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7.第1067章 人皮棺(21)
    

    那郭胖子听我这么一问,手中的动作陡然停了下来,“九哥,你说的是什么鬼东西啊!”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一把抓住郭胖子裤脚,这上面有块带血色的泥土,我拿了下来,放在鼻子前嗅了嗅,有股很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在这坟场怎么会有带血的泥土?

    我起先以为是郭胖子受伤了,就问他身上哪里痛,那郭胖子说,没事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疑惑了,就问他:“这泥土在哪座坟包弄得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朝第七座坟包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跑了过去,这第七座坟包看上去跟普通坟包没啥差别,就是坟头的位置有裂开一道拇指大的口子,我仔细看了看,并没有带血的泥土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是郭胖子弄错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围着第七座坟包看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愣是没发现带血的泥土,又在附近几座坟包看了一下,失望的是这带血的泥土,就好似凭空出现在郭胖子裤脚内。

    按情况来看,郭胖子刚才就在这坟场,并没有去哪里,这带血的泥土绝对是在坟场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见我愣在那,走了过来,问我:“九哥,你找带血的泥巴做什么?莫不成你对泥巴有特殊爱好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玛德,这死胖子嘴里说出来的话,除了色还是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游天鸣、陈天男以及陈二杯走了过来,那游天鸣说,“九哥,这带血的泥土,我以前听师傅说,好像意味着血光之灾啊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的确有这么一种说法,说是泥带血,人带灾,这话意思是,带血的泥巴出现在谁身上,谁就会遇到血光之灾,也正是这样,我才会问郭胖子那泥土那弄回来的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听完游天鸣的话,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“九哥,你意思是我会遇到血光之灾?”

    我轻轻点点头,就说:“按照这一说法来看,你的确会遇到血光之灾!”

    “那我抠破自己指甲,出点血,算不算应灾了?”那郭胖子一脸紧张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应灾,但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,主要是不知道这带血的泥土来自哪座坟包,要是知道的话,可以做点仪式,再烧点黄纸跟死者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我叹了一口气,也没说话,倒是游天鸣在边上回了一句,“胖子,我觉得吧!你先前说话得罪死者了,最好跪在那边,别起来,免得那些死者找你麻烦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郭胖子估计也是怕了,朝游天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真的,我怎么可能骗你!”那游天鸣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那郭胖子刷的一声就跑了过去,二话没说,对着坟头就跪了下去,一脸虔诚地在那祷告!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跟游天鸣对视一眼,笑道:“天鸣,没想你也变皮了!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我们吃死人饭的,若自己不给自己找点乐子,那活着还有啥意思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就问我:“对了,九哥,那滴血的泥土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人皮棺煞气重,以前听老秀才说,煞气重到一定地步会实质化,而这个实质化又以血色为重,要是没猜错,人皮棺应该就在这坟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叹了一口气,皱了皱眉头,“令人担心的是,恐怕整座坟场的死者都受到人皮棺的影响了,这事办起来有些棘手,我怕一个不小心,等待我们就是被孤魂野鬼缠身!”

    “怕了?”那游天鸣一笑,“九哥,师傅说你是异人,梅花易数推算不出你的命理,他老人家曾经花了好几天时间特意推算你的命理,结果得出一个结论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还有这回事?就问他,“什么结论!”

    “生于村,死于村,将来恐怕要走上文人那条路。”他看着我说。

    “文人?”我不明白他意思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“师傅当时说你的命理时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老人家眉头紧锁,说啥文人,又说你的未来不在推算之列,具体啥意思,师傅他老人家也说不清,总之而言,依师傅的意思,你是异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当真是苦笑不得,就我一个高三还没毕业的半桶水,会成为文人?扯淡吧!

    至于他说的异人,我倒是知道一些,这类异人并不是小说中那些拥有什么透视、穿墙的特异功能,而是一种命理,根据每个人八字,再结合阴阳五行去推算,得出来的结果若是非常清晰,便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若是得出来的结果模糊不清,这类人便属于异人。

    最为蛋疼的是,这类异人并不是说大富大贵,而是贫穷至极,要么穷的死,要么一身病,要么下贱的很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我脸色变了变,也不好说话,就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别介意哈!我就是随口一说!”那游天鸣见我脸色不对,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就问他:“你师傅给你推算过没?有没有说你将来的命运?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低声道:“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一愣,惊呼一声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师傅说,我最终的下场是死无葬身之地,但是,我命里会遇到贵人!”

    “贵人?”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对,师傅说,我命里的贵人就是你,只要跟你身边,我将来的命运会有变化,连带唢呐匠这一行都有迎来一番新的改革,所以,在十堰市,我毫无保留的跟在你身边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明白过来,难怪游天鸣那时候对我的话言听计从,在十堰时,我一直在纳闷这事,现在听游天鸣这么一说,敢情我是他命里的贵人?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咋没觉得自己是贵人?

