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78.第1078章 人皮棺(32)
    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浑身一怔,难道郭胖子他们把我埋了,立马脱掉寿衣,就发现我身上的皮肤格外白皙,唯有胸口那只像燕子般的纹身,隐约有些发亮,伸手一摸,入手的感觉有点温热,与身子其它部位的温度有些不一样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怎么回事,这纹身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数个念头在我脑子闪过,就觉得这一切太特么邪乎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撒开腿就朝前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跑了接近一小时的样子,总算跑了出来,朝四周一看,这地方好似有些熟悉,要是没猜错,这地方应该是在杨家村附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尖叫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啊,大白天闹鬼了!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那人十五六岁的年龄,板寸头,一身校服,身后是一个卡其色的包,我连忙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一追,那人吓得尖叫连连,不停地朝我这边扔石头,猛喊:“不要过来,求你了不要过来,我没做坏事啊!”

    我特么哭笑不得,就说:“我是人!”

    他颤音道:“人咋穿寿衣!”

    我一阵无语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就问他:“这里离杨家村多远!”

    “三里路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人嘴唇直哆嗦,脸色发乌,想必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我又问,“该怎么走!”

    “一直左边走!”那人浑身瑟瑟发抖,朝左边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我拍了那人肩膀一下,就朝左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才跑了不到三步的样子,就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响,扭头一看,那人已经瘫痪在地面,嘴里不停地喊:“妈妈啊,救命啊,我被鬼拍肩了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过去拉他起来,一看身上的衣服,我感觉要是再走过去,绝对不是帮他,而是吓他了,索性也没管他了,直接朝左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我急着找到郭胖子他们,脚下的速度特别快,这让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那就是我原本身子算不上健硕,但,现在我感觉整个身体特别轻盈,就算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在跑步的同时,我感觉浑身有股说不出来的劲道,好似有无穷无尽的体力一般。

    玛德,那人到底给我泡了什么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难道是纹身的缘故?

    我这样想,是因为我想到郎高身上的纹身,我记得他得纹身时,嗅觉特别敏锐,而我获得纹身时,没任何变化,我当时还在纳闷,同样是纹身,为什么我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愈发肯定是纹身的缘故,就朝那边摸了过去,跟先前一样,还是有些温热,与身体其它部位的温度不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我的纹身是让我身体变得轻盈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,速度很快,比平常跑步起码快了一倍,三里路途,我愣是十几分钟就跑到了,眼瞧就要到了杨家村,我陡然停了下来,也顾不上那纹身的事,就朝杨家村左边的一排牛栏走了过去,打算先看看情况,再决定是否现身。

    刚到牛栏边上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是郭胖子的声音,他声音格外尖锐,“麻/痹,不是你们这群傻币,我九哥怎么可能会死!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杀人偿命,我要你们整个村子的人给九哥陪葬!”是游天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落地,一股口哨声跟叫嚣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顺着那声音看去,不由一愣,人,好多人,黑压压一片人,粗略估算一下,至少有五百号人,每个人手里拿着二寸长的西瓜刀,而游天鸣、郭胖子、陈天男三人站在最前面,杨大龙则站在边上,好似正在跟人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…他…他的死,跟…跟俺们村子没关系!”这是杨大龙大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游天鸣冷笑一声,“大凡跟九哥的死有关之人,无论是谁,老子都要他死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游天鸣转过身,喊了一声,“小贵子,给老子砍了这群人,所有的罪名,我一个人承担了!”

    屠村!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懵了,游天鸣要屠村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我只在电视中看过,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见到了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亲眼见到,我始终无法相信,游天鸣会是喊出屠村的人,他平常给我的感觉一直是看淡红尘,鲜少为某件事发火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这是真火了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不过是白驹过隙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必定诛之。

    我估计这就是游天鸣的人生信条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就准备喊停他。

    陡然,一阵警鸣声响了起来,扭头一看,六辆警车在前头带路,后头是三卡车士兵,那些士兵手里一个个手持重型武器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我暗道一句,看这架势,这些警车是针对游天鸣他们来的,就准备朝游天鸣那边跑过去。

    陡然,一只手出现在我肩膀上,紧接着,一道声音响了起来,“小九,跑什么,咱们一起看看呗!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是道虚,他像幽灵一般出现在我背后,一双手死死地扣住我肩膀。

    “道虚,你特么当真是冤魂不散!”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就准备甩开他手。

    失望的是,他手头上的劲道特别大,根本掰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九啊,你可让我好找!”他笑了笑,搂住我肩膀,在我边上蹲了下来,继续道:“怎样?感觉人皮棺跟普通棺材有啥不同?”

    我怒视着他,要是没猜错,这所谓的人皮棺绝对跟他有关,就说:“这一切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呵呵,你想多了,我们是合伙人,我怎么可能阴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只是吧,马上就是玄学协会的大选了,我自然要来这边,毕竟,我还想继续当当这个会长。”

    我摸不清他的想法,疑惑地看着他,“道虚,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有什么打算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玄学协会大选时,你,蒋爷,范老爷子,吕神医,你们四人投我四票,另外,让洛东川放弃这次的大选。”他笑了笑,语气特别淡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我面色一沉,玛德,我现在根本不算玄学协会的人,哪里有什么资格投票,至于蒋爷他们,我更加没权利干涉他们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喏,凭那个!”那道虚朝杨家村努了努嘴,嘴角尽是笑意,就好似这一切都在他掌控中一般。

    我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就发现游天鸣他们已经跟那些警察对持起来了,眼瞧就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