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91.第1091章 人皮棺(45)
    ”” =”” =””>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问他:“天鸣,倘若这一切真如你说的那般,你觉得这事会不会是一场阴谋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所有太过于巧合了,巧合到令人不得不怀疑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至于怀疑对象,我有三个,一是道虚,二是杨大龙大伯,三是先前那老木匠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听我这么一问,摇了摇头,“应该不是,九哥,我觉得这事很有可能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没有直接回答我问题,而是说:“咱们先去坟场,边走边说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郭胖子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一行人朝坟场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问游天鸣要了一包烟,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根,点燃,深吸一口,就问游天鸣,“天鸣,你先前说这一切是巧合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九哥,你试想一下,现在是什么年代,21世纪了,应该不至于出现剥皮这种事情,唯有一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神秘兮兮地瞥了我们所有人一眼,继续道:“以前听师傅说,国内一直存在某种神秘的家族,他们平日里跟普通人没啥差别,唯有在一个特定的事情中,他们才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他意思,不是说剥皮的事情么,怎么又扯到什么神秘家族上了,就问他:“天鸣,你到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郭胖子他们,也不说话,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估计是说人多口杂,不方便说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面色有些不喜,就在场这些人,个个都是铁钢兄弟来着,哪里不方便说话,就追了上去,那郭胖子想跟过来,我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让他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刚追上那游天鸣,他立马说:“九哥,莫怪我,我跟郭胖子他们不熟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这游天鸣跟郭胖子他们才认识几天,有此防备之心倒也正常,就问他:“你说的神秘家族跟这剥皮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他朝后面瞥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九哥,据我所知,这孙可望生前时,为了剥皮取乐,特意组建了一支剥皮小队,大约十一人,我猜测当年的十一人很有可能形成了十一个家族,而这十一个家族存在的目的,恐怕就是为了守护孙可望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我越听越迷惑了,“你先说这石雕像不是纪念孙可望,现在又说十一个家族守护孙可望的尸骨,这中间又怎么矛盾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九哥啊,你想一下,孙可望生前最喜欢剥人皮,他死后,应该最为担心别人剥他的皮,就像曹操盗墓那样,死后,曹操也是害怕别人盗墓,这才弄出在出殡时弄了99口棺材,所以,我敢断定,孙可望死后绝对留有后手,而这个后手,极有可能是剥皮小队的十一人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想到坟场十一座坟头,莫不成这十一座坟头里面躺的人是剥皮小队的后人,换而言之,杨大龙是剥皮小队的后人?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一怔,诧异地朝游天鸣望了过去,颤音道:“你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后脑勺,笑道:“我就是瞎猜测罢了,唯有挖开那些坟头才能知道结果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脚下加快几分朝前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隐约有些不安,总觉得这事情过于邪乎,还有一点就是,倘若把坟场那些坟头全部给挖了,这不是损阴德么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难以抉择,要是挖对了,算是积阴德,也不算违背了我们抬棺匠的职业规矩,要是挖错了,那后果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郭胖子他们走了过来,郭胖子问我:“九哥,天哥跟你说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!”我心情有些低落,随意罢了罢手,就朝坟场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坟场,按照游天鸣的意思是立马开挖,我怕出事,就让杨大龙找了一些日常祭祀用,烧在坟头,又打卦问了一下死者的意思,令我郁闷的是,每次丢出去的卦象都是阴卦,至于阳卦跟宝卦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一现象让我们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整个场面足足静了好几分钟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九哥,看这卦象,死者应该是不想挖坟!”率先开口的陈天男,他走到我边上,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瞎扯,我记得九哥说过,打卦问鬼,不对,是打卦问仙,会出现三种情况,而刚才九哥足足打了三十三次卦,每次的卦象都显示阴卦,阴卦代表什么,那是代表阴间,所以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郭胖子朝我凑了过来,“我觉得死者应该是同意我们挖坟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揍他,玛德,这死胖子扯得什么理论啊,这不是瞎扯淡么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郭胖子说对了,那就是打卦会出现三种情况,而刚才三十三次打卦中,只出现过阴卦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也着实想不明白,不由叹了一口气,“要是结巴在这就好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郭胖子差点没跳起来,“九哥,这都快2年了,结巴怎么还没回来,他是不是把我们忘了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主要是觉得结巴跟青玄子师傅学道,应该懂一些玄乎的东西,要是他在边上,至少能问问他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深叹一口气,也没再说话,再次朝第十座坟头走了过去,低头一看,由于被圆石滚过,这坟头凹进去不少,隐约能闻到一丝很奇怪的气味,而旁边一些坟头,差不多也是这种情况,唯有第十一座坟头,像是没被圆石滚过一般,地面格外平坦,没丝毫凹凸不平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中大惑,就叫过杨大龙,“二哥,先前的圆石被你们弄哪去了?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一愣,立马走了过来,解释道:“三弟,你不问俺都快忘了这事,那圆石像成精了一般,见我们拿了一些铁锹、钢筋,自己滚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自己滚走了?”我惊呼一声。那杨大龙嗯了一声,“俺们过来时,那圆石朝左边滚了过去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左边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他指的地方有圆石滚过的痕迹,我本来想过去看看那圆石到底滚哪去了,那游天鸣说,别管那玩意了,挖坟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本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