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3.第1063章 人皮棺(17)
    

    那陈天男听我这么一问,一口气灌了一支啤酒,借着酒劲,说:“九哥,嫂子的死,这里面夹杂了大量的信息,我…”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催了他一句,“你倒是说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支吾老长一会儿时间,愣是没说个所以然出来,把我这边上急的差点没吐血,就一个劲问他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三四分钟时间,那陈天男方才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这事说来有些长,得从我娶媳妇开始说起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让他慢慢说,那郭胖子有些不耐烦,在边上嘀咕一句,“陈天男,你特么是个爷们,就特么快点说,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!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瞥了郭胖子一眼,开始讲述了关于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据陈天男所说,他对这场婚姻,有股说不出来的失望,甚至可以说是反感的很,但,他媳妇挺会讨他爹欢心,最终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逼着他娶了他媳妇。

    他生活的改变,也正是从娶了媳妇后开始。

    起先夫妻俩倒也正常,跟普通新婚夫妻差不多,大概在一起一个月后,他在某一天发现他媳妇在外面有男人,这让陈天男几欲疯狂,边找着他爹理论了一番,大致上是要离婚,让他爹别干涉。

    令人疑惑的是,他爹在知道这事后,不但不支持离婚,居然还将公司的一部分股权转交给了他媳妇。

    这把陈天男给气的,终日酗酒,他甚至怀疑过他媳妇跟自己亲爹有一腿,不然,出了这事,怎么可能会作如此决定?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陈天男一直沉迷在酒吧,大概是五月份的时候,他媳妇忽然找到他,让他加入一个教会,叫白莲教。

    陈天男贪玩不假,但并不傻,他自然知道这所谓的白莲教不是什么好玩意,当机立断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令他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拒绝的第二天,他双亲用自杀威胁他加入白莲教。

    陈天男立马明白过来,双亲估计早已加入白莲教,就趁晚上找到他父亲商量以后的事,结果尽失人意,父亲早已沉迷白莲教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双亲变成这样,陈天男对他媳妇的恨意,可以说是达到了顶点,曾多次想过用什么手段弄死他媳妇。

    奈何,事不尽人意,每次的暗杀,都被他媳妇给发现了,到最后实在没办法,陈天男只好委曲求全加入那白莲教。

    谁曾料想,一入白莲教,他家族的悲惨命运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先是大伯、三叔被忽悠的进入白莲教,后是一些旁系亲属也被忽悠进去,整个大陈家,愣是没漏下一个,悉数进了白莲教。

    最让陈天男崩溃的是,入白莲教就入白莲教吧,偏偏那女人还要了他们所有的财产,用陈天男的话来说,从去年五月底开始,他身上已经没了一分钱,所有的钱财全在他媳妇手里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郭胖子有些不相信,就质疑道:“你们家人都是傻/逼么,心甘情愿把家产交出去?”

    我白了郭胖子一眼,“郭胖子,你不懂就别乱说,那所谓的白莲教应该是采用一种宗教信仰式的洗脑模式,就像那些搞传销的一样,让人心甘情愿的交出家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九哥分析的有道理!”那游天鸣在边上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说话,就示意陈天男继续说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灌了一支啤酒,继续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他身上没钱后,一切生活都受制于他媳妇,就连他双亲平常也被她媳妇给管着,说白点,他媳妇依然成了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我问他,那女人既然已经谋取了家产,为什么还不离婚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答案是,那女人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家产,而是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这个他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,那陈天男说,他媳妇曾经让他给我下药,陈天男顾及到兄弟之间的感情,一直没同意。

    这直接惹恼了那女人,其结果就是那女人将恨意转到了苏梦珂身上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为不解,我那时候跟苏梦珂的接触不错,反倒是跟乔伊丝接触多一些,就问陈天男原因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跟我说了一个人名,令我整个人都蒙了,他说:“乔秀儿!”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白莲教教主的事,而那乔秀儿正是白莲教主,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,那女人为什么不害乔伊丝,反倒加害苏梦珂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,那苏梦珂可是乔秀儿的外甥女,她怎么忍心啊!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苏梦珂死亡时,那乔伊丝也在场啊!

    她怎么会那么狠心啊!

    虎毒尚不食子,那乔秀儿怎么会…。

    我立马问陈天男,“这事跟乔秀儿有关没?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模凌两可,说是他不清楚,又说听他媳妇讲他媳妇是听了上头的命令。

    随着他这话一出,我最后一丝疑惑也揭开了,我刚才一直在纳闷,我跟他媳妇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想害我。

    而现在我觉悟过来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乔秀儿想置我于死地,这才吩咐陈天男媳妇对我下手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心中生出一股愧疚感,若是照这样的情况来看,陈天男的遭遇还是受到我的牵连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好似看似看出我的愧疚,就说:“九哥,你别乱想,就算不认识你,那女人也会对我们家下手,她之所以后来要害你,是因为无意之中发现我跟你的关系,这才生出那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稍微好受一些,就问他,“那女人是怎样害苏梦珂的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缓缓解释道:“具体过程我不是很清楚,不过,我隐约听到一个名词,换魂,而换魂的对象正是苏梦珂跟王初瑶,我曾怀疑过苏梦珂根本没死,而是跟王初瑶换了一个灵魂,也就是说,死去的不是苏梦珂,而是王初瑶!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不是乱了套么,刚才还说那女人要害苏梦珂,而现在又说苏梦珂跟王初瑶换了灵魂,这不是自伤矛盾么?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