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5章 人皮棺(39)
    当下,我朝陈二杯走了过去,他见我过来,一步一步朝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就问他:“二杯,到底怎么了,有啥事说出来啊!”

    他浑身打了个激灵,死劲摇头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疑惑了,就朝游天鸣他们看了过去,他们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我们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六七分钟的样子,那陈二杯陡然站起身,撒腿就冲第七座坟头跑了过去,我正准备去拉他,郭胖子的电话再次响起,我已经麻木了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又死人。

    摁了一下通话键,电话里传来郭胖子的声音,“九哥,又死人了,这次是大龙哥姑妈家的大儿子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匆匆挂断电话,就发现陈二杯又去画乌龟了。

    这次,我是彻底火了,就朝那边跑了过去,还没到他边上,那游天鸣好似想起什么,一把拉住我,“九哥,二杯这样做,肯定有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原因啊!”我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淡定点啊,死的那些人跟咱们又没关系,咱们这么担心干吗么?”那游天鸣一边说着,一边朝陈天男使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一愣,在我跟游天鸣身上看了一会儿,最终也没动。

    “天男,给我拉开他!”我朝陈天男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听我这么一说,立马凑了过来,扬手就准备去拉游天鸣。

    “天男!”游天鸣低声喊了一声,一手拉住我,另一只手朝陈天男肩膀搂了过去,在他耳边嘀咕了好几句话,由于他声音特别细,我根本没听见,就知道陈天男听完他的话,一把拽住我,把我往坟场外面拉。

    我当时是真火了,拼命挣扎,只是他们俩人手头上的劲头很大,死死拽住我,死活不松手,这让我差点没抓狂。

    “九哥,对不起了。”那游天鸣朝我说了一句,举起拳头照着我脖子就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瞬间,我只觉得脑袋一重,整个身子朝地面倒了下去,那游天鸣一把抱住我,将我放在地面。

    待我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zhong午,我模糊的记得半夜的时候有醒过,后来被什么东西砸在脖子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醒了!”那游天鸣见我醒了,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直接朝边上的陈天男看了过去,问他:“现在死了几个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根手指头比划了一下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十个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立马朝坟头那边看了过去,就发现陈二杯站在第十座坟头的左边,也就是所谓的第十一座坟头那,正在捣鼓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撒开腿就跑了过去,才跑了不到三步,那游天鸣跟陈天男拦在我前面,游天鸣说,“九哥,就差最后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感觉这话有问题,仔细想了一下,差最后一个?难道陈二杯在弄什么仪式?就说:“天鸣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将眼神看向陈天男,一字一句地问:“天男,你说,陈二杯是不是在捣鼓什么仪式?”

    他支吾老半天,愣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啊,就说:“你倒是说啊,天男,咱俩认识这么久了,你可从未骗过我,我希望这次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陈天男考虑了一下,低声道:“九哥,二杯好像在弄仪式,跟你上次的死有关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就问他:“什么意思,你说清楚点!”

    他支吾一会儿,将眼神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那游天鸣立马将脸扭到一边,大有一股死活不说的感觉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眼神朝陈天男看了过去,“天男,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…”那陈天男面色一凝,正准备开口,那游天鸣陡然开声道:“天男,你想九哥死,你就说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陈天男一把捂住自己嘴巴,死劲晃了晃脑袋,也不再说话,见我盯着他,他干脆闭上眼。

    玛德,这俩人到底在搞什么,怎么会扯到我的死,还有那陈二杯,他又在弄什么,为什么他每次的预测都会那么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谜团朝我袭过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游天鸣看了过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发现不远处的陈二杯忽然喷出一口鲜血,那鲜血的眼色格外奇怪,不像是红色,而是接近黑色,紧接着,陈二杯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一把推开游天鸣,猛地朝陈二杯那边跑了过去,一把扶起他,“二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朝地面瞥了一眼,就发现他吐的血正在喷在乌龟身上,而那乌龟沾上鲜血后,宛如活了一般,给人一种极强的立体感,在地面东窜西奔,大概动了三十来秒钟,陡然,那地方的泥土一下子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渐渐地,那凹进去的地方越来越大,越大越大,不到片刻时间,整只乌龟被掩盖了,随之而来,就是从地里钻出一只只老鼠,那老鼠足有拳头那么大,浑身通黑,细数之下,约摸十一只。

    一见那些老鼠,我有些急了,一把抱起陈二杯,他很轻,特别轻,估计只有70斤不到,这让我愣神了片刻,我想过他很轻,但从未想过会如此之轻,一个八岁大的孩子,稍微胖点,估计都有七八十斤,而陈二杯的体重居然比小孩还要轻。

    “二杯,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啊!”我抱起他朝坟场边上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一直在那傻笑,我问他话也不回答,就一直笑。

    跑到坟场边上,我一把放下他,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陡然一把抓住我手臂,嘴里唔唔唔几句,极其不清楚,嘴角边的鲜血却慢慢地溢出,一滴滴地掉在我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二杯,你到底怎么了啊!”我一把抱住他,伸手探了探他额头,特别烫,又探了探鼻息、手脉,很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