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9章 人皮棺(53)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大意,先安慰他们一番,然后又告诉他们,zhong午十二点开人皮棺,让他们准备一口新棺材到坟场这边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后人尸体被挖的原因,他们的兴致不是很高,随意的嗯了一声,抱着尸体在那痛哭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给杨大龙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赶紧过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二话没说,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当杨大龙来到坟场时,时间是早上八点。

    一见他,我立马跟他说了一下开棺所需的东西,又告诉他有哪些忌讳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实在忍不住心头的疑惑,就问杨大龙,“二哥,郭胖子他们走了吧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都走了!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游天鸣跟他们说啥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天鸣跟他们俩说话时,把俺支开了,俺没听着,不过,三弟,这事要是真邪乎,你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“赶紧去准备吧!记住,新棺材要用柳树,至于你亲戚那些后人的尸体,按照我的意思是,先用凉席裹着放在坟场边上,待处理完人皮棺后,再下葬,不然,我担心人皮棺会发生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他那些亲戚看了过去,心里苦涩的很,只觉这人皮棺背后应该隐藏着什么,否则,绝对不会闹出这么多事,我甚至怀疑,杨大龙一大家人应该是被某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又朝杨大龙说了一句,“二哥,若是可以的话,准备齐东西后,我想让你所有亲戚聚在一起,我有些问题想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这些尸体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你意思是有人在暗zhong捣乱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二哥,你试想一下,从接手人皮棺以来,先是你的那些亲戚莫名其妙的剥皮,后是莫名其妙滚过来一颗圆石,再后来又发现一座雕像,而雕像下面正好是十一个头颅骨,十一张人皮,而现在你那些亲戚的尸体又被人偷挖到坟场,偏偏又是全部被砍掉脑袋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又朝他那些亲戚看了看,低声道:“三弟,你有没有怀疑的人选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不打算隐瞒他,就拉他到一边,低声道:“二哥,我也不隐你,你那十一个亲戚的死,二杯动过手脚,但是,我可以向你保证,他们的死,绝对不是二杯直接造成的,这zhong间应该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阴谋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声音有些不自然,就说:“你意思是俺们家的亲戚之所以会惨死,与二杯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立马摇了摇头,“有关系,但绝对不是二杯造成他们的死,二哥,你跟二杯认识也有段时间,你看他像那种心狠手辣之人么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出于对陈二杯的相信,至于二杯说的,为了让我活下去,别说弄死十一个人,就算弄死所有人也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他这话有些夸大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夸大不是说陈二杯说假话了,而是陈二杯在隐瞒着什么,应该是怕我去触碰那东西,他故意把这十一人的死扯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愈发肯定心zhong的想法。

    等等,如果说陈二杯在隐瞒什么,也就是说,他应该知道这人皮棺的一些秘密,否则,他决计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顿时,我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,这一切的一切牵扯的太广,甚至让人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整口人皮棺的背后绝对有人在暗zhong操控这一切。

    我这边正在考虑陈二杯的事,而杨大龙则一直盯着我看,眼神怪怪的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时间,他轻声哦了一句,“三弟,俺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松出一口气,就说:“二哥,相信我,绝对会还你亲戚一个公道,倘若那些人的死真是二杯导致的,我给他们抵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转身朝人皮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步,我停下脚步,朝杨大龙看了过去,本来还想招呼几句,但是想到他一下子可能接受不了这事,也没再说话,径直走到棺材边上。

    而杨大龙则叹了一口气,朝村内走了过去,想必是准备东西,毕竟,正午十二点就要开棺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选择12点开棺,原因很简单,人皮棺煞气重,而正午十二点是一天当zhong阳气最盛的时刻,我是打算借用这个时机压制人皮棺的煞气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在棺材边上一直守着,杨大龙那些亲戚则先后从悲伤zhong走出来,将那些尸体用凉席裹好放在坟场边上。

    大概是zhong午十一点的样子,所有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热闹一下气氛,杨大龙请了当地一些唢呐队,又请了八名八大金刚过来抬棺。

    所以,整个场面看上去还算热闹!

    “三弟,你说的柳木棺材没有,只有柏木棺材,你看行么?”待所有人到齐后,杨大龙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想,柳木棺材跟柏木棺材倒没啥差别,就说:“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八大金刚走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为首那人缓缓开口道:“你就是陈九?”

    我抬头瞥了那人一眼,五十来岁的年龄,国字脸,身材偏瘦,整个人给一种憨厚感,就说:“老先生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他一笑,也不说话,他边上一名四十来岁的zhong年男子好似想说啥,不过,被那人瞪了一眼,也不说话,眼睛一直定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,这是我第一次与北方的八大金刚办事,很多礼俗不同,一些抬棺材的方式也不同,好在我这次只负责开棺,倒没啥冲突,那八大金刚或许也是看zhong这点,这才没跟我翻脸。

    在漫长的等待zhong度过接近一小时,眼瞧就要到12点了,我让杨大龙在人皮棺上方架了一个帐篷,后是让八大金刚围在棺材边上,最后让杨大龙那些亲戚转过身后,我则一手持菜刀,一手提鸡公站在棺材前头,只待12点的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