    当下,我正准备问他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本声传了过来,扭头一看,是杨大龙领着他那些亲戚过来,待他们走到我边上时,我一下子就火了。

    玛德,那杨大龙过来就算了,他身后居然还跟着一票小孩,甚至比先前还多了三个。

    我记得离开之前,我特意招呼杨大龙别让小孩出现在坟场,而现在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沉着脸走到杨大龙边上,“二哥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杨大龙好似知道问的是啥,就说:“三弟啊,俺那群亲戚不信,说是你要害他们!”

    醉了,真的醉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跟他们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平白无故害他们作甚?就绕开杨大龙朝他那些亲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开口,走过来一名四十来岁的妇人,从面向来看,这妇人不好招惹,一对眉毛又浓又粗,都挤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她先是瞥了我一眼,一手叉腰,指着我骂,“你个损色,打的什么主意,不想让俺们家孩子沾灵气是不,你信不信俺们把你下面切了,咽笋条吃!”

    我…我被她骂的,毫无还嘴之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起了我们村子的刘寡妇,要是把她带在身边,遇到这类问题,应该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准备学着刘寡妇的样子骂人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还没开口,那边凑过来五六名妇人,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我,先前那妇人骂:“你个损色,敢再提不让俺们家孩子出现坟场,俺们几姐妹活撕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是真心醉了,就朝杨大龙看了过去,他苦笑一声,说:“三弟啊,莫怪俺,俺招架不住!”

    好吧!我特么也是无语了,面对这么一群悍妇,谁敢还嘴,我认怂了,只好后退一步,就说:“各位婶子,我也不说不让孩子们出现在坟场,我只求你们等会挖开墓穴时,你们能孩子转过身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实在是迫于无奈。

    那群妇人想了一下,也没说话,看那架势好似有些意动了,我连忙说:“各位婶子,你们试想一下,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吧!总不能害你们吧!主要是那人皮棺煞气极重,而小孩子灵性未稳,一旦招了煞气,轻则变傻子,重则会毙命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群妇人交头接耳一会儿,最后统一点了点头,不过,她们的底线是,孩子们必须在坟场,用她们的话来,这样能沾点祖先的灵气!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我只好选择默认,我怕再说下去,那群妇人会闹起来,这也办法,在我们农村,为了丧事上的一碗饭能大打出手,更别提这种沾祖先灵气的事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那群妇人商量好,就在她们带着孩子站在坟场边上,而我则跟杨大龙以及他们家几个当家亲戚开始商量坟包的事。

    我先是问杨大龙,能不能确定人皮棺在这坟场。

    他们一众亲戚集体点头,说是他们小时候听家里长辈说,这坟场有他们祖上的坟包,具体是哪块,他们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们,他们祖上生前有啥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说,他们祖上是个农民,一辈子都在乡下务农,算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极其平凡平素。

    问到最后,我朝杨大龙问了一句,“二哥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们家的亲戚当中,除了你,还有谁是有钱人没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三弟,俺们家就俺经济条件稍微宽裕一点,其他亲戚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,稍微好一点就是昨天让你赶走的大伯,他家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,不过,还欠了十万块,也算不上富贵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从这种情况来看,他们家祖上的分水属于下等偏上,属于积阴福那种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眼前这块坟场的风水,绝无积阴福的可能,这与杨大龙的实际情况有点对不上号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对杨大龙说,“二哥,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你家祖上另外几块坟地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疑惑地看着我,“三弟,你要那些坟地干吗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跟他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他听后,皱了皱眉头,嘀咕道:“这可有点难办,俺爸早年前死在外地,当时没钱,便把尸体葬在外地了,俺爷爷跟太公的坟地就在这附近,俺可以带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按风水来说,父亲的坟地对子女影响最大,其次是爷爷,再往上对子孙的影响逐渐递减,要是看不到杨大龙父亲的坟地,这事有点难搞,就问他:“知不知道你父亲葬在哪?”

    他说,“知道,听那边的道士说,俺父亲的下葬的地方很普通,不是啥好地方,倒是俺爷爷的坟地,不少道士说是块好地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没多想,就让他领我去看看他爷爷的坟地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领着我就朝左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块坟地离的挺近,只隔了大概半里路的样子,我到那坟场一看,坟地的确不错,美中不足的是,这坟地缺少一股灵动,有风而无水,这样风水地的子孙身体比较健康,至于财运这一块,极其平凡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杨大龙爷爷那块坟坐向比较好,属于坐东向西,这样的坐向可以替子孙积攒一些福荫,这与我先前猜测的一模一样,杨大龙之所以能发财,与祖上积攒的福荫绝对有关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