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4章 人皮棺(38)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想到陈二杯是佛教圣子的事,难道那喇嘛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了陈二杯舍利子?

    不可能啊,以陈二杯的性格,若是那喇嘛真给了舍利子,他绝对会跟我说才对啊。

    难道…陈二杯有什么事隐瞒我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直接否定心zhong的想法,正所谓看人,先看面,从陈二杯的面相来看,属于慈眉善目那类,不像是奸诈之徒,即便他现在瘦的皮包骨,那面相依旧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游天鸣说,“天鸣,你是不是搞错了,二杯他只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九哥,这个你就别骗我了,我跟在师傅身边那么久,这点识人的本事还是有的,二杯绝对不是凡夫俗子,当然,这可能牵扯到某些事,我也不好问,九哥,我只能奉劝你一句,感情再深,依旧抵不过残酷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二杯不属于尘世,早晚会离开,九哥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这个我知道,上次听那喇嘛的语气,就知道陈二杯早晚会离开,只是,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这才一直压着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九哥,现在时间过去这么久了,这人皮棺你打算怎么捣鼓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把先前陈二杯的话说了出来,他听后,惊呼道:“二杯的意思是,还会死九个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情有些沉重,也没说话,一个劲地抽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在玩手机的陈二杯陡然站了起来,朝第九座坟头走了过去,在边上又画了一只乌龟,我面色一沉,拉着游天鸣连忙走了过去,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陈二杯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第一次一样,说是这乌龟爬到第九座坟头的时候,又会死一个人,其死法是剥皮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我这次没任何怀疑,立马选择相信他,就问他有啥破解之法没。

    他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天意不可违,我们这些人只可静待结果,一旦打乱这个节奏,方圆百里之内,会百鬼群聚,甚至会出现旱天雷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相信,只是一个煞气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后果,就说:“二杯,这话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根指头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意思是有十分把握,但我心里还是抱着几分侥幸,万一他说的是一分把握呢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是一分把握么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咧嘴一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懵了,扭头看了一眼边上的游天鸣、陈天男,他们的表情跟我一样,都是惊愕,不可思议地盯着陈二杯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手机给郭胖子打了电话,问他在那,那郭胖子说他跟杨大龙在一起,我把陈二杯的话跟他一说,让他继续在村内待着,要是死人了,就给我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招呼完这一切,我挂断电话,那陈天男说天黑了,问我是去镇上租房子住,还是到杨大龙亲戚过夜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杨大龙那些亲戚一连死了好几个人,我们这些人再过去的话,肯定是拉仇恨,更为重要的是,白天游天鸣扬言要屠村,此时肯定不适合出现,就说:“你跟天鸣去镇上找个地方休息,我跟二杯在坟场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陈天男直接拒绝我的提议,说:“我去镇上整点吃的,晚上我们一起在坟场过夜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意思,估计是担心我在坟场遇到什么事,也没拒绝他的好意,就让他先去整点吃的。

    很快,那陈天男摸黑走了,留下我、游天鸣、陈二杯三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场面有股说不出来的凄凉,想我们八仙替人抬棺材,也算是行善事,曾几何时落魄到要在坟场过夜,这让我心情有些低落,一个劲问游天鸣要烟,然后开始抽闷烟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接近两个小时,陈天男提了一大把东西回来,都是吃的,还有几瓶啤酒,我们几人在离坟场十米的位置,空出一片地方,简单的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在吃饭期间,那陈二杯的眼睛总会下意识朝第九座坟头瞥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着实郁闷的很,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那座坟头足有十米开外的距离,黑的很,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,真不知道他朝那边看什么。

    刚吃完饭,我实在压制不住心zhong的疑惑,就朝陈二杯问了一句,“二杯,你老是朝那地方看,能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脸色一沉,放下饭盒,立马朝那个地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一看情况不对,也跟了上去,那陈天男、游天鸣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刚到坟头边上,我提着手电筒一照,那乌龟已经到了坟头上,紧接着,郭胖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郭胖子的话很简单,他说:“九哥,又死人了,还是剥皮,这次死的是大龙哥二伯家的小女儿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就朝陈二杯看了过去,颤音道:“二杯,真没破解的办法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我急了,那可是活生生的生命啊,声音不由大了几分,“二杯,你有办法对不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从头至尾,二杯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云淡风轻,好似一切尽在他的掌控zhong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再次摇头,旋即,好似想起什么,在地面又捡起一块石头,在第八座坟头边上画了一只乌龟。

    不待乌龟画完,我立马冲了过去,一把夺过他手zhong的石头,吼了起来,“二杯,那是生命啊,活生生的生命啊,难道我们只能坐在坟场,静候他们的死讯,二杯,我知道肯定有办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在边上瞥了几眼,又捡起一块石头,继续画刚才那乌龟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火了,一把抓住他手臂,“二杯,你跟我说实话,你有办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声音开始发抖了,若说第一个人死于剥皮,我是惊憾,第二个是惊讶,那么现在死的第三个,我已经是恐惧了,我怕再继续下去,十一个人啊,那就是活生生的十一条生命,我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好似发现我神色不对,先是点点头,后是立马摇摇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果真有办法,就说:“二杯,算哥求你了,若是有办法就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推开我,面色憋得通红,对着我唔唔唔的咆哮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忽然发这么大火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