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1.第1061章 人皮棺(15)
    

    待杨有福等人离开后,我们一众人开始商讨人皮棺,那杨大龙说,这次人皮棺是大事,需要宴请同村人吃酒,又说在不破坏仪式的情况下,要尽量热闹一些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人皮棺算是迁坟,能低调就尽量低调一些,没必这么高调铺张,可,他那些亲戚不这么认为,说是这迁坟关乎到整个杨家的声誉,就算打肿脸,这个胖子还是充的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在农村就这样,谁家办个什么事,都会拿来比较,例如某人结婚,花了多少钱,又置办了多少酒席,这些事情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议点,说白点,这就是相互攀比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种攀比,导致某些事情越来越没味了,有得都是金钱之间的较量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同意他们的提议。

    到最后,我们开始商量怎样将那人皮棺挖出来,那杨大龙说,他那祖上葬在三里开外的一座孤山上面,那上面一共十座坟场,他祖上的坟墓就是其中一块,至于具体怎么找,就看我用什么手腕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结果,我很是无语,也没说啥,就让他们准备好东西,待游天鸣到来后,明天一大清早就去找墓穴,至于其它事情,我们一概不负责,那杨大龙说,我们专心捣鼓人皮棺就行了,剩下的事情他来搞定。

    商定好这一切,我们所有人匆匆吃了一顿饭,那杨大龙领着我们四处转了转,也算是熟悉周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北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平,一马平川,遥望千里,不像我们南方那么多山峰,至于民风方面,作为南方人不好点评,毕竟,每个地域都有不同的生活习俗以及民风。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的时候,那游天鸣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已经到了火车站,不知道怎么去乡下,就让我们去镇上接他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领着郭胖子他们直接去了镇上,那杨大龙说是有些私事要留在乡下处理,给我们一人掏了三千块钱,说是看中喜欢的就买,他不差钱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钱财,我们自然没要,毕竟,我们是来办正事的,又不是来这边要钱的,便婉言拒绝他的好意,一行人去了镇上,大致上溜达了一圈,傍晚时分,游天鸣出现在汽车站。

    他这次穿的还算正统,花格子长袖,一条青色长裤,脚下是一双运动鞋,背后背着一支唢呐,那唢呐与我们平常见到的唢呐有些不同,有一米长的样子,他用一块红布给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见他,我走了过去,“天鸣,你总算到了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

    当下,我把郭胖子等人介绍给游天鸣,又向郭胖子等人介绍了一下游天鸣。

    或许都是年轻人,不到一会儿功夫,有说有笑的,特别是郭胖子在听到游天鸣以前是混社会的,双眼泛光,开口一个天哥叫着,闭口一个天哥叫着,至于陈天男,早已被他抛到脑宵云外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句,郭胖子这人太特么市侩了,特别是在交友这方面,若是没产生意见,啥话都好说,甚至能把脑袋给对方当凳子坐,一旦产生意见,他能厌恶那人一辈子。

    说不上这种性格不好,至少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趁着他跟游天鸣说话的功夫跟陈天男随意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或许是受郭胖子影响,心情显得有些沉重,一直闷闷不乐的走在最后面,至于陈二杯则一直默默无闻地跟着走。

    因为游天鸣是跟郭胖子他们第一次见面,当天晚上,我们并没有直接回乡下,而是镇上的一家小饭馆吃了一顿,又喝了几瓶酒瓶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后,那郭胖子不知道是喝醉了,还是咋回事,一把搂住游天鸣肩膀,“兄弟啊,我跟你说,人这辈子交朋友特重要,千万别交那些重色轻友之人,特别是那种怕老婆怕到能让兄弟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在场都是明白人,都知道他这是讽刺陈天男,我脸色一沉,就说:“死胖子,喝多了就闭嘴,没人拿你当哑巴!”

    他打了一个酒嗝,带着几分醉意说,“九哥啊,这事憋在我心里不舒坦呐,咱俩从高中开始玩起,眨眼都好几年了,我从未见你被人欺负那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扭头看向游天鸣,“兄弟,你是没看到那天的场面,九哥被那女人欺负成什么样了,一个牛高马大的女人对着九哥就是一顿数落,数落的那个话啊,比杀父仇人还要狠,也就是九哥考虑他们家庭和谐,这才没发飙,要换成老子,早就大嘴巴大嘴巴抽她了,太特么欺负人,欠钱咋了,欠钱就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越说越激动,到最后干脆一掌拍在酒桌下,吓得边上那些吃饭的食客们纷纷夺过来疑惑的眼光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火了,这死胖子别的本事没有,嘴上功夫比妇人还要厉害,一把拉住他,低声喝斥道:“死胖子,天男有自己的苦衷,你特么能不能闭上你的嘴!”

    他一把打开我手臂,“我闭不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提着酒瓶朝陈天男走了过去,“陈天男,你tm要是个男人,就立马跟你家那个臭婆娘离婚,老子就不信,以你的条件找不到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们所有人脸色都变了,俗话常说,宁拆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,这郭胖子莫不成是疯了,我立马站起身走了过去,拉着那胖子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奈何,郭胖子实在太胖了,根本不动,无奈之下,我只好瞪了他一眼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郭胖子说:“陈天男,九哥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们俩兄弟玩的最好了,很多事情我不想跟你说,是因为我跟九哥一样考虑到你们家庭和谐,可…可…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郭胖子举起酒瓶就朝自己头上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霎时,全程一片哗然,鲜红的鲜血冒了出来,还带着一股刺鼻的啤酒味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些懵了,本来只是让他们跟游天鸣吃个饭,而现在居然演变成这样,我特么也是郁闷了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