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73.第1073章 人皮棺(27)
    

    那医生听我这么一说,抓过我手臂又仔细瞄了瞄,皱眉道:“没事啊,只是正常的伤口的化脓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现在的医生咋这么没职业道德,这特么是伤口化脓么?正准备说话,那游天鸣走过去一把抓住那医生衣领,厉声道:“麻/痹,看清楚点,要是九哥有点啥问题,你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那医生估计是见过世面的人,既不恼怒,也不生气,“有话好好说!”

    我朝游天鸣罢了罢手手,他缓缓放开那医生,就说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点!”

    那医生也不说话,再次抓住我手臂看了一下,紧接着,眉头皱了起来,又抓住我另一只手臂看了一下,沉声道:“年轻人,你脚踝也有这种东西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微微一怔,这医生有点本事啊,刚才一进来,我只给他看了手腕,并没说脚踝有问题,而他却能一口气说出我脚踝有问题。请大家搜索(#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将裤脚倦了上去,就说:“你看看!”

    那医生也不客气,抓住我脚又看了一会儿,眉头紧锁,到最后干脆朝我脖子看了过来,我问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,他没有理我,而是抽出几根棉签在我脖子摁了几下,又涂了一些酒精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用意,就问他,“医生,你到底看出啥没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叹气道:“回去准备棺材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更直接,一把抓住那医生衣领,扬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,“玛德,庸医,说什么胡话!”

    那医生揉了揉被砸的脸蛋,“我能理解家属的心理,但是,他这种情况,只有早点准备棺材,送到医院也是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边上的洗手台走了过去,一边洗手,一边嘀咕道:“年轻人,早点回老家入土为安,来世投个好胎吧!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火了,这医生有病吧?我像那种快死的人么,就说:“医生,有话就说清楚,生出误会,对你我都不好!”

    他扭头瞥了我一眼,深叹一口气,“就在一个小时前,我接待过这样的病人,现在那人已经送回老家了,要是不出意外,此时那人应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更加疑惑了,我身上这种东西还会出现在别人身上,这特么不是扯淡么,正准备骂几句庸医,我手机陡然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杨大龙打过来的,我摁了一下接听键,就听到杨大龙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三弟,俺需要回乡下,俺家一亲戚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脑子一麻,这医生刚说有人死,杨大龙那边就有亲戚死了,这是巧合还是?

    我连忙问了一句,“谁死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俺三伯的大儿子!”

    他三伯的大儿子,我见过,今年二十**的年龄,为人还算不错,在村子那会,那人还跟我说过几句话,没想到才一会儿工夫不见,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电话那边没说,就是让俺尽快回村!三弟,你现在在哪,俺们在夜总会门口集合,准备乡下!”说这话的时候,杨大龙的语气特别急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说在医院,话到嘴边我咽了下去,就说:“等我二十分钟,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,我跟游天鸣大致说了一下情况,就朝外面走了过去,临出门时,那游天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愣是把急症室的大门给踹了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,庸医害人。

    从他的语气,我听出来一种别样的情绪,就觉得这游天鸣好似挺讨厌医生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,他一亲戚就是被庸医给害死了。

    好吧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跟他在马路边上拦了一个车,直接回到夜总会。

    刚下车,就发现杨大龙他们站在门口,正朝四周张望,一见我,那杨大龙立马凑了过来,“三弟,你总算回来了,走,我们现在必须回乡下,一旦晚了,我怕家里会闹翻天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跟他走在最后,由于我手臂有些瘙痒加腐臭,我提出杨大龙跟陈天男、郭胖子坐一辆车,我跟游天鸣另外租一辆车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问我为什么,我说,五个人坐车有些拥挤。

    对此,那杨大龙也没说啥,直接租了两台车,领着陈天男、郭胖子上了车,径直朝乡下赶了过去,我跟游天鸣坐了另一辆车。

    一路颠簸流离,大概是深夜4点的样子,我们回到杨家村,在路上的时候,我身子其他地方也开始瘙痒,这把游天鸣给急坏了,死活要拉我去医院,我说,去医院只会耽误最佳治疗时间,倒不如去那坟场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由于我身上有股腐臭味,我跟游天鸣一直走在最后面,与他们保持在一米开外的距离,再加上我们浑身酒味,那些人倒也没发现我身上的臭味。

    “大龙,你可算回来了,你可要替俺家安子作主!”还没到家,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,一把抓住杨大龙手臂,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三伯,你别急,领俺去看看!”那杨大龙拍了拍那人手背。

    那人二话没说,拉着杨大龙就朝房内走了过去,我们几人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进房,一股极强的腐臭味传了过来,令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,而我在闻到那臭味的一瞬间,整个人都懵了,这臭味与我手腕处流出来的臭味一模一样,毫无二味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立马拨开人群朝最里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也发现这种情况了,跟了上来,至于郭胖子跟陈天男,他们俩人或许是喝高了,一进房就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走到最里面,我抬头朝床上瞥了一眼,就这么一眼,我眼神被死死地吸住了,头皮一麻,胃里一阵翻腾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,那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,就好似被剥了人皮一般,最为恐怖的是,那人一对眼睛瞪得大而圆,双臂紧握拳头,手腕、脚踝、脖子有明显的割痕,与我身上的情况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