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0章 人皮棺(54)
    要说时间这东西,也是奇怪的很,欢快时,那时间唰唰的就过了,等待时,却是难熬万分。

    在这种煎熬zhong,过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宛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陡然,那杨大龙冲我喊了一声,“三弟,十二点整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立马将手zhong的菜刀猛地朝人皮棺上拍了一下,哐当一声。

    待声音落地,我拉长嗓门喊道:“葬在荣华池,长居富贵门,灵魂归佛字,千古德犹存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拿菜刀又朝人皮棺拍了六下,加上之前那一下一共拍了七下。

    这拍七下,用八仙的话来说,就是拍七,同音排挤,寓意着阳间不欢迎死者,让死者在阴间好好待着,莫出来作怪害人。

    而一般开棺,只会拍一下,其意是,拍掉棺材的煞气。

    可,眼下这人皮棺不同于一般棺材,所以,我拍了七下。

    那八大金刚好似看出我用意,一双双眼睛盯着我,也不说话,倒是领头那人,看向我的眼神,有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我不知他在期待什么,也没时间去考虑他的想法,立马将手zhong的公鸡举起,在人皮棺的头部往左边转三圈,然后是往右边转三圈,最后用菜刀在鸡脖子上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菜刀太钝了,还是咋回事,一刀下去,那鸡公愣是不出血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声,先前一直担心开棺会出意外,没想到此时真的出意外了,我扭头朝杨大龙看去,就看到他嘴巴直哆嗦,估计是看出情况不对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狠,照这情况看下去,这人皮棺即便在外面凉了一晚上,煞气依旧重的很,也顾不上那么多,再次用力拉了几下,结果跟先前一样,愣是不出血,最为怪异的是,那鸡公在我手里,就好似被什么东西迷惑一般,既不扑腾翅膀,也不鸣声。

    这一幕吓得那些人脸色惨白,愣是没一个人敢开声,一个个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三弟,这…这…”那杨大龙走到我边上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不好回答,就让他找一块柳木砧板过来,他问我找砧板干吗,我说,杀鸡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二话没说,立马转身朝村内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他手里提着一块柳木砧板过来。

    我从他手里接过柳木砧板,围着棺材转了三圈,一边转着,嘴里一边说着好话。

    待三圈下来,我将柳木砧板放在棺材前头,最后将鸡公摁在砧板上,举着菜刀,照着鸡公的鸡头就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只听到砰的一声,鸡头立马跟鸡身分了家。

    霎时,鸡血噗哧一声,飙了出来,淋了我一身鸡血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砍鸡头,是因为这坟场的尸身全部没有脑袋,说白了,都是一些无头尸,我琢磨着无头尸应该对应无头鸡,唯有这样才符合这坟场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二哥,拿碗!”我也顾不上身上的鸡血,朝杨大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也是个角色,在面对这种情况时,愣是没害怕,拿起碗就朝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碗,足足装了满满的一碗鸡血,那鸡血隐约有些热气冒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平常的规矩,这鸡血应该第一时间敬天、敬地,最后敬死者,考虑到人皮棺煞气实在太重,我根本不敢按照寻常的路子来,端起鸡血,朝东方作了三个揖,然后撒了一些鸡血,再朝西方作三个揖,撒一些鸡血。

    最后的敬死者,我没做,而是端起鸡血泯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三…弟,你这是干吗呢?”那杨大龙一见我喝鸡血,嘴里直哆嗦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鸡血阳气重,我怕等会开棺的煞气会冲到我们,最好每人都泯一口鸡血,免得到时候zhong了煞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把鸡血朝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一愣,估计是害怕了,愣是不敢接,整个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就在杨大龙愣神这会功夫,那领头的八大金刚走了过来,从我手zhong拿过鸡血碗,猛地喝了一口,就说:“陈九,俺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诧异地看了看那人,按照我最初的想法,我们八仙跟八大金刚不对头,说不上见面分外眼红,但至少会找我一点痛快的事,没想到的是,这人居然会是第一个喝鸡血。

    我感激的朝他说了几句,大致上是说他识大体,懂轻重。

    他一笑,就说:“俺刘wen选别的本事没有,这眼力见还是有得,俺相信你不会害俺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刘wen选又将鸡血朝另外一些八大金刚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那些八大金刚喝完鸡血后,大概只剩不到三分之二的鸡血,我对杨大龙说,“二哥,我…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那杨大龙端过鸡血碗泯了一口,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,就问我:“三弟,俺家那些亲戚要喝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最好都喝一些,对了,等会开棺时,让他们切莫回头看!切记!”

    很快,那杨大龙端着鸡血碗就朝他家那些亲戚走了过去,而跟八大金刚则守在人皮棺边上,由于刚才喝鸡血的缘故,我跟那刘wen选也没了先前那么拘束了,偶尔会开口说几句话,都是一些关于人皮棺的事。

    他问我:“陈九,开了人皮棺以后,这棺材打算处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烧了吧!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“烧了不太不好吧,毕竟,这人皮棺内层肯定是镶了一些人皮,若是直接烧了,会不会影响到坟场的风水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一般人皮棺所用的人皮,多数是从别的死者身上剥下来的,说白了,看似烧人皮棺,实则是在烧另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旦牵扯到尸体,这烧棺材肯定需要一番仪式。

    当下,我支吾一句,“依你之见,应该怎么弄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自然要举办一些仪式,最后再将人皮棺葬入墓穴,立一块无字碑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就纳闷了,要是没记错,这边都是以火葬为主,而听这刘wen选的意思,好似比较看重入土为安,就问他:“你不怕某些人看你不顺眼?”

    我这话是暗指王木阳,毕竟,王木阳是北方这边的掌舵人,一般大小丧事都会有他的耳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