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60.第1060章 人皮棺(14)
    

    随着我这话一出,杨大龙那些亲戚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我,有几个人已经倦起衣袖了,看那架势是打算我揍我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示弱,挺了挺胸脯,有些主家就这样,你要是越怕他,他越得意忘形,这对后面的事情不好,所以,在商量事情的时候,我们八仙必须该有八仙的架子。

    毕竟,我们是来做好事,可不是来你们家受气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一掌拍在桌子上,厉声道:“若是你们不认同小子的说法,还请你们另请高明,这活我们不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郭胖子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抬步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们只是做戏给他们看,毕竟,我们千里迢迢从衡阳赶到这里,不就是为了替杨大龙解决人皮棺么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先莫气,俺跟他们说道一番。”那杨大龙一把拉住我,他是做生意的人,自然能看懂我的意思,偷偷地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又扭头朝那群亲戚看了过去,缓缓开口道:“大伯、二伯…,你们都是农村人,不懂现在城里的趋向,俺告诉你,俺们都是中国人,不分什么南方人北方人,能把人皮棺的事解决就行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杨大龙米,眯了眯眼睛,继续道:“大伯,你是不是忘了你每天晚上的噩梦,还有你们一个个都忘了晚上的噩梦吗?俺可告诉你们了,本地人俺也找过,一听是人皮棺,没人愿意接这活,也就是俺三弟愿意接,你们要是把他气走了,这事俺不管了,反正俺对这所谓的家庭也没啥归属感,你们自己看着办!”

    “大龙,你可不能这样,那人皮棺躺着可是你祖上!”那杨有福估计是怕了,原本沉着的面色,一下子就散开了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也不说话,自顾自玩起了手机,大有一副,你们自己看着办的意思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那群亲戚交头接耳一会儿,最终再次将眼神抛向我,由杨有福充当发言人,就听到他说,“小兄弟,你想怎么捣鼓那人皮棺?”

    我一想,据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所讲,这人皮棺煞气极重,在人员要求上特别严,特别是家属这一块,必须要虔诚,一旦出现任何差错,很有可能会导致尸变,甚至会出现死人压活人的现象,搞不好就是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才会对他们要求特别严,就怕他们中间有人出啥幺蛾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农村,家人越多,越不和谐,亲戚之间闹掰的大有人在,而杨大龙这一大家子人,光直系亲属就有几十个,万一他们中间有人不怀好意,我特么找谁诉苦去?

    当下,我眼神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,这些人当中,我发现有四个人看向我的眼神不对,分别是杨大龙的大伯、四伯、六叔以及那大姑妈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打算让这四人别掺合这次的人皮棺,主要是我不敢冒这个险,我怕他们搞事,就指着他们说,“他、他、他以及她,这四人不能掺合这次的人皮棺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四人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,四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那杨有福说,“小兄弟,那人皮棺内躺在的是太爷爷,作为晚辈,你不让俺掺合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语气特别阴沉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懒得跟他废话,很直白地说出内心的想法,“我怕你们四个搞事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那杨有福倦起衣袖就朝我冲了过去,一边骂道:“你个鳖孙,说啥话呢,这人皮棺关乎到我们一大家人的福气,我虔诚跪拜还来不及,哪里会搞什么事,你tm这是给老子泼脏水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冲到我面前,扬手就要打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郭胖子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那杨有福的挥过来的手臂就说:“老东西,活腻歪了是不,我九哥说你会搞事,就会搞事,别特么自以聪明的认为我们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我非常认同这话,无论从杨有福说话的语气以及神态,我都认为这人对人皮棺绝对不怀好意,更为重要的是,游天鸣师傅给了我一本《梅花易数》,在衡阳那十五天时间内,我学了一点鸡毛蒜皮的看面相。

    而这杨有福的面相,天庭凹陷、歪曲,说明这人这辈子运势较烂,可偏偏他鼻梁处冒出来一块红疙瘩,鼻子是人的财星,也叫财帛宫,主财气,此时财帛宫冒出红疙瘩,说明此人近期有钱财进账。

    可,眼下是处理人皮棺的事,按道理来说,杨有福作为主家之一,应该是破财才对。

    而他面相偏偏显示有钱财进账,个中缘由,无需多说,肯定是这杨有福在打杨大龙的注意。

    所以,我心中下了一个决定,这次的人皮棺决计不能让这人掺合进来,至于另外三人,从他们面相来看,倒没啥问题,只是他们看向我的眼神,令我不得不防备一下。

    当下,我趁郭胖子跟杨有福吵架的空档,朝杨大龙打了眼神,意思是让他看下手机。

    而我则拿出手机,把心里的一些猜测编成短信,直接发到杨大龙手机上。

    很快,那杨大龙回了一条信息,内容很简单,“一切事情全凭三弟作主,俺无条件的支持你!”

    有了杨大龙的支持,我也不想再跟那杨有福争吵什么,直接来了一句,“就这样,他们四人别掺合这场人皮棺,咱们八仙就把这事接下来了,他们四人要是参加这人皮棺,我们走人,你们另请高明!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完,那杨大龙在边上补了一句,“按照俺三弟的意见来办处理人皮棺,这次的费用,俺一个人承担50%,剩下的50%由你们承担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愣,按说杨大龙不缺钱,应该全部承担这次的费用才对,怎么会只承担50%,要知道一些有钱人在老家办事,特豪气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,我发了一条短信问他为什么,他回了一条,说是他小时候在外面乞讨,这些所谓的亲戚没任何一个人接济他,他不愿当这个冤大头。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了,捣鼓老半天,杨大龙与他们家这些亲戚关系不好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正发着的短信,杨大龙那些亲戚已经商量出结果,一致同意让那四个人退出这次的人皮棺,唯一的要求是,待新棺材入葬时,他们四人必须要参加,说是尽孝心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个要求不算过分,就同意下来了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那四人起身朝外面走了过去,临出门时,那杨有福恶狠狠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方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