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56.第1056章 人皮棺(10)
    我连忙请他进来,烧了一壶开水,又泡上两杯茶,跟他说了一些家常琐事。無彈窗(.. )

    大概聊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我抿了一口茶水,就问他:“大哥,你先前说的人皮棺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这人皮棺说起来有些远了,大概是清末时,俺们祖上的棺材被人动了一下手脚,听俺们那旮瘩的仙儿说,那棺材内被人订了一张人皮,作为晚辈,要想办法把那人皮弄出来,不然,俺就是大不孝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你已经选好日子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俺请俺们那旮瘩的仙儿算过,半个月后,正好是吉时,对了,三弟,作为接班人,俺必须告诉你,这事可能有些棘手,一是年代久远了,棺材不好找,只知道在那片坟场,而那片坟场大概有十座坟墓左右,都是无名坟,想要找到俺们家祖上的坟墓有点问题,二是,那俺们那旮瘩的仙儿说,挖人皮棺讲究颇多,一般人不敢接这活,也正是这样,俺才会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立马罢了罢手,他估计是想说,要是好弄的话,早就在当地请人了,应该不会麻烦我了,就说:“那行,咱们半个月后直接去东北!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好似不太放心,又问了一句,“以你跟王木阳的关系,你过去真没问题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应该没问题,你放心就好了,就算有问题,我也会处理好!”

    “如此以来,俺就放心了。免费小说( )”那杨大龙笑了一声,又问了我一下我的近况!

    或许是我内心有股孤独感的缘故,我跟杨大龙在房内聊了很久,就连郭胖子吸/毒的事,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皱了皱眉头,低声道:“三弟,俺在东北那边就听过那人的名号,好似在衡阳这边挺牛逼,黑/白通吃,你最好莫招惹他,受点委屈就算了,等有机会再报仇也不迟!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不能这样,还能怎样?唯有找准机会将那人给弄下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到我们东兴镇那个新来的黄所长,不知道那人是不是跟这毒/贩子有着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大概是11点的样子,那杨大龙说,他明早还有点事,需要早起,便起身告辞,说是明天晚上回来再过来找我,又让我这段时间在这边好好休息,迎接半个月的人皮棺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在房内待了一会儿,便睡了过去。無廣告网()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十四天时间内,我白天会去戒毒所看看郭胖子,晚上跟杨大龙会出去玩会。还真别说,这杨大龙看上去挺憨厚的,对于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,甚是迷恋,用他的话来说,俺们活在这社会上,匆匆几十年,不趁着年轻好好耍,等老人耍不动了,那不是白瞎在人间走一遭么。

    正是他的这个想法,在那十四天时间内,他愣是带我走了十四个酒吧,每天晚上,他都会带着不同的妹纸去开房,好几次想拉我下水,好在我意志力还算可以,只是单纯去酒吧解闷。

    在第十五天的时候,我、陈二杯、杨大龙三人准备起身去东北,没想到郭胖子那家伙一大清早就打电话过来说,戒毒所那边已经同意他出院。

    我当时第一个表情是不信,第二个表情是怀疑,当我们出现在戒毒所时,那里的医院人员说,你朋友毅力不错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只要以后不沾毒/品,应该是戒掉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当然是高兴,领着郭胖子等人在附近的酒店海吃了一顿,就准备去东北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这次去东北并没有打算带郭胖子,但,把郭胖子一人放在这,我有点不放心,主要是这家伙刚戒完毒,万一再惹上那玩意,想要再戒掉就难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给陆秋生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最近公司有事没,能不能让我把郭胖子带走。

    那陆秋生想也没想,就说,“带走吧!等他彻底戒/毒后,再让他回来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跟杨大龙说了一下,这次多带一个人过去,他想也没想就说,“三弟,人越多越好,一来,俺怕到时候人手不够,而你是南方人,俺们那旮瘩有点排外,怕你到时候找不着人,二来,郭胖子是你兄弟,自然也是俺兄弟,一起过去耍耍也是感情的升华嘛!”

    对于他说的第一点,我深表认同,就想了一下,打算再多带几个人过去,不然,到时候真找不着人咋办,就给游天鸣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最近有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也是爽快的很,立马问我:“九哥,你打算去哪,带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将杨大龙的事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犹豫了一下,“九哥,人皮棺,你确定要接?”

    我问他有什么问题,他说,他以前听人说,人皮棺有点难搞。

    我说,“都是自家人,难搞也要接!”

    那游天鸣立马说,“那行,你们从衡阳出发,我从十堰这边出发,到时候在杨大哥那边汇合!”

    我同意下来,挂断电话,算了一下人数,我,陈二杯,郭胖子,游天鸣,一共四个人,可一口棺材需要八个人来抬,我想过再叫几名八仙过去,但,从南方过到东北,这中间的车费啥真心有点重,不想给那杨大龙添加负担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们一行人准备好行李,就准备出发,按照我的打算是坐火车,毕竟,火车实惠嘛!

    那杨大龙说,他不差钱,直接买了几张飞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的机票。

    机票的时间是晚上11点半的,我们几人在衡阳吃了一顿中午饭,便打算出发。

    由于我们衡阳是小地方,并没有机场,只好先坐车去长沙,再由长沙飞大连,在车上颠簸了好几个小时,旁晚时分我们到达长沙,直接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没想到的是,在机场我遇到一个熟人,严格来说是两个熟人,坦诚说,他们俩人,我只想见到其中一个,另一个我是真心不想见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