,你是抬棺匠,应该懂棺材这里面的门道,大凡煞气重的棺材,一旦碰到外力,棺材本身会排斥一切外力,为今之计,恐怕还是需要散掉人皮棺的煞气,否则,这人皮棺恐怕难开啊!”

    我一听,他说的这些我还真不懂,估计是我遇到棺材没他那么多吧,就说:“该做的都做了,还有什么散煞的办法?”

    他一笑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“要是俺消息没错的话,你现在是八仙宫宫主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疑惑地看着他,我是八仙宫宫主的身份唯有湖北那一票八仙知道,他是怎么知道的,就问他:“刘老哥,你怎么知道这层身份?”

    他也没隐瞒,直白地说:“就在前段时间,王木阳散了一个消息出来,是关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王木阳散发我的消息?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当下,我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是这样的,王木阳说,你是俺们八大金刚的朋友,让俺们莫为难你,又提了一下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解惑了,先前还在纳闷,在大连这边待了这么久,咋没八大金刚来找我们麻烦,捣鼓老半天是王木阳放出消息了。

    等等,王木阳向我示好?

    这情况似乎不对劲啊,若说因为道虚的原因,我们俩暂时合作,但,如今我在他的地盘捣鼓棺材,他应该会站出来为难我才对,毕竟,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,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王木阳不但没为难我,反倒让他的人别招惹我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那所谓的玄学协会选举在即,王木阳之所以让他们的人别招惹我,应该是想全心对付即将到来的大选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我在这边捣鼓棺材,才会没人找麻烦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心头舒出一口气,只要王木阳他们不来找麻烦,这事就算顺利一半了。

    毕竟,有些时候,人比所谓人皮棺更恐怖。

    对此,我是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刘wen选嗯了一声,立马问他:“你提到八仙宫,与这人皮棺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俺听人说,八仙宫宫主有一样宝物,名为火龙纯阳剑,这玩意可是散煞的圣器啊,俺相信小九兄弟掏出火龙纯阳剑,舞上一段纯阳剑法,这小小人皮棺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一怔,也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他:“你是怎么知道纯阳剑法的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因为纯阳剑法是我们八仙的镇门剑法,说白点,就连我们八仙大多数都不知道这么一种剑法,倒是火龙纯阳剑听人提起过,但是,这纯阳剑法除了八仙宫一些高层,鲜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可,这刘wen选不过是北方八大金刚的一名小喽喽,连他都知道纯阳剑法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莫不成我们八仙在他们眼里没有任何秘密可言?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问,嘿嘿一笑,“小九,火龙纯阳剑不单单是你们八仙宫的镇门剑法,也是我们这些八大金刚的镇门剑法,只是你们八仙占了吕祖(吕洞宾)的光,这火龙纯阳剑以及纯阳剑法都在你们八仙宫,而俺们八大金刚以前不过是零散的小喽喽,根本入不了你们八仙的眼,直到王木阳的出现,这才扭转这一局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关切道:“小九,俺们论私交,俺给你提个醒,俺们的头头一直惦记着你的火龙纯阳剑跟纯阳剑法,你可要妥善保管,一旦被弄走了,你们八仙可就名存实亡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冷汗直冒,王木阳在打火龙纯阳剑的主意?

    转念一想,也对,这火龙纯阳剑是宝贝,别说王木阳,恐怕就算我知道这么一个好东西,也会想办法弄过来,一来这东西有利于丧事跟棺材,二来这玩意属于抬棺匠的一种宝物,作为抬棺匠,谁不想要?

    当下,我朝他说了一句谢谢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小九,客气话也别说了,要是火龙纯阳剑带在身上,现在拿出来舞上一段纯阳剑法,便可以开棺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火龙纯阳剑的确带过来了,但是,他刚才也说了,王木阳在打它注意,要是拿出来,会不会被抢了去,还有一点就是,我不太相信这刘wen选,怕他给我下套,万一他故意向我示好,然后趁机夺取火龙纯阳剑,我特么找谁诉苦啊!

    要知道老祖宗曾说过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很。

    说现实点,我现在空有火龙纯阳剑这样的宝物,却不敢用,主要是我们这边的势力太弱了,这就好比,小孩拿着金项链逛大街,一个不小心连人带项链都丢了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笑了笑说,“都啥社会了,谁还会随身带着宝剑走啊!”

    那刘wen选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嘀咕道:“要是没火龙纯阳剑这样的宝物,这人皮棺的煞气恐怕难以散尽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!”我陡然想起一个办法,便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