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0章 人皮棺(44)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没再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,于他来说,估计有把鲁班尺走到哪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,我深表不认同,不说别的,就说我们抬棺匠,我们长期跟死尸打交道,送人入土为安,身上多少沾了一点灵气,在遇到一些邪物时,不照样zhong招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就在几天前,我差点被剥皮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对老人的说法不是认同。

    他一见我表情,好似来劲了,就说:“年轻人,老汉不诓你,这鲁班尺你带在身上,要是没用,老汉在你面前自尽。”

    他都这样说,我还能说啥,就接近过鲁班尺挂在腰间,问他:“这样就行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你放心,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伸手朝我探了过来,“年轻人,这把鲁班尺跟了老汉三十余载,如今送给你了,你好歹也得表示一下吧!”

    我懂了,他这是要钱,我也没客气,就把游天鸣先前的五百块钱给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接过那五百块钱,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连忙问了一句,“对了,听我二哥说,那石雕像是从河里冲出来的,真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别听他瞎扯,这石雕像一直存在这里,只是石雕像附近布置了一种阵法,普通人无法看到,后来涨水,那阵法破损了,这才显露出来,再后来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哑然而止,撒腿就朝左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人有问题,他只是一木匠,怎么懂这么多东西,居然还扯到什么阵法,我立马撒腿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以我的速度居然没追上他,要知道我跑步的速度比普通人要快上二倍。

    看着那老木匠的背影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那老木匠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等等,如果真是这样,也就是说,他先前跟郭胖子等人的话,全是伪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立马朝杨大龙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见我回来,立马凑了过来,郭胖子问我:“九哥,那老家伙呢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直接问杨大龙,“二哥,那老人你在哪找到的?”

    他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就在前面啊,他当时哼着小曲,俺就把他请了过来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隐约觉得那老木匠应该是故意出现在这边,便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鲁班尺,难道他的这把鲁班尺真有这样的威力?

    那杨大龙见我没说话,就说:“三弟,有什么不对劲么?”

    我也没瞒他,就把老木匠的话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立马说:“三弟,他在瞎扯,世上哪有什么阵法能隐匿石雕像,绝对是河水冲出来的,还有就是俺们这边以前没听说过什么剥皮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游天鸣陡然凑了过来,拉了我一下,“九哥,你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,他指的是石雕的墩子,就问他:“怎么了,有问题?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“问题大了去,九哥,你可知道这孙可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哪里知道孙可望是什么人,就问他:“怎么,这人有问题?”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这孙可望在历史上可是个名人,大概是明末清初时,这孙可望是张献忠手下的一员将领,后来被封为秦王,击杀南明大学士三十余人,你猜猜他是怎么杀的这些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杀得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等人好似也被游天鸣的话给吸引了,连忙凑了过来,几双眼睛直刷刷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深呼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呼吸,沉声道:“活生生的剥人皮,先是撬开天灵盖,往里面灌水银,全身的皮肉立马就会分离,若是遇到肥胖一些的人,水银不好用,主要是皮与肉之间有一层脂肪,这种情况下,会先用火烤脑袋,撬开天灵盖,往里面灌入烧滚的棕子油,待肉到三分熟的时候,再灌入水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郭胖子瞥了过去,吓得郭胖子连忙朝后退了几步,颤音道:“天哥,你…你莫吓我!”

    “吓你干吗,古时候剥人皮的事少么?”

    说着,游天鸣朝我看了过来,继续道:“九哥,这孙可望是人皮zhong的高手,他剥人皮的方法在当时名动一时,人称鬼皮王,大凡栽在他手里的人,十个有九个会被活生生剥掉人皮,传闻,此人心里极度扭曲,家里的装饰品,都是以人皮锻造,就连床上的棉被都是用人皮代替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就说:“那他的雕像出现在这,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极有可能是某人恨透了他,故意在这地方立了这么一座雕像,目的应该是禁锢他灵魂或者什么吧!但,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雕像绝对不是为了纪念孙可望。”

    我立马联想到那石雕像没有五官,再想到墩子下面有十一张人皮,我愈发肯定这石雕像并不是什么好东西,心zhong不由忐忑起来,就说:“天鸣,依你之见,这下面的人骨要不要取出来?”

    他盯我一会儿,“九哥,以我看来,那老木匠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,咱们与其在这掏人骨出来,倒不如先看看坟场那边的十座坟头,不,应该是十一座坟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石雕像下面的人头骨,很有可能就是那十一座坟头里面的尸骨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不可能吧!那墩子上面写的是1660年,距今四百多年了,怎么可能跟那十一座坟头扯上关系,正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再次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诡异了吗?”

    我一想,还真是,自从来了这边后,坟头那边出了不少事,特别是杨大龙的十一个亲戚,悉数都是死于剥皮,要说这一切是单纯的灵异事件,打死我也不信,最为关键的一点,这石雕像的人头,为什么不偏不倚正好滚到坟头?

    莫不成真如游天鸣说的那般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