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93.第1093章 人皮棺(47)
    ”” =”” =””>

    那郭胖子听我这么一喊,立马将电筒光照了过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这一照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只见,锄刃处源源不断地朝外渗着鲜红的液体,偶尔还会冒几个水泡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也不敢大意,连忙掏出清香、黄纸、点燃,烧在东南庚辛位,嘴里不停地说:“弟子陈九无意打扰您的清静,只是情势所逼,迫不得己才挖了您的坟,还望您老大人有大量,莫跟小子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跪了下去,对着西边猛地磕头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见我磕头,也跟着跪了下来,不停地磕头。

    大概磕了五六个头,我朝先前锄头的位置瞥了过去,就发现那液体莫名其妙的不见了,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的确不见了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难道刚才是眼花了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要是搁在以前,我体力不行,挖了这么久的坟,身体肯定会空前的困乏,但现在不同了,我体力明显异于常人,整个人无论精神还是体力,根本没有任何困乏感,眼睛不可能看花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站起身,朝那位置走了过去,伸手探了探附近的泥土,湿湿的,像是被水侵泡过一般,但颜色跟周遭的泥土一样,完全没有任何红色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嘀咕一句,我也没多想,再次举起锄头挖了下去,这次挖下去的感觉明显比上次轻松,整个泥土格外轻松,隐约能看到下方有坚硬的东西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人骨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挖了大半天,总算找到人骨了,就让郭胖子找一面响啰过来,我则用小锄头慢慢刨泥土。

    很快,露出一块白色的人骨,应该是脊柱骨,奇怪的是,这脊柱骨边上的颜色没有普通人骨那么白,隐约有些银色,我第一想法是这脊柱骨应该是占过水银,也就是说这些尸体生前很有可能被人活生生剥了人皮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心里默默说了几句好话,继续刨土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10点半的样子,坟头的骨头都被刨了出来,我将这些人骨朝郭胖子递了过去,那家伙好似挺害怕的,双腿直打颤,死活不敢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掂起脚,把人骨放在坟头边上,我则让郭胖子拉我一把,朝坟头上方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,当真是邪乎,甚至令人不敢相信,我这边正在爬坟头,而人头骨那边明显放的格外平稳,就在我爬到坟头的时候,陡然,那装人骨的响啰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面响啰朝坟内倾斜下去,里面的人骨哗啦啦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要说掉吧,也在接受范围内,邪乎的是,那人骨掉在坟内居然呈现出人的轮廓,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手捡起骨头拼出来的一般,最为怪异的是,我发现这些人骨当中少了一个头颅骨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跟郭胖子对视一眼,那郭胖子颤音道:“九…九哥,我是不是…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他,双眼一直盯着人骨看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唢呐声停了下来,那游天鸣领着陈天男、杨大龙走了过来,一见坟头内的人骨,一个个目瞪口呆的,冷汗直冒,谁也没说话,整个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那游天鸣支吾道:“九哥,你…你…你好有雅致,居然在坟头内摆这玩意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意思,他这是自我安慰,说白了,他知道这人骨不是我弄得,之所以这样说,无非是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我也没点破他,就说:“天鸣,先前在石雕像下面发现十一个人头骨,你说那人头骨的主人会不会是这墓主的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立马说:“很有可能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再联想到这脊柱骨上面有水银的痕迹,我已经十分肯定这坟场跟那石雕像绝对有关联,甚至可以说,石雕像下面发现的东西,十之**就是这些墓主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墓主的头颅骨怎么会出现在石雕像下面,还有哪些人皮又是怎么保存下来的,最为关键的一点,把头颅骨、人皮存放在石雕像下面有什么目的,而杨大龙的十一个亲戚惨遭剥皮而死,真是因为陈二杯施了某种秘术?又或者说,陈二杯为什么要在这些坟头画十一只乌龟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谜团朝我袭来,令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猛地深呼几口气,才稍微平缓下来,就朝杨大龙看了过去,“二哥,这事有点棘手,你最好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是生意人,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三弟,要不,要不…俺另外请人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郭胖子一下子就火了,推了杨大龙一把,“怎么,不相信九哥的本事?胖爷告诉你,咱们九哥在衡阳那一片地方,谁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吹牛了!”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就问杨大龙:“二哥,何出此言!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我一会儿,深沉道:“俺怕把你们几个连累了,毕竟,事情发展到这样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事不同寻常,牵扯的东西也多,俺怕…你出个意外,俺这辈子心里难安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说:“二哥,你放心,我们既然接了这事,自然会替你办妥,若是真有啥意外,只能说明我们几人命中注定如此,怪不得别人,若是这事让我们几个人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继续道:“说句市侩点的话,我希望二哥多给我们一些钱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无奈之举,因为我们都是吃这门饭的,冒着生命危险干这活,若是不多给点钱,肯定会让游天鸣他们有闲话,毕竟,交情归交情,金钱归金钱,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,交财不交义,交义不交财。

