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7章 人皮棺(51)
    随着郭胖子这话一出,我们所有人脸色都变了,几双眼睛直刷刷地朝棺材那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是晚上,我们只能模糊地看到棺材伫在那,好似没啥动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拿过手电筒,朝棺材那边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照,我有些懵了,就发现盖在棺材上的羽纱好似凸起了不少,隐约能看到棺材盖好似挪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情况,那郭胖子唰的一下就躲到我身后,至于陈天男跟杨大龙,他们俩人则躲在游天鸣身后,陈天男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,不会有僵尸吧!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低声道:“天鸣,我们俩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嗯了一声,捞过手电筒,就朝前面走了过去,我立马跟了上去,郭胖子他们三人躲在后面,也不敢上前,而那股声音愈来愈强,一下一下的紧扣心弦。

    我们当时离棺材大概五十米的样子,那游天鸣走在我前头,好似也有些害怕,脚下不由慢了几分,跟我并排走,低声道:“九哥,这个时候棺材发出声音可不是什么好兆头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的确是这样,毕竟,我们所有人对人皮棺都比较忌惮,就说:“等会你站我后面,要是有啥,你立马跑,别管我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体力异于常人,就算真遇到危险,我能第一时间跑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来到棺材前,掀开羽纱朝棺材照了照,淡黄的光点照在红棺材上,折射出异常璀璨的光,显得格外刺眼,奇怪的是,就在我们掀开羽纱的一瞬间,先前那股声音立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大意,就让游天鸣拿着手电筒照着棺材,我则蹲了下来,抬手摸了摸棺材,入手的第一感觉是阴冷,像是摸在冰块上,紧接着,一股刺骨的寒意传遍全身,令我整个人懵在那。

    “好冷的棺材!”我嘀咕一句,白天的时候,我摸过这棺材,跟普通棺材没啥差别,而现在这棺材的温度,着实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游天鸣忽然叫了我一声,“先前那声音好似是棺材前头发出来的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前头走了过去,低头一看,就发现棺材前头的位置,挪开一条细缝,隐约有股很奇怪的气味,像是农药的气味,这让我好奇心大起。

    白天挖出棺材时,我检查过棺材,密封的很好,并没有什么细缝,也没有什么气味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细缝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游天鸣凑了过来,举着手电筒就朝细缝照了过去,我顺着那光线一看,脚下不由朝后退了几步,双眼不可思议地盯着那棺材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指着那棺材,颤音道:“有…有…有人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深呼几口气,强压心zhong的害怕,再次朝里面看了过去,这里面躺着一个人,严格来说是一个剥了皮的人,那人没有头颅。

    我把看到的这一切跟游天鸣一说,他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“九…哥,我们跑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指着那棺材,“听师傅说,一部分人死后,由于生前怨气重,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处理方式,会导致尸身不腐烂,宛如活人一般,一旦遇到尸体,必有大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烟,点燃,深吸几口,继续道:“这棺材有些年头了,按照正常尸身来说,尸身早就腐烂了,可…可现在,尸身居然还健在,这…这…这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立马插话道:“你意思是这尸身成精了?”

    他死劲晃了晃脑袋,“不是,而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,按照师傅的意思,遇到这种尸身,最好避而远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游天鸣是唢呐匠,应该鲜少接触这类尸体才对,他师傅怎么会跟他说这样的话,这不符合逻辑啊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看出我意思,就说:“九哥,自从决定跟你后,师傅曾找我聊过一次,说是你会遇到一具不腐烂的尸身,那一次会死好多人,甚至会死一个与你亲近之人,有可能是我,也可能是胖子,还有可能是陈天男跟杨大龙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一直盯着我,嘴唇发乌。

    对于他师傅的话,我以前怀疑过,但,自从上次的事后,我对他师傅的话可以说是言听计从,主要是他师傅所卜算出来的事,太准确了,根本就没出过错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害怕了,从接受这人皮棺以来,怪事不断,我一直担心我身边的人会出事,现在听游天鸣这么一说,我心里直打鼓,甚至想过放弃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九哥,要不…我们跑吧,万一真应验了,我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我罢了罢手,脑子乱糟糟的,若说跑!感觉对不起抬棺匠这个行业,更对不起杨大龙,若说不跑,游天鸣师傅已经说过了,这次会死我身边的亲近之人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我心zhong有了选择,就说:“天鸣,你带着郭胖子等人先走,我留下来一个人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游天鸣直接拒绝我的提议,“现在棺材已经出现异像了,留下来只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“天鸣,还记得我们的行业规矩么,倘若我走了,这棺材怎么办?主家他们怎么办?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?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知道你把行业规矩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,可…可…可眼下是必死之局,留下来只是白白送死。”他面色一紧,一把拉住我就准备跑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叹气道:“别说了,你带着郭胖子他们走,我一个人来办这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郭胖子他们喊了一声,“郭胖子,把天鸣拉走!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一听我的话,立马跑了过来,我怕他看到棺材的缝隙,就用身子抗住那缝隙,然后说:“把天鸣带走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游天鸣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别告诉郭胖子他们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显然不想走,支吾了好长一会儿,最后一咬牙,也不说话,就跟郭胖子朝坟场边上走了过去,令我郁闷的是,他们站在坟场边上,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我一狠心,眼下这种情况,必须将他们赶走,否则,一旦游天鸣师傅的话应验,我就算是死,也补偿不了他们的命,就冲游天鸣喊了一声,“天鸣,别忘了初心!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一听我的话,应该是明白我意思了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郭胖子他们的,一行四人就朝回村的路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深呼一口气,心里感觉怪怪的,有股说不出来凄凉感,就提着电筒朝棺材那边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照,我懵了,彻底懵了,全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全部冒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