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9章 人皮棺(43)
    郭胖子这话一出,他们所有人都朝我身后看了过去,一个个惊慌惊恐地盯着我背后,那游天鸣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,你背后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好奇了,就问他:“什么东西”

    他颤音道:“有…有血印!”

    “血印?”我嘀咕一句,伸手朝背后摸了过去,入手湿湿的,黏黏的,像是某种液体,拿到身前一看,是鲜血,这鲜血有股极强的腐臭味,特别是碰到鲜血的手指,隐约有股瘙痒感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鲜血?”我朝游天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二话没说,掏出手机,照着我后背拍了一张照片,递到我边上,“九哥,你看!”

    我接过他手机一看,是一只鲜红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我刚才一直在捣鼓帐篷,哪来的血手印,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所有人都没人受伤,这鲜血哪来的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杨大龙领来的那老人,尖叫一声,“天呐,是血兽,血兽来索命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真心想笑,都啥社会了,连血兽这种东西也能扯出来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那老人浑身打颤,死劲摇头,死活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跟游天鸣他们对视一眼,那游天鸣说,“老人家,我们都是外来人,您知道啥尽管说出来,我这有五百块钱,算是给您的劳务费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五百块钱朝那老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那老人在想什么,一把打开钱,就说:“年轻人,你这是要害死老汉呐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把我们给急的啊,就觉得这一切太诡异了,正准备拉住那老人好言相劝,哪里晓得,那郭胖子冲上过去,一把攥住那老人,扬了扬拳头,“老家伙,再在这故弄玄虚,信不信胖爷揍死你。”

    那老人一听这话,脖子一缩,抬头看了看郭胖子,又在我们身上盯了一会儿,始终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拿着这钱,给孙子添几件衣裳也是好事!”那游天鸣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说不说,不说胖爷活剥了你!”胖子故作凶相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动作,我特么也是醉了,这俩人一人唱白脸,一人唱黑脸,也特么是绝了,就站在边上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们会遭报应!”那老人胆怯地瞥了郭胖子一眼,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遭报应之前,先弄死你这老家伙,你信不信?”那郭胖子抬手一拳就准备砸下去,游天鸣一把拉住他手臂,责备道:“死胖子,你打他干吗,万一老人家愿意说呢,等他不愿意说再动手也不迟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游天鸣扭头朝老人看了过去,“老人家,我这朋友脾气不好,您老还是拿着这五百块钱,免得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那老人盯着他们俩看了好长一会儿,好似在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见此,我暗道有戏,就朝郭胖子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会意过来,再次扬了扬拳头,也不说话,照着那老人的太阳穴,就准备砸下去,我连忙凑了过去,一把护住老人脑袋,冲着郭胖子骂了一句,“死胖子,你忘了上次在坳子村的事是不,那次你一拳打死一个老人,要不是你舅爷在市里有关系,你特么早就枪毙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目的是为了恐吓那老人,一是暗示老人,郭胖子曾经杀过人,还是老人,二是暗示老人,郭胖子家里有人,打死不用偿命。

    果然,那老人一听我的话,连忙朝我这边靠了靠,“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那郭胖子朝我偷偷竖了一个大拇指,我知道他意思,是我夸我这牛皮吹的好。

    嗯,吹牛了吗?

    随后,我让郭胖子站远点,而我跟老人则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或许是刚才这话给这老人造成了心里阴影,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眼神zhong有一丝恐惧,低声问我:“你那朋友真杀过人?”

    我轻嗯了一声,开门见山的问他,“你先前说,那下面关押着凶兽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胆怯地朝石雕像那边瞥了一眼,颤音道:“大概是一年前,老汉跟老伴经过石雕像边上,听到地下面有野兽的嘶吼声,像是狼叫声,第二天一大清早老伴就…就…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奇怪?

    一听到那所谓的狼叫声就死了?

    这也太邪乎了吧?就问他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剥皮!”

    说这俩个字的时候,他声音抖得特别厉害,好似想到什么极度恐惧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一听剥皮二字,我下意识想到人皮棺,就问他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气,朝先前那个方向再次瞥了过去,颤音道:“再后来,大概是过了三个月的样子,老汉跟另一人同样经过那处地方,又听到那道怪音,第二天一大那人又死了,死法还是剥皮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愈发疑惑了,狼叫声,剥皮,石雕像,坟场,这zhong间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问他:“你怎么没事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老人脸上闪过一种自豪,声音也不由高了几分,“因为我是木匠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木匠?

    木匠莫不成普通人有啥不同的地方?

    那老人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解释道:“木匠可是手工业者的代表,在古时候是被看作神明的,尤其是鲁班尺跟墨斗,鲁班尺象征祖师爷鲁班,而墨斗更是一些邪物所害怕的东西,因为这墨斗集zhong人类的智慧,最后一点,我们这些木匠啊,身上有股傲气,一些邪物最怕的就是我们这种木匠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以前父亲好似也说过类似的话,说是鬼神最害怕几种人,其zhong木匠名列首位。

    等等,听他这意思是,那所谓的邪物害怕他,这次没要了他的命?不可能吧!就问他:“您老确定是因为这个,您老才活下来的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年轻人,别小看木匠!”

    言毕,他从身上摸出一把鲁班尺在我边上扬了扬,继续道:“这鲁班尺比那些道士的符箓还要管用,你要是不信,走夜路时,腰间挂一把鲁班尺,我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