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80.第1080章 人皮棺(34)
    

    待那些警察彻底退出村子后,我想跟道虚翻脸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道虚说:“小九,为师提醒你,下个月27号玄学协会大选,记得准时来参加。 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抛了一张贴子过来,我一看,上面只有四个金漆字,玄学协会,翻开一看,上面是我的名字,最下面的邀请人写的是道虚的名号,中间一段文字,大致上是介绍时间,往后翻是一些大选的规矩。

    我大致上扫了一眼,兴致不是很大,随意的哦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道虚眉头一皱,好似看穿我的想法一般,笑了笑,说:“小九,这次白莲教教主也会来,我听说你们之间好像有点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这是暗示我,他已经查清我的人际关系,我甚至怀疑他知道我与乔伊丝的事,否则,他绝对不会提到白莲教教主。

    当下,随意的回了一句,“什么白莲教教主,不认识!”

    他一笑,深邃的眼神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乔…”

    不待话说完,我立马说了一句,“下个月27号,我一定去!”

    “单纯的去?”那道虚笑呵呵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无非是让我去做蒋爷等人的思想工作,就说:“答应你的事,我会照办!”

    “随你!”他微微一笑,“小九,这社会上,切莫小看任何人,特别是曾经的玄学协会会长,有些人你惹不起,一旦惹了,等待你的是坳子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怔,玛德,这道虚先是拿游天鸣等人威胁我,后是拿乔伊丝,到现在直接拿我父母威胁了。

    我强压心中的怒火,死死地盯着他,也不顾上那么多,“道虚,你惹动他们一根寒毛,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一听我的话,总算明白过来了,立马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一脸警惕地看着道虚,颤音道:“九哥,他不是你师傅么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直视着道虚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道虚一笑,走到我边上,在我肩膀拍了拍,“小九,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共同敌人是王木阳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道虚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他捋了捋下颚的胡须,一脸笑意地看着我,“人若善我,我必善人,人若欺我,我必恶人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神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扫过,最后将眼神定在郭胖子身上,笑道:“小胖子,还要拜师么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一个眼神下来,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郭胖子立马朝后退了几步,险些摔倒,脸色惨白,没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一把抓住郭胖子,问他怎么了,他说,感觉身子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心口有点疼痛。

    我一把掀开他衣服,整个人都懵了,他胸口处有个脚印,那脚印不像是现代人的脚,而是像古时候女人的脚印,三寸金莲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地盯着那道虚,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一把抓住我手腕,我只觉得整只手臂好似被铁镊子夹住一般,隐约有股疼痛,渐渐地那股疼痛感愈来愈强,豆大的汗滴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咔嚓’一声响,钻心的疼痛感在手臂上散开。

    我脸色刷的就一下就白了,脚下朝后退了过去,那道虚笑了笑,再次抓住我手臂,轻轻一拍,那股疼痛感立马消失,我活动了一下手腕,没任何感觉,就好似刚才的一切只是梦境一般,极度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我盯着他,打心眼里开始害怕眼前这道虚,若说我以前害怕道虚,是因为他的名头,他的人际关系,而现在我害怕的就是道虚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完全看出穿他的深浅,更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,就知道他刚才露的这一手,实在警示我不要耍手段。

    那道虚好似很满意的反应,笑了笑,“小九啊,下个月27号,我等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个转身朝村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我感觉出问题了,还是咋回事,在道虚转身的一瞬间,我感觉周围的气温好似低了不少,隐约有个什么东西在我边上溜走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格外诡异,明显能感觉那东西的存在,就是看不见。

    这让我在原地愣了好久,直到道虚的身影消失在我们视线内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九哥,那人是谁啊,好似挺厉害的!”陈天男忽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缓缓开口道:“玄学协会会长,国内顶级的玄学大师!”

    他一听,脸色猛变,目瞪口呆地盯着我,颤音道:“你跟他有过节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不想在这事上说什么,更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,就把话题岔开,问他,“我离开这段时间,杨家村发生什么事了没?还有那人皮棺找到没?”

    不待他回答,我想起好似没看到陈二杯,又补充了一句,“二杯呢?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一愣,说:“没啥大事发生,人皮棺还是那样,没找到呢,至于二杯,自从你离开后,一直没出现过,我跟郭胖子到派出所报过案,一周下来,没任何消息,对了,九哥,你不是…怎么?”

    我大致上跟他讲了一下我的遭遇,就问他们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给我的回答很简单,说是,他们发现我死后,本来是想把尸体拉回衡阳,但是杨大龙说,想要把尸体从北方拉到南方,过不了各种安检,又说耽误时间长了,尸体会被当地政fu拉到火葬场烧了,提议就近把我活埋了。

    郭胖子他们不同意,就跟杨大龙吵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谁到当地政fu通风报信,火葬场居然来车了,吓得郭胖子他们连忙替我换上寿衣寿裤,把我埋在三里开外的一座树林里,什么仪式也没做。

    也正是下葬格外匆忙,让郭胖子他们火气达到一个顶点,就商量着给我报仇,那游天鸣二话没说,一个电话打回十堰,连夜拉了五六百人来杨家村,扬言要整个杨家村替我陪葬。

    听完那陈天男的话,我问他,“我死了多久?”

    他算了一下,说:“连今天在内一共三天!”

    “三天?”我嘀咕一句,在那黑暗的山洞内,根本没时间观念,没想到才过去三天,等等,陈二杯说,他离开三天,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陈二杯,我心里一紧,隐约觉得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