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8.第1068章 人皮棺(22)
    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让杨大龙又带我去看了看他太公的坟包,其结果与他爷爷的坟包差不多,都属于那种可以替子孙积攒福荫。

    这让我愈发觉得先前那坟场有问题了,一连两块坟地都是这样,难道是巧合?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又让杨大龙领我去看了一下他高祖父的坟包,结果还是那样,可以替子孙积攒福荫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三代都这种情况,按说,再往上也是这种坟包,唯有这样才能造成杨大龙此时此地的经济,可是,我们去的那块坟地根本没这样的坟包,这根本对不上号!

    “二哥,你确定祖上就埋在那块坟场?”往回走时,我实在是摁耐不住内心的疑惑,朝杨大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被我问的快哭了,“三弟,俺祖上真的就在那块坟场,绝无虚言!”

    带着疑惑,我回到那坟场,就发现游天鸣他们蹲在边上聊天,杨大龙那些亲戚则在坟场边上嗑瓜子唠嗑。

    见我们过来,游天鸣他们立马凑了过来,问我:“九哥,怎样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径直朝那十座坟包走了过去,先是看了看坟包周围的土质以及草木的成长情况,就发现这边的土质与草木跟正常的一模一样,毫无任何差别。

    后是看了坟场周围的风水走向,失望的是,毫无差别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陷入两难之地,从杨大龙祖上风水来看,这十座坟包与杨大龙的情况绝对不符合,但,杨大龙一众亲戚却是坚持他们祖上就是葬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陈二杯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手头上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让我到边上去。

    我正烦着风水的事,就摇了摇头,让他在这说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陈二杯一把攥住我手臂,拉着我就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边上,陈二杯朝坟场那边瞥了几眼,手头上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说坟包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下,我就纳闷了,这陈二杯是怎么看出坟包有问题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脸上闪过一丝恐慌,指着第十座坟包比划了好半天,意思是第十座坟包有问题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眼神看去,心生疑惑,这第十座坟包,对于整片坟包来说,那座坟包风水最差,毫无任何建树,甚至可以说,那里的风水会影响到后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这杨大龙一大家子人身子健康的很,与那里的风水格格不入,就对那陈二杯说,“二杯,你想表达什么,那里的风水不好!”

    他死劲晃了晃脑袋,嘴里唔唔唔的叫着,手指不停地指着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真的懵了,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就说:“你慢点比划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二杯更急了,一把攥住我就朝坟场跑了过去,我估摸着他是真急了。

    走到坟场,杨大龙他们一脸疑惑地盯着我们,好似不明白我们要搞什么,游天鸣等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二杯,你到底要搞什么!”我有些急了,就朝陈二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他拉到我到第十座坟包边上,手头上不停地比划。

    这次,我看懂了,他意思是第十座坟包边上还有坟。

    等等,还有一座坟包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脚下看了过去,这块地方平坦的很,没有任何坟包的痕迹,更为重要的是,这地方的泥巴呈那种深红色,根本不像有人埋葬过,就说:“二杯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他急了,嘴里不停地唔唔唔叫着,手头上不停地指着地面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好似想到什么恐惧的事,拉着我拉腿就跑,在跑动时,他嘴里发出一种很奇怪的腔调,那腔调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就像是老水牛发出的那种声音。

    我被他捣鼓的是彻底郁闷了,就问他:“二杯,你到底想表达什么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我,拉着我跑到十米开外的地方,盘腿而坐,双手合十,嘴里飞速的念叨着什么东西,最为诡异的是,随着他念出来那些听不懂的话后,整片坟场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若说先前坟场的气氛比较舒适,此时的坟场给人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,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笼罩着整片坟场,令人呼吸变得有些舒畅,就好似被人捏住鼻子一般。

    一发现情况,我有些懵了,猛地朝杨大龙他们喊了过去,“快,都跑我这边来!”

    他们好似也发现这种情况了,一个个不要命地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跑动的时候,我发现一直跪在坟包边上的郭胖子好似有些不对劲,他先是做了几个起身的动作,诡异的是,那郭胖子一连做了好几个动作,愣是没啥反应。

    我以为郭胖子在逗我们玩,就朝他喊了一声,“郭胖子,别闹了,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…我…我双腿起不来了。”那郭胖子脸色惨白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我一愣,莫不成跪久了,双腿跪麻了,就说:“先掐几下!”

    “掐了,没用!”那郭胖子一脸哭相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急了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猛地朝郭胖子走了过去,刚到他边上,我立马感觉到坟场变了,具体哪变了,我说不上来,就觉得这坟场周围好似站了不少人,奇怪的是,我看不到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死胖子,下次在坟场乱说话,看老子不撕了你那张嘴!”我朝郭胖子骂了一句,攥住他手臂就准备拉他起来。

    一拉,我感觉我拉的不是人,而是汽车,入手估计有上千斤重。

    再拉,还是那种感觉,就觉得郭胖子的体重好似在这一瞬间暴涨了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莫不成这郭胖子中邪了不成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郭胖子扭过头朝我瞥了一眼,诡异的是,那死胖子居然冲我邪笑了一声,那笑声格外尖锐,令人耳朵特别不舒服,就好像蚊子钻进耳朵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吓得连忙松开他,脚下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几步,定晴一看,郭胖子还跪在那,脸上依旧挂着那种邪笑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