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3章 人皮棺(37)
    一见陈二杯的动作,我问他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他冲我摇头,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,那泥土之下是成型的煞气,他用某种秘术将部分煞气密封在泥土zhong,一旦从泥土内钻出来,会扩散到空气当zhong,导致我们所有人zhong煞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说法,我的第一感觉是,几天的不见的陈二杯,好似有些不同了,第二感觉是,他说的密封煞气,我从未听过。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?”我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顺势坐了下去,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,让我看着那乌龟。

    我心头大惑,真如他说的那般神奇?就对郭胖子说:“胖子,你去杨家村,一旦有人死了,立马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郭胖子应了一声,撒腿就跑,临走之前,那家伙说等待太枯燥了,愣是把我身上仅剩的三根烟给拿走了。

    待郭胖子离开后,我们三人围在坟头,三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只乌龟,就见到那乌龟的速度陡然慢了下来,若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它在移动。

    我问陈二杯,怎么慢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这种煞气跟人的生辰八字有关,乌龟的行动速度随着人体寿元消耗的速度同步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是打心眼里高兴,高兴陈二杯懂得比较多,以后就算离开我,他照样能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一直盯着那乌龟,大概是傍晚五点的时候,那乌龟总算爬到坟头的位置,我脸色一沉,就问陈二杯,“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人死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站起身朝那坟头走了过去,双手结成一个奇怪的形状,猛地朝坟头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我手机也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郭胖子的电话,摁了一下通话键,就听到郭胖子急促的声音,“九哥,真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死的是谁?”我问了一句,眼神朝陈二杯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龙哥大伯的小儿子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郭胖子语气有点兴奋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郭胖子对那人恨得要死,好几次想去揍他,说白了,他这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要是搁在平常,我肯定会义正言辞地批判他一顿,而现在我没了那个心情,就问他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剥皮!”他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头一沉,又是剥皮,难道这一切真如陈二杯说的那般,要死足十一人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郭胖子说,让他赶紧回来,便挂断电话,疑惑地看向边上陷入沉思当zhong的陈二杯,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为什么消失几天便能预测这种事,要知道就在几天前,他还是个只会唱夜歌的少年,而现在,我已经看不懂他了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见我望着他,咧嘴一笑,掏出手机,冲我晃了晃,然后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我跟陈天男对视,在他眼神zhong,我看到一股震惊,想必他跟我一样,同样在疑惑陈二杯的本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身后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是游天鸣、杨大龙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问了游天鸣一句,其他人呢,他说,都被打发回十堰了。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陈二杯边上,在陈二杯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而陈二杯好似没看到他一般,依旧低着头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九哥,他怎么瘦成这样了?”游天鸣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想起什么,拉了我手臂一下,又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我到边上说话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跟着他朝边上走了过去,在经过杨大龙身边时,我想起他大伯的小儿子死了,就让他赶紧回家去看看,别落人话柄,毕竟,在农村,亲戚家死人了,要是不过去看看,绝对能恨对方一辈子,甚至能随便找个理由,成为生死仇敌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二话没说,撒腿就朝杨家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宛如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俱在,来这边有段时间了,连所谓的人皮棺都没见着,已经死了两个人,要是再弄下去,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人命案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会是这个结局,我就不该接下人皮棺这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看出我的想法,一边朝前面走,一边劝了一句,“九哥,富贵在天,生死由命,就算你不接这活,该死的还是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便跟着他来到离坟场十来米的位置,这边有颗松树,不大,约摸两个饭碗大,他依靠在松树上,给我递了一根烟,自己又抽出一根,点燃,“九哥,你不觉得陈二杯的变化太大?”

    我哪能不知道他变化太大,别说我,我估计陈天男,郭胖子等人都知道陈二杯变化太大,只是没说出来罢了,就嗯了一声,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烟,缓缓吐出烟圈,低声道:“我感觉他应该付出某种代价,得圣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圣?”我一愣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我曾经听师傅说过类似的情况,师傅说,佛教的一些大能者,其躯体死去后,会留下一颗舍利,而这颗舍利将会成为下一代大能者的启能珠,我怀疑陈二杯用了启能珠。”

    我更疑惑了,这所谓的启能珠,我从未听过,倒是那舍利应该在电视上见过,却从未见过,就问他:“你有什么依据判定二杯用了启能珠?”

    他再次吸了一口烟,缓缓开口道:“大凡使用启能珠者,其**会极速消瘦下去,最终只剩下皮包骨,一生只能保持这种状态,直到死去,即便吃再多补品,身子永远胖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我上次见过一名喇嘛,挺厉害的,看上去不瘦啊!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只能说,那喇嘛并不是大能者,真正的大能者,无一不是骨瘦如柴,鲜少有肥胖的,在佛教zhong有句话叫,其血肉易腐,成大佛者,必先去其血肉,剩其精华,方可成佛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陈二杯那边看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