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58.第1058章 人皮棺(12)
    

    坦诚说,我并不怪陈天男,毕竟,每个人活在这社会的追求不一样,说不上他怕老婆,只能说他比较尊重老婆吧!

    又或许对他来说,媳妇要高过一切,我自然也不好说什么,就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没事!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陈天男脑子在想什么,愣在那,也不说话,双眼无神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而郭胖子则指着陈天男骂了起来,“天哥,你特么就是一废物,遥想当年没娶媳妇时,你是何等人物,再看看你现在那副怂样,兄弟被欺负成这样,你特么像个女人一样躲在那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,以后别说你认识我,老子丢不起那人!”

    说完,郭胖子撒腿就走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朝陈天男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敢说话,主要是我脸皮薄,我怕一说话,那女人又发飙,到时候只会让陈天男更难做,便跟上郭胖子的脚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杨大龙跟陈二杯也跟了上来,一行四人浩浩荡荡朝候机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那郭胖子好似还在气愤陈天男媳妇的事,对我说:“九哥,咱们以后没陈天男这号兄弟了,玛德,太怂了,自家兄弟被媳妇欺负成这样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瞪了他一眼,“少说两句,没人当你是哑巴!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不是这意思,我意思是,咱们做兄弟讲究交心,那陈天男明显偏向他媳妇,我特么最看不起这种人,有了媳妇不要兄弟!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在我边上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听,都是一些责备陈天男的话。

    到最后,我实在听不下去了,沉着脸说,“胖子,你想过天男的感受没?他要是奋力跟他媳妇骂起来,你想过后果没?他俩要是你离婚了,你负责还是我负责?咱们做兄弟,不是讲究多有面子,而是愿对方家庭和谐,幸福,受点委屈又算啥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郭胖子立马闭上嘴,也不说话,倒是杨大龙凑了过来,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“三弟,没看出来啊,你考虑的挺远,只是,那娘们实在太气人,俺实在是看不过眼了,一点也不识大体!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,天男也是有自己的难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们一行人过了安检,进入候机厅,开始等飞机。

    等待永远是漫长,约摸等了两小时的样子,机场内总算响起我们那趟飞机的信息,其结果令我们有些失望,说是晚了两小时,无奈之下,我们在机场内匆匆地吃了一点东西,又继续漫长的等待。

    大概是凌晨1点半的样子,总算让我们开始登机,然而一道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,令我们几人都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陈天男,你还有脸过来!”那郭胖子一见来人,扬起拳头就冲了过去,

    “胖子!”我冲郭胖子喝斥一句,“够了,上你的飞机,别特么没事找事!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听我这么一说,放下拳头,恶狠狠地瞪了陈天男一眼,朝飞机上走了过去,杨大龙跟陈二杯也跟了上去,就留下我跟陈二杯,以及那些排队登机的旅客。

    “九哥…我…”你陈天男尴尬的笑了笑,站立难安地伫在那。

    “没事,先前的事,啥也别说了,你这次来机场是?”我怕他尴尬,直接避开那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想跟你们一起!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头低的特别低。

    “不怕你媳妇找你闹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趁她洗澡的空隙钻了出来,手机也扔在家里,她应该找不到我!”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九哥,带我一个吧!我怕再不跟你们一起,我真的会没了你跟郭胖子这个兄弟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这次过来估计是打算借这个机会,修补刚才的事,说白了,他觉得对不起我,想在丧事上帮我点忙,以此在来维持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笑了笑,说:“天男,无论你在不在我们身边,你永远是我兄弟,郭胖子那人是个暴脾气,也就是现在发发牢骚,过几天就没事了,你啊,还是回去跟你媳妇好好过生活,别再干这么幼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推了他一下,示意他回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是在怪我刚才没帮你?”那陈天男陡然朝我凑了过来,“九哥,我…我…我知道刚才是我对不住你,可,我的家庭情况你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朝飞机上钻了进去,我刚反应过来,他已经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好说什么,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进入机仓内,我发现那陈天男坐在靠近洗手间的位置,而我们几人跟他的位置隔了三排,那郭胖子一双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陈天男。

    见我过来,那郭胖子立马换上一副嘻哈的表情,说:“九哥,你看我们前排那妹纸,********腿子长,要是能摸一把就爽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恨不得踹这家伙几脚,玛德,还是一如既往的色,真不知道这么色的一个胖子,怎么会对张媛媛死心塌地,还特么想利用毒/减肥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都在纳闷这么一个事,直到后来,我才明白,这世上有个词,叫一物降一物,那郭胖子就被张媛媛降住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飞机缓缓起飞,那陈二杯是第一次坐飞机紧要的要命,一直抓住郭胖子的手臂,而我趁这个空档朝陈天男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正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朝他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,待飞机平衡后,我去后面找他。

    在起飞这个时间内,我朝杨大龙说了一番感谢话,大致上是有钱了,一定还上,他说,钱的事不急,眼下最重要的是,怎样弄好那人皮棺。

    对此,我深表认同,就说,一定会好好捣鼓这次人皮棺的事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飞机总算平稳了,我跟郭胖子他们说了几句,便朝陈天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陈天男边上,他朝里面挪了挪,给我空出了一个位置,我们俩开始聊了起来,大致上是聊各自的近况,聊的还算开心,但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约有点不安,总觉得陈天男不该出现在这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