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71.第1071章 人皮棺(25)
    

    那郭胖子愣了一下,陡然朝我跪了下来,“九哥,坏消息是我又染上毒瘾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火了,手中的艾草水哐当一声掉在地上,我抬手就是一拳朝郭胖子砸了下去,正准备开骂,那郭胖子一脸苦相看着我,“我草,九哥,你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沉着脸,也没说话,就听到郭胖子说,“好消息是我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好冷的笑话。

    我有种想要踹死郭胖子的冲动,玛德,在这节骨眼上跟我说这事,这特么不是找抽么。

    瞬间,我不想再理郭胖子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凑了过来,笑道:“九哥,别跟郭胖子计较,他主要是想逗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莫名其妙的,今天他们这一个个咋了?怎么老是感觉神色有点不对,就将疑惑的眼光朝游天鸣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毛病!”我嘀咕一句,看着一地艾草水,气不打一处来,对着郭胖子又骂了几句死胖子,只好打算重新烧开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走了过来,“行了,你们俩个别闹了,九哥,今天是天男生日,那死胖子想去县城的酒吧玩,又怕你不同意,这才演了这么一出戏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朝陈天男看了过去,就看到他冲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那陈二杯说这三天不能挖坟,也就意味着这三天没啥事,去一趟县城也好,毕竟,好不容易来趟北方,见识一下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冲郭胖子骂了几句,心里稍微舒畅了一些,才说:“那,咱们几个就去趟县城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想起那艾草水已经打翻了,就对他们说,洗完澡再去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立马凑了过来,“九哥,烧开水这种事,哪里需要您老人家亲自动手,兄弟早就替你弄好,喏,烧好的艾草水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死胖子提着水壶在我面前扬了扬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水壶,我更火了,玛德,这死胖子是不是找死,先前烧开水的时候,屁也不放一句,现在又特么提水壶出来,说是早就替我弄好艾草水了。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想到是陈天男生日,也没再说什么,便提着水壶,匆匆洗了一个澡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感觉出错了,还是怎么回事,洗澡的时候,艾草水淋在身上,我总觉得身上有股搔痒,挠了几下,那种瘙痒就会消失,可,一旦艾草水淋上去,那股瘙痒感又会冒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,我急着去县城替陈天男庆生,也没多想,匆匆地洗了一个澡,穿好衣服,便跟着他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门口,那杨大龙凑了出来,说是作为东道主,陈天男生日哪能少得了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一行五人浩浩荡荡朝县城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离杨家村最近的是县城叫拎海市,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,由杨大龙,我们几人坐在车上,一路上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车上的时候,我总觉得手腕、脚踝、胸口、腹部以及脖子特别痒,碍于杨大龙在边上,我一直强忍着。

    到后来实在受不了,就让郭胖子坐到副驾驶位,我则坐到后排,时不时会挠几下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拎海市时,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,那杨大龙说这一块他非常熟悉,领着我们去了一个名叫不夜城的夜总会,又在那订了一个超大包厢,我们几个人坐在那包厢里面,显得格外空荡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提议叫几个陪酒小姐过来助兴,陈天男跟杨大龙连忙同意下来,说是喝酒哪能少得了女人。

    而我跟游天鸣则一个劲摇头,死活不愿意,这也没办法,我们五人当中,郭胖子、陈天男、杨大龙这三人是一路货色,无女不欢,而我跟游天鸣属于老实巴交的男人,之所以来这地方,无非是冲陈天男生日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见我不同意,凑了过来,抓住我手臂就是一顿猛摇,差点没把我恶心死,最后实在是没办法,我只好来了一句,“你们叫就行了,别把天鸣给带坏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跟游天鸣拿了几支啤酒坐在边上喝酒,而郭胖子他们三人在另一边一顿胡吹猛海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玩?”那游天鸣拿起酒瓶跟我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捞起酒瓶,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口啤酒下肚,我忽然感觉身上的瘙痒感更重,恨不得将身上的皮肤全部剥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没事吧?”那游天鸣好似发现我情况有点不对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说,有事,但是看到游天鸣玩的开心,再加上今天又是陈天男生日,要是我出点啥事的话,这场生日肯定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强忍那股瘙痒,就说:“没事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放下酒瓶朝厕所走了过去,在经过郭胖子他们边上时,那郭胖子拉住我,死活要我喝一杯,说是为了替陈天男庆生,这酒必须得喝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接过酒杯喝了一杯,又依次跟陈天男杨大龙喝了一杯,便朝厕所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厕所,那股瘙痒感如同火烧般,我一把掀开衣服,一看,我有些懵了,腹部那条痕迹更甚,再朝手腕跟脚踝处看去,隐约有道割痕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脑子闪过一个名词,剥皮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难道白天在坟场,那些脏东西是想剥了我的皮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只觉背后一凉,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冒了出来,咋办,难道那些脏东西真要剥了我的皮?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那股瘙痒感愈来愈强,令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情不自禁朝搔痒处挠了过去,越挠越痒,越痒越挠,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挠了多少下,就知道左臂手腕处那层皮肤露出一道口子,隐约能看到里面血肉,一丝丝黑色的东西顺着手腕处朝地面滴,一滴一滴的,散发出一股极臭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这种腐臭味有股说不出来感觉,令人鼻子格外不舒服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