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79.第1079章 人皮棺(33)
    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,玛德,道虚这是打算威胁我,甚至可以说,那些人指不定就是他叫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除了妥协,我没任何办法反抗,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游天鸣送死吧。

    但是,道虚提出来的要求,我根本做不到,而以道虚的性格,一旦失信于他,等待我们的就是更严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顾不上其它,猛地朝游天鸣那边喊了一声,“天鸣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游天鸣他们刷的一下,全部朝我这边看了过来,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变得格外宁静,万籁俱寂,紧接着,就是一道欢呼声,最先开口的是郭胖子,他尖叫一声,“九哥!”

    说着,那郭胖子猛地朝我这边跑了过去,紧追其后的是陈天男、杨大龙,而游天鸣则依旧跟那些警察对持着,我能看到清晰的看到,他脸上挂着一丝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待郭胖子他们过来,那道虚说了一句令我们所有人都懵圈的话,他说:“我是小九师傅,你们都是他兄弟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想活撕了他,玛德,这特么太不要脸了吧,但是,郭胖子,陈天男,杨大龙不知道道虚的身份,立马将眼神瞥向道虚。

    郭胖子他们跟我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了,他们知道我有师傅,特别是郭胖子,曾多次问我师傅是谁,一听道虚的话,那郭胖子立马凑了过去,喊了一声,“师傅好!”

    我想踹他,特别想,玛德,这死胖子看不出道虚在说假话么,正准备说话,那道虚一把抓住我肩膀,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,“不想他们几个出事,最好保持沉默!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就发现他左手结成一个奇怪的形状,有点像是道教某种秘法。

    一看动作,我也不敢乱动,在场这几个人当中,都是第一次见道虚,唯有游天鸣跟陈二杯知道道虚的底细,但是,陈二杯现在不知道在哪,而游天鸣则跟那些警察对持着,根本顾不上这边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道虚看了过去,我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在打什么主意,怎么会平白无故说自己是我师傅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郭胖子立马跟道虚已经聊得不亦乐乎,死活要道虚收他做徒弟,而陈天男则一直站在我边上,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,至于杨大龙,他好似不太相信道虚的话,就走到我边上,问:“三弟,这是什么情况?你不是…”

    我支吾一句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就听到那郭胖子说,“大龙哥,你咋那么傻勒,明显是师傅出手救了九哥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连忙朝道虚拍了一支烟过去,“师傅,您说对不对!”

    那道虚罢了罢手,表示不抽烟,一脸笑意地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陈天男忽然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到边上去说话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看出什么了,就准备跟他走,那道虚在边上说:“小九,有啥事在这里说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他是让我别走,就朝陈天男说,“天男,他说的对!”

    我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暗示陈天男,道虚不是我师傅,毕竟,他知道我性格对长辈格外尊重,鲜少用他这个字去表示长辈,一般要么是尊称,要么就是您,像这种直接用他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一愣,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就说:“九哥,是这样的,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那杨大龙立马抢先道:“三弟啊,是这样的,我最近发现附近有家不错的农庄,等会咱们几人去那农庄吃饭,替你洗洗身上的晦气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眼睛一亮,杨大龙应该是明白我意思了,不愧是做生意的,这领悟能力当真不是盖得,我立马说:“行!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好似还想说什么,被杨大龙一把给拉住了,说:“天男,听你九哥的,俺们等会边吃边说!”

    那道虚一见这情况,脸上闪过一丝阴狠,笑了笑,就跟那郭胖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,都是一些家常事。

    而我跟陈天男、杨大龙则愣在一边,也不说话,只能看着他们聊天。

    趁这个空档,我朝游天鸣那边看了过去,就发现游天鸣他们还在跟警察对持,双方好似在等某一个信号,要是没猜错,那些警察应该是在等道虚的信号。

    玛德,再这样下去,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先跟道虚妥协,后面的事,只能另外想办法了,否则,再僵持下去,这事只会越闹越大,搞不好会有新闻记者过来。

    一旦新闻记者过来,这事一曝光,游天鸣他们可算是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生出这念头的时候,一道汽鸣声响了起来,扭头一看,玛德,当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,一辆金杯车缓缓朝杨家村驶了过来,车身上有几个大字,是某个报社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立马明白过来,道虚这次是打算置我们于死地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道虚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老家伙正在摆弄手机,要是没猜错,那报社的车子应该就是他叫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怀疑过那车子是假的,但,我不敢赌,万一是真的,游天鸣他们绝对完蛋,要知道这社会一旦曝光某件事,其罪名绝对放大十倍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连忙冲道虚说,“那事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道虚面不改色的瞥了我一眼,就好似一切尽在他掌控中一般,笑道:“小九啊,你能这样,为师很欣慰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阵恶寒,差点没吐出来,我见过不少不要脸的,像道虚这种不要脸的人,我是第一次见,也不好发作,强颜欢笑地回了一句,“都是您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跟道虚交谈了几句,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足足过了近半小时的样子,那群警察渐渐退出村子,而游天鸣他们则一直站在那,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注意,并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