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50.第1050章 人皮棺(4)
    

    这谣言一出,当时的一些富贵人家有些不信,主要是这谣言出现的太巧合了,还是偷偷摸摸找了一些老乞丐毒杀,剥皮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持续了近十年时间,直到有一次,京都出事了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还是在人皮上,当时的工部大臣有个叫管跃的人,平日里利用职业之便,贪污不了不少钱财,家境也算的上富贵,他家有一老父亲年迈近百,眼瞧就要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这管跃心中一想,时下圈内正流行人皮风,便打算替他父亲谋一张上好的人皮,当下就命家中的管家去外面寻人皮。

    说到这管家,本来就是一个小人物,当然,这是相对管跃来说是小人物,放在外面,这管家也是个人物,一处府门,四处张罗要一张上等人皮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社会,钱这东西比命还要重,不到三天时间,果然有人送人皮上门了,这送人皮的是一男丁,管家赏了那男丁二十串五铢钱,便将人皮钉在老爷子棺材内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时间,这管跃的老父亲正好老死了。

    一场盛大的丧事出了门,起先倒也没事,下葬后的第七天,这管跃天天晚上做噩梦,梦到自己老父亲在阴间天天遭人毒打。

    他一想,这无缘无故做这种梦,肯定是事出有因,便请了当时一个有名的道士,算了一卦。

    卦象的结果令所有人都吃惊了,说是钉在棺材内的人皮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时那管跃在朝堂之上,也算是小有成就,自然知道当初刘邦让人放出去的谣言,就以为这道士打诳语,二话没说,令人活剥了道士,又请了当时刚引进中原的和尚算了一卦,结果跟道士的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要说这管跃,也是疑心病重,又把这和尚给剥了,然后遍访高人,大概找了七八个,每个人的答案都是人皮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让管跃有心意动了,但,另一方面又怕刘邦知晓自己在棺材钉人皮,将那些所谓的高人,一个个活剥了人皮。

    你说剥就剥了吧!他又令管家将这些人皮以廉价卖了出去,这让不少道士气愤了,便成立了一个叫诛管盟,誓要诛杀管跃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社会,当官的可以说是无法无天,哪里会管那些道士,照旧是先问道士怎么回事,一旦道士说人皮有问题,那道士的结果便是被活剥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年时间,当时那管跃足足杀了一百来人,也算是天怒人怨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,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事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传到了刘邦耳里,当时的刘邦是大怒,二话没说,直接命人将那管跃五马分尸了。

    按说,故事到这里也算结束,然而,事情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就在那管跃死后的第三天,他家大儿子也作了梦,梦到自己父亲在阴间被人毒打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,他儿子又走上了管跃那条路,四处问道士,一旦道士说人皮,其结果就是活剥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这事又传到刘邦耳朵里,跟他父亲一样,下令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社会,有个很奇怪的现象,叫世袭,父亲死了,由儿子顶帖,这管跃的儿子死后,由他长孙接替那官位。

    他长孙叫管安,这管安当时只有13岁,在京都这一片享受才子的盛名,他一上位,不到几天时间,又梦到他父亲在阴间遭人毒打。

    要说这管安也是个人物,愣是没走上他父亲那条路,而是广邀天下道士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当时的道士恼怒管家残杀道士,愣是没一人上门,这管安又去请和尚。

    有道士的先例在前面,哪有和尚愿意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每到子时,管安便会做噩梦,不到一个月时间,原本享受才子盛名的管安,愣是瘦成了皮包骨。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之下,这管安便令人开始彻查当年人皮事情。

    真相令人有些难以接受,当初那送人皮的男丁,为了二十串五铢钱,愣是活生生剥了年事已高的父亲。

    子剥父皮,这事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也让天下道士出奇的其心了,集天下之智,发明了一种阵法。

    这阵法的名字有些难听,就叫人皮阵,又在人皮阵内作法七七四十九天。

    具体干了些什么,无从得知,不过,从那之后,再也没人敢用人皮钉棺材内,都说这是绝子嗣的大祸事,也有人说,在棺材内钉人皮会得到诅咒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切告诉那道虚,他听后,一笑,就问我:“陈九,说这么多,你还没说有没有办法可破呢!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这种人皮棺就算有本事破,那代价也是极大,我没傻到帮这道虚的忙,立马说:“无破解之法,不过,听人说,西/藏那边的喇嘛,应该有梵语能破,你可以去西/藏试试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有一石二鸟的打算,一是支开这道虚,二是祸水东引,想让道虚去找那些喇嘛的事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道虚直接来了句,“这样啊,那算了,让他自生自灭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居然还对我笑了笑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笑在我看来,总觉得这里面有丝阴谋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说到人皮的缘故,我们也没吃啥东西,随意的扒了几口饭,便直接去了候车站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,我们三人上了火车,那道虚买的卧铺,我跟陈二杯买的是坐票,我们三人就此分开了。

    本打算到了衡阳后,直接甩开那道虚,哪里晓得,快下车的时候,那道虚来了,啥话也不说,就静静地跟着我们下车,出车站。

    刚出车站,我给陆秋生打了一个电话,问了他一下郭胖子的近况,他告诉我,郭胖子目前已经被他绑了起来,而那郭胖子则天天在那吵,死活要毒/,整个人愣是瘦了二十斤下来。

    我当时也是气急了,大致上问了一下地址,径直朝他公司跑了过去,那道虚则跟在我后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特么也是火了,好几次想把那道虚赶走,而那道虚每次一看到我想赶他,就特么往地下倒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堂堂玄学协会前会长,居然干这种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带着他去了郭胖子的公司。

    刚到郭胖子公司门口,还没进门口,那道虚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陡然尖叫一声,立马撒腿就跑,他当时跑步的速度,我大致上估算了一下,时速有30公里每小时。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