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4.第1064章 人皮棺(18)
    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跟陈天男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九哥,还记得那个跟你长的一样的人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你说洛东川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按照那个女人的打算是致苏梦珂于死地,应该是洛东川在中间起了作用,至于真相如何,当今世界只有三个人知道,一是洛东川,二是我们家那个女人,三是苏梦珂,不对,应该说王初瑶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仔细想了想,郎高跟我说过,苏梦珂应该没死,而乔伊丝也说过类似的话,再加上王初瑶当初的行为举止,我有些动摇了,难道苏梦珂真没死?难道这世上真有转魂这么神奇的事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根本不知道该不该相信,心中则下了一个决定,解决人皮棺后,必须去一趟京都,正好那个时候恰逢玄学协会大选,那洛东川应该在那。

    至于王初瑶,直觉告诉我,近期根本找不到她,也不知道她现在躲在那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陈天男媳妇,我不敢去找,一来这是陈天男的家事,二来听陈天男语气,他好似不希望我去找他媳妇,我估摸着应该是陈天男有什么把柄在他媳妇手里拽住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唯有找洛东川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陈天男聊了几句,又问了他一些问题,他都一一回答,唯有在苏梦珂的事情上,他一直避重就轻。

    当我问他,“天男,你先前说,苏梦珂的死跟你有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因为从头至尾,陈天男从未提过他在这件事当中充当什么角色。

    他面上闪过一丝愧疚,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王初瑶是我找到的,苏梦珂跟你的事,也是跟我们家那女人说的,她…她当时用我双亲的性命威胁我,要是不同意,她…她就弄死我双亲,我…我”

    说着,他痛哭起来,抽泣道:“要不是我,嫂子不会死,听那洛东川说,嫂子本来有救治的方法,只是后来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陡然停止抽泣,冲着我跪了下去,猛磕头,一个劲地说对不起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事也怪上陈天男,就算他不说出来,以白莲教的势力,要查清我跟苏梦珂的事,只是时间问题,唯独这王初瑶有些无辜,当然,这一切建在王初瑶跟苏梦珂换魂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梳理了一下思路,也不说话,捞起酒瓶灌了一口,一直盯着前方的海面,有人说,人生就是一场旅程,是喜是悲,全靠自己掌握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超脱自己的掌握,甚至可以说,喜怒哀乐悲已经不受自己控制,而是完全由外人控制。

    她好,我喜。

    她坏,我悲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或许是情债太多,又或许是为人太老实,不知不觉就欠了那么多情债,程小程、乔伊丝、苏梦珂、温雪,四个女人四段情债,不对,还有个梨花妹。

    只是,那是的我,对梨花妹完全没感觉,并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那一晚上,我们几个人在海滩边上喝了三箱啤酒,到最后已经摸不清方向,几个人躺在海滩边睡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苏梦珂来找我了,她在梦里对我说,九哥哥,来找我,来找我!

    我醒过来时,眼角是湿的,郭胖子问我咋哭了,我说,估计是海水溅到眼眶了。

    呼,该说的说了,该知道的也知道了,除了恨上白莲教,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形容那时候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人活在这社会上有时候就是无奈,即便前一秒伤心的撕心裂肺,下一秒还是要强颜欢笑地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毕竟,工作是最基本的生存方式,没有工作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存的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,伸了一个懒腰,掏出手机看了看,十三个未接电话,都是杨大龙打的,我一掌拍在额头上,立马给杨大龙打了过去,不到三秒钟时间,电话通了,传来杨大龙急促的声音,“三弟,你们昨天干吗去了,怎么没回来?是不是遇到事了?你们现在在哪,俺立马过来接你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淌过一丝暖意,大致上跟他说了一下,昨天晚上喝的有点高了,在外面过夜了,一小时后回到杨家村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再三询问了几句,匆匆挂断电话,说是需要准备找墓的东西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游天鸣他们先后醒了过来,一见满地酒瓶,我们几人相视一笑,谁也没说话,值得一提的是,郭胖子看向陈天男的眼神变得有了几分善意,我甚至眼尖的看到郭胖子的银行卡出现在陈天男口袋,只是陈天男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郭胖子应该是知道陈天男的情况后,把自己的全副身家给了他。

    郭胖子这人就这样,口头上不饶人,心里还是蛮善良,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白胖子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收拾一下昨天夜里的战场,然后回到镇上,租了一辆三轮摩托车直接回了杨家村。

    路上,那郭胖子有意无意地会朝陈天男那边挨过去,好几次朝我打眼神,意思是让我做个和事佬,我直接无视他眼神,我相信以郭胖子八尺厚的脸皮,绝对会主动找陈天男合好。

    这不,刚到杨家村,那陈天男或许喝多了,下车时差点摔了下去,那郭胖子立马凑了过去,一把拉住陈天男手臂,紧张道:“天哥,没事吧!要不要我背你!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一笑,在他胸口捶了一拳,笑道:“死胖子,我还没弱到那地步,照顾好你老二就行了,别人工摧毁过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老子从来不撸!”那郭胖子笑骂一声。

    “草,你那台电脑,我估摸着有50个g,都是小/片。”陈天男回了一句,两只手臂紧紧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他俩没事,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了,笑了笑,就领着他们进入杨家村,打算全力弄好这次的人皮棺,至于苏梦珂的事只能往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