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72.第1072章 人皮棺(26)
    

    一发现这种情况,我脑子一懵,手头拼命朝那个位置挠了过去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,“九哥,你在里面干吗呢,马上12点了,天哥要生日了,快出来喝两杯!”

    是郭胖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“等会,马上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,都在等你了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手臂上瞥了一眼,那口子越来越深,流出来的液体也越来越臭,这让我愣在厕所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,若说就这样走出去,肯定会让他们怀疑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陈天男的生日肯定过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在厕所瞥了一眼,就发现这厕所玻璃边上挂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下面是空的,上面装了什么东西,把手放到那有风出来,吹的特别舒服,那股瘙痒感也逐渐消失,但是,手臂上仍有那些液体滴出来?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只要有风,瘙痒感就会消失,可是,这些液体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找了一些纸巾包在手腕处,瞬间,那液体立马侵入纸巾,连同那股腐臭味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这让我面色一喜,就抽了不少纸巾分别包裹着手腕处、脚踝处,至于脖子,我伸手摸了摸,只是有些瘙痒,情况没有手腕跟脚踝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想那么多,用衣袖盖住手腕处,拉开厕所门,朝陈天男他们走了过去,偶尔会吹一下手腕处,实在受不了,就用大拇指蹭蹭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一见我过来,皱了皱眉头,“九哥,你身上怎么有股怪味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连忙说:“刚才上厕所,不小心哈!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不像那种气味!”那游天鸣凑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“九哥,你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我连忙打了个哈哈,说:“别说那些没用的,来,天男,祝你生日快乐,身体健康!”

    说着,我端起酒杯跟陈天男碰了一下杯,也不知道是陈天男碰杯的力度太多,还是我手臂没啥力气的缘故,酒杯差点掉了下去,好在我反应快,一把抓住酒杯,连忙喝掉。

    随着啤酒下肚,先前好了一些的瘙痒感立马浮了出来,我忍不住用手腕在身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九哥,来咱们三兄弟走一个!”那郭胖子走了过来,一把搂住我肩膀,另一手搂住陈天男,继续道:“咱们三认识很长一段时间了,鲜少在这种地方喝过酒,今夜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我和陈天男一人开了一瓶啤酒,“感情深,一口闷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拒绝,但是,一看陈天男跟郭胖子都喝了,我也不好拒绝,强忍那股瘙痒感,闷了一口。

    刚喝完,我猛地咳嗽几声,连忙说:“我身子有点不适,你们喝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立马朝游天鸣边上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见我过来,怪异的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支吾道:“九哥,我感觉你今天有点不正常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,你们玩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最里面靠了过去,那游天鸣凑了过来,眼睛一直盯在我身上,“九哥,你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罢手,陡然,从我手腕处掉下来一块白的,一看,是纸巾,那上面附了那种液体,隐约有股臭味散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是什么?”那游天鸣弯腰,一把捡起那纸巾看了看,又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我怕他声张,连忙摁住他手臂,也没隐瞒他,就将手腕处的纸巾掀开让他瞄了一眼,连忙道:“天鸣,别破坏他们的雅致!”

    他双眼瞪的大如牛眼,惊呼一声,“九哥,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一把捂住他嘴巴,死劲摇了摇头,意思是别出声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明白我意思,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他点头,我松开他,就听到那游天鸣说,“九哥,你手臂怎么会这样啊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这边跟游天鸣正在扯着,那边的郭胖子、陈天男、杨大龙三人,一人搂着一妹纸,在那摇塞子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咱们去医院看看!”那游天鸣拉着我,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,去医院检查也是好事,更为重要的是,此时已经过了十二点,也算是替陈天男过了生,而看郭胖子那些人的兴奋劲,没个三四点不会散场,就点点头,“行!”

    说着,我站起身,朝陈天男走了过去,大致上跟他说了一下,我跟游天鸣有点事要出去一会儿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或许以为我们受不了眼前这香艳的一幕,也没说啥,就让我跟游天鸣先走,说是他们尽快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一听我要走,也不知道是故意气我还是咋回事,一只肥手冲她边上那女人的胸脯摸了过去,惹得那女人娇羞一声,“胖爷,讨厌,老是摸人家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实在想不明白那些天天泡夜场的人,好好的生活不过,非得在夜场耍,就为了那两个白馒头?当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就跟游天鸣朝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夜总会,那游天鸣一脸紧张地盯着我,“九哥,到底怎么回事,你手腕怎么会怎样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,主要是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,就说:“我也不知道,先去医院再说!”

    说着,我俩拦了一辆的士直接去了医院,由于是深夜的缘故,医院人不多,偶有几个值班护士在走动,我们直接去了急症科挂号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总算轮到我们,给我看病的是一名中年男子,三十来岁的年龄,国字脸,一身大白褂,一见我,就说:“哪里病了?”

    我直接把手臂递过去给他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起先,那医生倒也没啥反应,用棉签在我手腕处捣鼓了几下,说是什么伤口化脓了,给我开点药,回家吃几天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有些气闷了,就说:“你再仔细看看!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