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045.第1045章 佛子再生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依依不舍地从病房内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我扭头瞥了一眼程小程,那股撕心裂肺的心痛,令我整个人处在一种非常麻木的状态,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我躺在病床上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喝酒,就朝李建刚说了一句,“老李,有酒没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想说我几句,最终还是没说,朝门口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说,“我去买!”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,脑子全是先前那喇嘛的话:

    你俩在一起,轻则两败俱伤,重则两个家庭绝户。

    她为了见你,跪了三万层阶梯,膝盖都跪破了。

    她有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位女活佛。

    活佛之身,岂容凡夫俗子触碰。

    自绝情丝,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“小程,你我真的有缘无份吗?”

    我轻声呢喃一句,眼神朝门口瞥了过去,就见到李建刚提了一瓶白酒回来,是52度的回雁峰,他一边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一边朝打开酒瓶,“宫主,男人嘛,总会经历失恋,你跟程小程既然无缘,倒不如洒脱一点。”

    从他手里接过白酒,我也没理他,猛地灌了一口,火辣辣的痛,呛得我咳嗽一声,身上的绷带隐约露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宫主,我知道你难受,可你有伤在身,少喝点,八仙们都还在等你呢!”李建刚凑了过来,想夺过酒瓶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没说话,又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唉!”那李建刚重叹一口气,在我边上坐了下来,“说心里话,我对程小程有点反感,可,听了那喇嘛的话,我感觉吧!爱情就这样,明显相爱的人,却不能在一起,想当年,我也是这般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,还是没说话,又喝了一口,就听到他说,“宫主,她故意在你面前表现的放荡,又辱骂二杯他们,我感觉她是不想害了你,你难道忍心害了她?以我之见,长痛不如短痛,倒不如洒脱的分手,一来为了她,二来也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随后,李建刚跟我说了很多话,大致上,世间爱情就这样,最爱的那个人未必适合自己,适合自己的未必是自己最爱,让我看淡然点。

    说实话,旁观者永远无法当事者的心情,而我当时的心情,恨不得喝一瓶农药自尽算了,当真应了一句话,爱情直叫人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在病房待到晚上,便打算等身子好些直接去衡阳找郭胖子,毕竟,那货现在还在吸/毒,也不知道陆秋生将他管的怎样,必须尽快赶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一道令人意外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内,是那个喇嘛。

    他进入病房后,朝我点点头,态度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感疑惑,这喇嘛白天对我喊打喊杀,怎么态度一下子就变了,就问他:“大师,您这是?”

    他拄着禅杖走了过来,也没客气,直接示意李建刚跟陈二杯站开,他则在我边上坐了下来,开门见山道:“陈九,僧有一事相求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,就觉得这喇嘛来找我并非好事。

    “僧希望你亲自跟程小程说声分手!”他双眼盯着我,手中的禅杖微微向我这边倾斜,大有我不同意,便弄死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醒了!”那喇嘛淡声道,“她的性格,你应该明白,爱上一个人,很难再爱上别人,若是你们就这样不清不楚地分开,僧担心她会继续留恋红尘之事,故,想请你伤她一回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就如他所说,我懂程小程性格,同样她也懂我性格,若是我莫名其妙去伤她,她定能明白是我伪装出来,更何况,她是我最爱的女人,我怎忍心伤她,即便身死,伤她的话,我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但是,那喇叭接下来的一句话,令我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僧的师傅曾替程小程算过一卦,卦象显示,程小程只有二十三的寿命,她今年已二十,仅剩三年阳寿,倘若继续留恋红尘之事,僧担心她活不过二十三,甚至更短,唯有令她一心向佛,再利用密宗圣法方可延寿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惊呼一声,程小程只能活23岁?蒋爷从未跟我说过这事啊,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啊,程小程那么好的人,怎么可能短命,更为重要的是,从她面相跟生辰八字来看,她都不是短命之人啊!

    “哉也,僧的师傅是拉宫之大活佛,他的话从未出错,另外,你别忘了她当初为什么去的西/藏,僧只想告诉你,这事只有你能帮她!”那喇嘛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特别真诚,与白天的态度宛如两人。

    我当时是懵的,根本没心情听他说什么,只想跑过去找程小程,可那喇嘛死死摁住我手臂,“陈九,你只有一个选择,要么从这以后再也不见程小程,要么现在伤了她的心,以后或许有机会见面,除此之外,僧向你保证,你绝无见到她的可能性,即便你师傅亲自来了,僧依旧是这番话。”

    “红尘往事,本是俗世的羁绊,活佛之身岂能儿女情长!”那喇嘛又补充了一句,“陈九,希望你考虑清楚,机会只有一次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师傅去了,也是这般?”我看着那喇嘛一字一句地问道。

    于我来说,师傅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,下午的时候,我还想着想办法弄到师傅的信息,请师傅去一趟西/藏,可在这喇嘛面前好似不管用,这让我唯一的希望破灭了。

    “年年出高僧,百年出活佛,你觉得呢?”那喇嘛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我轻吐三个字,感觉浑身的气力在这一瞬间被抽空了,就问他:“我要怎样做,以后才让见程小程。”

    “伤她心,狠狠地伤,让她不再眷恋红尘往事,一心向佛,如此一来,僧向你保证,每隔三年,便让你见一次程小程,每一次见面的时间是三天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们见面,旧情复燃?”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她愿意见你再说!”他说了一句大实话。

    我瞬间懂了,以程小程的性格,一旦死心,她绝对不会再见我,即便再见亦是形同陌路,换句话说,无论我怎么做,我与程小程注定无缘,可,我仍旧不愿就此方面,一方面是不舍这段感情,一方面又担心这段感情会给程小程带去伤害。

    有人说,相爱的俩人未必要在一起,在这一刻,我隐约有些明白了,或许感情就是这样吧!

    程小程本是苦命之人,我不愿再看到她受伤,更不愿看到她只有三年阳寿!

    人,只有活着才有希望!而眼下最重要的是,让她活下去!

    当下,我点点头,“行!不过,你怎么保证每隔三年,能见她一次?”

    “这是僧的随身腰牌,可随意行走于拉宫,每隔三年,僧会将这枚腰牌交给蒋爷,你找他拿腰牌即可,到了拉宫,僧自有办法让你见她。”说着,他掏出一面腰牌在我面前扬了扬。

    我大致上瞥了一眼那腰牌,没啥出奇的地方,就是腰牌后面有一支大手,那大手格外奇怪,好似能吸人的目光,仅仅片刻时间,我就觉得眼睛有些酸痛。

    那喇嘛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继续道:“陈九,她的生死就在你一念之间,你自己考虑清楚,僧只给你三分钟时间,过时不候!”

    言毕,那喇嘛双目紧闭开始打坐,有股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这是给我最后通牒,就说:“不用考虑了,我同意了,只是,我希望你没骗我,否则,就算豁出这条命不要,也不会让你们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家不打诳语!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朝边上的李建刚打了一个眼神,示意他扶我出去,那陈二杯猛地起身,一把拦在我身前,嘴里唔唔地叫着,手头不停比划着。

    我有些看不懂他意思,但是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喇嘛看着陈二杯的动作,双眼陡然亮了起来,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,脸色涨的通红,颤音道:“天呐,佛…佛…佛子再生…”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