    所以,在金钱方面,我必须事先说好,免得事后因为金钱而翻脸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听我这么一说,立马开口道:“三弟,啥也不说了,事成之后,俺给你们四人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罢手,“用不了那么多,这样吧!给十万!”

    我说十万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毕竟,这事发展到现在,我们所有人心里都没底,有十万块钱,至少我们心里有个奔头,说直白点,就是有动力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放心,俺不会亏待你们。”那杨大龙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意思是问他这价钱怎样,他点点头,我又朝郭胖子他们看了过去,他们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在经济上说什么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子时,现在下去拣人骨肯定不行,只有等到卯时,方可下坟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把这一想法跟他们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在坟场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,准备休息几个小时,那杨大龙说,他回村给我们整些吃点。

    待杨大龙离开后,我把游天鸣、郭胖子、陈天男叫到一起,我们几人围着一个圈坐了下来,我开门见山地说:“刚才的事,大家也都看到了,很邪乎,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,我陈九也不是啥有钱人,也没啥魅力强迫你们留下来,这样说吧!别因为交情而留下来帮忙,想走的,现在可以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样说太不把我们当兄弟了!”那郭胖子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瞪了他一眼,“郭胖子,这事关乎到自身生命,不能义气用事,自己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不管咋说,我反正跟你走,你去哪,我去哪!”那郭胖子立马朝我这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陈天男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天鸣,你呢!”我朝游天鸣问了一句,郭胖子他们眼神直接朝游天鸣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有啥难言之隐,支吾好长一会时间,反问我:“九哥,这事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毫无把握!”我毫无隐瞒地说了一句实话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抬头看了我一眼,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,我还是跟九哥一起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鸣,就算你离开,我们也不会怪你。”我劝了一句,主要是怕连累到他,毕竟,他只是唢呐匠,跟我们抬棺匠不怎么搭调,留下来也帮不了什么忙,最为关键的是,他背负着唢呐匠一脉的传承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别说了,我已经决定留下来了,不为别的,只冲你对抬棺匠这一行的尊重,要知道我当唢呐匠这么长时间,见过不少抬棺匠,那些人遇到一点事,第一想法是立马跑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给我们每人派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我也没再说什么,就跟他们随意的扯了几句,大概是丑时,杨大龙提了一些吃的以及一些凉席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随意的吃了一点,便在坟场附近休息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,我把他们叫醒,就准备继续捣鼓坟头的事,偏偏在这时候,我们发现一件诡异的事,那坟头内的人骨居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懵了,昨天夜里,我们几人都守在坟头,从未见过人过来。

    可,人骨偏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说会不会有鬼啊!”那郭胖子还没睡醒,揉了揉松弛的眼皮,颤音道。

    “瞎扯!”我白了他一眼,就说:“大白天别说这种晦气话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天男陡然尖叫一声,“九哥,你看坟头!”

    本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