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9.第1069章 人皮棺(23)
    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死胖子应该是中邪了,二话没说,就朝杨大龙他们喊了一声,“谁是童子,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那些人你看我,我看你,愣是没人上前。

    我有些郁闷了,在某个晚上,我被温雪给那啥了,不然,我肯定是童子,但,眼前这些人,除了陈天男他们,剩下的都是一些中年人,难道指望这些中年人是童子?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把主意打在那些孩子身上,但转念一想,那些孩子本身就不适合出现在坟包,若是让他们过来,我心里有些没底,主要怕那些孩子惹上一些脏东西。

    就在我为难之际,那游天鸣走了过来,他声音特别低,“九哥,我…我还是童子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游天鸣以前是在外面混黑的,还是童子?不可能吧,我记得上学那会,都说外面混的人不缺女人,甚至可以说是,夜夜换新娘,就说:“天鸣,这事不是开玩笑的,你能确定你真是童子?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真是!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居然脸红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表情,我彻底信了,就冲他说,“那行,脱裤子!”

    “啥!”他一愣,脚下朝后推了过去,警惕地盯着我!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就说:“给郭胖子来泡童子尿!”

    说着,我立马转过身去,不到十秒钟时间,就听到一阵沙沙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听到郭胖子杀猪般的嚎叫,“游天鸣,老子要弄死你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别算是放下心了,扭头一看,差点没笑出来,你说尿就尿吧,那游天鸣非得照着郭胖子头上淋下去,整个画面有股说不出来的喜感。

    当下,我强压心中那股笑意,一把攥住郭胖子,就说:“别特么废话了,赶紧跑!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好似没发现情况不对劲,伫在那,直勾勾地盯着游天鸣,直到我吼了一声,那郭胖子才站起身,撒腿就朝杨大龙那个方向跑了过去,我跟游天鸣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离开那坟包的一瞬间,陈二杯的语速陡然快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他念得东西起了作用,还是巧合,坟场忽然掀起一股阴风。

    那阴风好生奇怪,成螺旋状,掀得地面起了不少灰尘,缓缓地朝第一座坟包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跟游天鸣对视了一眼,那游天鸣说,“九哥,你这朋友,恐怕并非凡人吧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一直盯着那股阴风,就发现那阴风好似被人控制一般,由第一座坟包开始移动,最后停在第十座坟包边上,然后缓缓散了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阴风是陈二杯召的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陈二杯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脸色惨白,嘴里依旧在念叨那些听不懂的话,不过,与先前的语速相比,他现在的语气慢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卧槽,二杯,你特么是神人啊,居然能呼风唤雨。”那郭胖子尖叫一声,立马朝陈二杯边上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带出来的效果是,我们所有人都朝那陈二杯看了过去,别说郭胖子,就连我也认为那股阴风是陈二杯召唤出来的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主要是那阴风出现的实在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这朋友是人么?”那杨大龙拉了我一下,颤音道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“绝对是人!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…”那杨大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要说什么,无非是那股阴风,就说:“应该是巧合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不想让陈二杯暴露出来,毕竟,他佛子的身份,目前就我跟李建刚知道,而那喇嘛在离开时,曾招呼过我,让我切莫把陈二杯身份泄露出去,说是让佛子在俗世中磨砺。

    我这边正在跟杨大龙说话,那边的陈二杯好似已经念完那什么话,站起身朝我走了过来,手头上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他要去一个地方,需要离开三天,让我在这三天内切莫挖坟!

    要是没有先前那一幕,我肯定不会相信他的话,但是,刚才那股阴风实在是太诡异了,就点点头,问他:“你要去哪,要不要我陪着!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又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他要去的地方就在这附近,一个人能搞定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同意他的话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见我同意,笑了笑,朝坟场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觉得这陈二杯有点陌生,陌生到我都认识了,就觉得自从见了那喇嘛后,陈二杯的气质在发生变化,与我们好似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他,刚才那股阴风是他召唤的么,但考虑到边上的人太多,也没问,直到后来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我跟陈二杯聊起坟场的事,我问他当时那股阴风是他召唤的么。

    他说,不是,那股阴风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他当时念得是什么咒语。

    他说,是佛教的一种梵文,其效果是渡煞,说白点,就是消除坟场的一些煞气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当时坟场的气氛为什么会变。

    他说,释迦牟尼佛曾说过,万物皆空,只是在俗世中染上了杂质,当杂质消除时,其空间会变得扭曲,甚至会变形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听不明白他的话,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啥。不过,我只知道两件事,第一件事是,那股阴风并不是他召唤的,第二件事是,坟场气氛会变,是某种煞气消除了,或者说被镇压了。

    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解释是,随着他的咒语,坟场的气场有所改变了。

    但,当时的我,并不知道这一切,还以为那阴风是陈二杯召唤的,至于杨大龙的一众亲属,对陈二杯更是奉若神仙,特别是离开时,不少人已经跪了下去,朝陈二杯离开那个方向拜了下去,说啥遇到真神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番巧合,让我在处理人皮棺时,方便了不少,至少杨大龙那一众亲戚对我们是言听计从,每日每餐都是好酒好菜招待着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把陈二杯的话说出来,那些人想也没想,立马说:“二杯大仙说三天后,那便三天后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众人收拾好东西,浩浩荡荡朝村内走了回去,也不知道为什么,离开时,我总觉得坟场有什么东西盯着我,盯得我背后发凉,扭头一看,又是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最为诡异的是,就在他们所有人都走了后,我落了一样东西在坟场,回头去捡,还没捡起那东西,我忽然感觉好似有人抚摸我后背,凉凉的,定晴一看,我四肢发麻,整个人直愣愣地倒在坟场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