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05.第1096章 人皮棺(50)
    

    ”” 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听我这么一问,疑惑地看着我:“三弟,你问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以这棺材的价值,你祖恐怕…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立马明白过来,说了一句他也不知道,便朝他那些亲戚走了过去,大致问了几个长辈,发现他沉着脸朝我走了过来,“三弟,俺祖的身份很平凡,是…是…是屠夫!”

    屠夫?

    我一愣,以屠夫的身份应该葬不起这样的棺材,打个不恰当的方,这好乞丐死后埋入好的金丝楠木棺材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 ://5 ..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是啊,俺家长辈说,俺们家都是贫农来的,没出过大富大贵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纳闷了,贫农睡人皮棺?先不说那人皮,单纯那阴沉木的棺材,一般贫农绝对睡不起,说句不好听的话,即便拿一生的积蓄,也不见得买得起这样的棺材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了,朝郭胖子跟游天鸣看了过去,他俩也是疑惑的很。

    顿时,场面陷入寂静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见我没说话,缓缓开口道:“三弟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,朝郭胖子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挖坟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会意过来,举起锄头照着坟头开始挖了起来,我则在坟头瞥了几眼,带着满腹疑惑跟着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挖坟异常顺利,大概是下午四点的样子,棺材的样子显了出来,令我疑惑的是,这棺材特大,浑身通红,除了面有些泥土,整副棺材看去宛如刚葬下去没多久一般,特别新。

    一看到棺材,我深呼几口气,也不顾心的疑惑,扯开嗓门朝杨大龙他们吼了一嗓门,“显棺,挺锄,孝子孝顺起身谢恩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杨大龙跟他的那些亲戚立马站起身,由杨大龙掏出两个红包,给我和郭胖子一人发了一个红包以及一包华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这是习俗,接过红包跟烟朝杨大龙说了几句祝福的好话,又烧了一些黄纸、清香在坟头,最后掐指算了算时辰,依照人皮棺的属性来说,必须要在外面露一夜,说白点,是人皮棺煞气重,不能立马开棺,必须晾一晚,让棺材内的煞气散出一些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跟杨大龙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立马同意下来,说是这次的事,全由我说了算。

    对此,我还算满意吧!毕竟,我们八仙最怕的是主家跟我们意见不合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收拾一番,将棺材从坟里弄了出来,搬了两条长木凳,再将棺材放在面,然后找来一块羽纱盖在棺材,最后将另外十口坟头的人骨,放在棺材两旁,又安排两人守着这些东西过夜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一听要守着棺材跟人骨过夜,杨大龙那些亲戚愣是没一个人愿意,无奈之下,最后只好由我、郭胖子、陈天男以及游天鸣四人继续守夜。

    当然,本身这守夜是主家的事,现在让我们八仙来守,这红包肯定少不了,我很直白的跟杨大龙说要一些红包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也好说话,二话没说,立马给我们四人一人掏了一千块红包,又让他那些亲戚给我们备了一桌好酒菜送到坟场。

    当我们吃完饭后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我们四人守在坟头,由于这几天一直绷紧神经挖坟头,好不容易轻松下来,我们几人便坐在坟场边聊天,都是一些平日里遇到的趣事。

    大概是八点多的样子,那杨大龙打着手电筒过来了,说是陪我们一起守夜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说法,我自然没拒绝,毕竟,这挖坟也算是大事,有后人在场最为妥当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们五人在坟场边守夜。

    起先,这守夜倒也没啥事,大概是九点半的样子,那郭胖子说这样坐着太无聊了,也不知道从那掏出一副扑克,说是打牌消磨时光。

    他这一说法立马遭到陈天男跟杨大龙的同意,二话没说,立马架了一个简单的台子,又在台子旁边竖了两把锄头,最后把手电筒绑在锄头,又点了两支蜡烛在台子边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多光源,这小小的台子看去宛如白天一样,那郭胖子提议我们五人炸金花,我跟游天鸣对这方面没啥兴趣,婉言拒绝他的提议,他们三人则开始斗地主,我跟游天鸣在边看着,时不时会朝棺材那个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他们在坟场斗地主,会不会打扰到死者?”那游天鸣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没事,守夜都这样,再者说,棺材不是没起开么,让他们玩会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考虑这几天我们都累了,好不容易放松下来,让他们玩玩呗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郭胖子拉了我一下,“九哥,这牌咋出?”

    我一看,玛德,这家伙手里剩两个王,四个2,居然问我咋出,我一不会斗地主的人都知道这牌稳赢,正准备开口,听到那陈天男嘀咕一句,“死胖子,要不要,不要我出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死胖子挠了挠脑袋,说:“天男哥,你是地主,让你赢!”

    “炸!”那陈天男立马丢了四个七下来,一脸喜色的看着郭胖子,“死胖子,老子报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炸!”

    说着,那郭胖子立马扔了两个王下去,紧接着,又扔了四个2下去,一掌拍在台子,捧腹大笑道:“老子知道你手里有炸,故意逗你下炸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这死胖子何时学会耍心眼了,瞪了他一眼,也没了看下去的兴致。

    忽然,不知道是郭胖子刚才拍台子太用力,还是咋回事,我听到一道咯吱咯吱声,朝台子下面看了过去,台子没任何动静,而那道咯吱,咯吱声却是愈来愈响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郭胖子喊了一声,“别闹,听听有没有声音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听我这么一喊,立马闭嘴,倾耳听去,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,好像是棺材那边发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 ://..///31/31319/.

    ://..///39/39898/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