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88.第1088章 人皮棺(42)
    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这一瞬间炸开,面对石像,我有些懵了,那陈天男见我没动,推了我一下,“九哥,你发什么愣啊!”

    “跑!”回过神来,我一把拉住他,用力一拉,他整个身子朝我这边倾斜过来,在生命受到威胁时,我也是彻底急了,拉住他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当时的速度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形容也不足为过,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,我们就离石像足有三四米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那石像轰然而下,顺着山坡就往下滚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拍了拍胸口,玛德,刚才要是被那石像砸在身上,估计此时已经成了人饼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…”那陈天男目瞪口呆地望着我,“你…你速度怎么那么快?”

    我一怔,疑惑地看着他,“我速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一下,我感觉就像飞一样!”他颤音道,满眼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也不好解释,就说:“先不说这个,先看看情况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石像那边瞄了过去,就发现石像倒塌的地方是一个方形的墩子,上面刻着几个小字,由于那字体是篆体,我认得不是很多,只能模糊的认出那上面记录了一个数字,好像是1660年,另外在最左边的位置,有三个字,好像是‘孙可望’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孙可望的石像?”我嘀咕一句,伸手摸了摸墩子,入手格外粗糙,有点咯手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看那里面!”那陈天男拉了我一下,朝石墩中间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那位置有个小拇指大的洞,定晴看去,里面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当下,我顺手捞起一块石头,猛地朝那位置砸了下去,只听到砰的一声响,那拇指的大的洞,立马变得有碗口那么大,隐约有股很奇怪的气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八仙,我对这种气味格外敏感,立马掏出手机,摁亮屏幕,朝洞里面塞了进去,定晴一看,这里面是一个宽一米,深三米的圆洞,再看,就发现里面一排一排的人头骨十分整齐,应该是人为堆在里面,在那些头颅骨边上是一张张像皮草一样的东西,叠成一个正方形。

    “九哥,发现什么了?”那陈天男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,“头颅骨!”

    说着,我仔细数了一下,一共十一个头颅骨,边上那些像皮草好似也是十一张。

    十一。

    我一想,陈二杯说,那坟场一共十一座坟头,现在这边又发现十一个人头骨,这是巧合还是有所联系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打算将那头颅骨取出来,毕竟,作为八仙看到尸骨之类的东西,肯定要将其安葬好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这一想法跟陈天男说了出来,就让找点东西搭个简单的棚子,再将那些头颅骨取出来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问我搭棚子干吗。

    我说尸骨不能晒太阳。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转身就朝坟场那边跑了过去,我则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继续瞄着洞内。

    大概看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我发现这些人头骨的排列方式好似某种阵法,特别是边上那些像皮草的东西,我感觉应该是人皮,只是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倘若那些像皮草的东西是人皮,它是保存下来的?要知道刚才那石像的石墩子上,刻的是1660年,而现在都是21世纪了,人皮怎么可能保存400多年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只觉这些东西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走了过来,他身后还跟着三人,是游天鸣、郭胖子以及杨大龙,他们每人手里提了一些竹杖跟帆布。

    我问杨大龙,“二哥,坟场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圆石停在第十座坟头边上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圆石是人头雕像不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是,只是一块圆石,不过,有点像是人头,呈椭圆形,上面有颗像眼珠一样的雕刻,其它位置什么也没有!”

    我一听,从刚才的石雕像来看,那圆石十之**是从石雕像上断裂下来的,只是这石雕像明显是个人,为什么头部的位置没有五官,这不符合逻辑啊,一般石雕像都是从头部开始雕刻才对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下,我又问杨大哥,“二哥,你是这边的人,以前有没有见过这石雕像?”

    他抬头朝附近瞥了一眼,解释道:“好像见过,又好像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见过就是见过啊,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啊,怎么会是好像见过,好像没见过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支吾一会儿,“俺小时候来这边玩过,以前是一块坪地,后来这边涨大水,听人说从江河冲出一座山丘在这,当时这山丘全是淤泥,奇臭难受,鲜少有人过来,再后来,政府准备出资整理一番,最后不知道什么缘由给耽搁了,而俺那时候已经离开这里,也不清楚这后面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想了一下,估计要找个当地村民来问问,就让杨大龙去找个老人过来问问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哦了一声,立马走了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、郭胖子等人开始在石墩子上面搭建帐篷,大概用了半小时的样子,一座简单的帐篷出来了,我又在附近找一块还算干净的凉席,就准备把那些头颅骨掏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弟,赶紧把帐篷拆了!”陡然,我背后传来一道声音,扭头一看,是杨大龙,他背后跟着一名六十来岁的老人,那老人满头银发,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褂子,脚下是一双草鞋。

    一见我们的帐篷,那老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三步并成两步走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边跑着,一边喊:“挖不得,挖不得,千万挖不得,会闯祸!”

    我心中甚至疑惑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这石雕像明显跟人皮棺有关,要是不把这事给捣鼓清楚,人皮棺很难得到结果,毕竟,凡事都得从源头开始查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朝那人弯了弯腰表示礼仪。

    他跑到我边上,一把推开我,厉声道:“年轻人,不想死就赶紧走,这石像下面关押着凶兽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乐了,凶兽?这老人聊斋看多了吧!正准备说话,陡然,那郭胖子尖叫一声,一手指着我后面,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,你背后!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